注册

整风运动中周恩来因认错态度好才当选中央委员


来源:党史博览

人参与 评论

在中共七大上,博古、周恩来因“承认错误”“改正错误好”而当选为中央委员,周恩来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

本文节选自:《党史博览》2012年第10期,作者:李海文,原题:《博古与周恩来

1935年6月,红一、红四方面军在懋功胜利会师。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不到一万人,其中有不少是非战斗的机关干部,万里行军打仗,疲惫不堪;而红四方面军有八万人,刚刚打了胜仗,兵强马壮。张国焘提出中共中央犯了“政治错误”,要召开会议“清算”,要求在中央委员会中增加红四方面军的人数。博古和毛泽东、周恩来团结一致与张国焘分裂主义作斗争。在这点上,中共中央的全体态度是一致的。当得知张国焘要分裂中央,博古和毛泽东、周恩来坚决率领部队北上,脱离危险。正因为博古有这样的表现,张国焘成立“第二中央”后“开除”了博古的党籍。张国焘共“开除”了四个人的党籍,除博古外,还有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同时,张国焘还“处分”了叶剑英、杨尚昆。

在长征路上,博古一直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当时随中央红军主力一起行动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还有张闻天、周恩来、毛泽东。从会议记录中可以看出,博古一直参与领导,每次会议都有发言。

1935年10月到陕北后,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了分工:毛泽东负责军事,博古负责苏维埃工作,周恩来负责中央组织局的工作。11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毛泽东任中革军委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毛泽东任中革军委主席,这与博古、周恩来的支持分不开。从此,毛泽东成为中共军事指挥的第一把手。而当时军事工作是全党的重心,这就为毛泽东后来成为中共中央主席奠定了基础。

1936年红军东征,周恩来、博古、邓发组成中央局,留守黄河以西。博古负责苏维埃工作,周恩来负责后方军事和中央组织局的工作。2月27日,在陕北瓦窑堡,博古、林伯渠等接待了中共党员张子华和牧师董健吾。张子华带来了谌小岑转达的国民政府铁道部次长曾养甫的口信,希望国共谈判共同抗日。曾养甫与陈立夫是同学,他是受陈立夫的委托,安排谌小岑寻找中国共产党。谌小岑于1936年1月3日到上海与张子华会面。董健吾带来了宋庆龄交毛泽东、周恩来的一封信。为了行动方便,宋还通过孔祥熙给了董一个财政部委员的名义,并资助了路费。这封信也转达了国民党想与共产党谈判之意。博古听了张、董的汇报后十分欣喜,马上电告正在前线指挥红军东征的毛泽东、彭德怀等人。

从此,博古为建立第二次国共合作而奔走。他与周恩来、叶剑英一起到西安处理西安事变,同周恩来、林伯渠等一起到庐山、南京会谈。抗战爆发后,博古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驻守南京,直接与国民政府打交道,同时接大批被关押的重要干部、党员出狱。经过审查后,或送延安,或马上分配工作。

1938年博古和周恩来一起在武汉工作,周恩来担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副书记,博古兼任组织部长。长江局领导江苏、江西、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四川、湖北、湖南、河南、安徽等省以及东南分局和新四军的党的工作。在红军长征后,这些地区的党组织基本被破坏,只有零星的组织或党员活动。博古利用国共合作处于蜜月期的有利时机,恢复、发展了这些地区的党组织,同时,向延安输送了大批进步青年和知识分子。

国民政府迁到重庆后,中共在重庆成立了南方局,周恩来为书记,博古为常委,仍然负责组织工作。此时,国民党开始执行“限共、溶共、反共”方针,工作环境异常危险。博古参与制定并积极贯彻执行隐蔽方针,为整顿、巩固组织做了大量工作。

1938年4月,博古与周恩来同为国民参政会的参议员。1939年1月,中共在重庆创办了《新华日报》。博古为此付出了巨大心血,并撰写了大量文章。

1938年,苏联出版了斯大林主持编写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博古得到这本书后,很快译成中文,这本书在各个抗日根据地流传。书中的第三、四、五条,论布尔什维克化十二条全部、联共(布)党史结束语后被全部列入整风学习文件。

1940年11月博古回到延安,从此和周恩来在不同地方工作。博古回到延安后,1941年5月毛泽东发表了《改造我们的学习》。7月、8月,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从而开始了延安整风。9月10日到10月22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博古参加了会议,听取了毛泽东在会上所作的关于反对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问题的报告。博古积极投入到整风运动中,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编撰完成了《马恩列斯思想方法论》。这是一本按照专题编的马恩列斯语录。此书于1942年4月在延安由解放社出版。博古没有署自己的名字,而是用“本书编辑委员会”署名。这本书对普及马列主义起了很大的作用。

周恩来于1943年7月回到延安。他和博古一起参加了延安整风运动,检讨了十年内战期间的错误。当时,一些人批评博古等人犯了教条主义错误,周恩来等人犯了经验主义错误,认为犯经验主义错误的同志对犯教条主义错误的同志“实行妥协和支持”。在中共七大上,博古、周恩来因“承认错误”“改正错误好”而当选为中央委员,周恩来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这时,周恩来成为博古的领导。
 

相关专题: 重读周恩来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整风运动 周恩来 毛泽东 博古

人参与 评论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