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康生与延安抢救运动

2010年07月19日 18:55
来源:百年潮 作者:李东朗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抢救运动是发生在延安整风运动过程中的一个悲剧性的事件,影响很大,并有深痛的后遗症。人们都知道康生与抢救运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他在抢救运动中究竟起了什么样的坏作用,却是众说纷纭,不甚清楚的。

本文摘自《百年潮》2002年第5期,作者:李东朗,原题:《康生与延安抢救运动》

抢救运动是发生在延安整风运动过程中的一个悲剧性的事件,影响很大,并有深痛的后遗症。人们都知道康生与抢救运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他在抢救运动中究竟起了什么样的坏作用,却是众说纷纭,不甚清楚的。

康生出任中央社会部部长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中国共产党受到日本和国民党特务活动的严重威胁。一方面,由于战线延长、兵力不敷,特别是由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战争蓬勃发展,日本政府被迫调整战略,停止了对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而向敌后大量增添兵力,加紧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和破坏,并在军事进攻的同时,派遣特务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另一方面国民党在汪精卫集团叛国投敌后,虽然仍表示要“抗日到底”,但表现得非常不坚定,蒋介石解释说:所谓的“底”是恢复卢沟桥事变前的局面。尤其是其内政政策发生了严重逆转,1939年1月召开的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制定了“溶共”、“限共”的方针,此后国民党又连续发出一系列反共文件和指示,在各地不断制造反共事端。在政治、军事、文化方面反共的同时,其针对共产党的特务活动十分猖獗。针对这种形势,中共中央指出:“目前日寇汉奸及顽固分子,用一切方法派遣奸细企图混入我们内部,进行阴谋破坏。”反特务斗争,成为中国共产党面临的一场严重的斗争。

同时,抗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以自己鲜明的抗日主张和英勇抗日的行动及其辉煌的战绩,在全国人民中树立了崇高的形象,吸引了全国无数热血青年和抗日志士,许多人奔赴延安,奔向抗日根据地,并积极向中共党组织靠拢。中共中央在这个中国革命大转折的时期,适时作出了《关于大量发展党员的决议》,中共党员人数从抗战爆发时的四五万人迅速增长到1938年底的50万人。对此,中共中央一方面给以积极的肯定,另一方面则判断:“在征收新党员的工作中是有严重错误缺点的。党内混入了异己分子、投机分子以及敌探奸细。”基于这样的判断,党中央提出了巩固党的问题,向全党指出:“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巩固党,成为今天严重的任务”。

作为防止敌特破坏和巩固党的一个重要对策,中共中央决定成立社会部。1939年2月28日,中央作出《关于成立社会部的决定》,指出:“目前日寇汉奸及顽固分子,用一切方法派遣奸细企图混入我们内部,进行阴谋破坏。为了保障党的组织的巩固,中央决定在党的高级组织内,成立社会部。各中央局、省委、区党委应下最大的决心,选择政治上最坚定、能力上最适宜的干部建立社会部。”据此,中央和各根据地先后成立了社会部,在国统区的中共中央南方局也在1940年10月22日设立了社会部。

社会部的职责是进行情报和反特务的工作,基本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国家安全部。中央决定由康生出任中央社会部部长。

康生之所以出任中央社会部部长,主要是因为:第一,他当时在党内有比较老的资历和很高的职位。他是大革命时期参加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曾任中共上海大学特支委员会书记、沪中区书记和江苏省委组织部长等职,1931年六届四中全会后,先后任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央职工部部长,1934年六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1937年12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补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第二,他曾有过对付内奸特务的工作经历。1931年顾顺章叛变后,为防止顾顺章的加害,原在中央特科的主要人员进行了调整,陈云、康生、潘汉年等被调来参与中央特科的领导工作。1932年,陈云奉调中央苏区后,就由康生担负中央特科的主要领导责任。用现在的话说,康生曾是情报、反特战线的一个老兵。第三,正如杨尚昆在回忆录中说的:“那时,毛主席很称赞他,大家也觉得他不错,认为他很有本事。”这很符合中央关于社会部人员“政治上最坚定、能力上最适宜”的要求与规定。即当时党中央对康生寄予很大的信任,殊料不及的是,康生后来的表现辜负了党的信任。

在众多涉及抢救运动的记述中,几乎众口一词地说:抢救运动是康生搞的,或是康生领导的。这表达了人们对康生的怨愤心情,但说这个运动是康生个人搞的,却是难以说通的,起码可以说是不准确的。

疑问是很明显的,第一,虽然在当时革命斗争十分激烈的历史背景下,社会部由于其特殊的工作性质,有很大的权力,但它必须在党的领导下的原则是没有动摇的;康生虽然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社会部部长,并且是中央总学委副主任,但他并没有号令党、政、军各方面的权力。抢救运动兴起在延安,形成剧烈局面的情况也发生在延安,而延安是当时中共中央的所在地,毛泽东和党中央许多重要领导人都在延安,这样一个掀动延安、甚至掀动全党的运动,而且是在中央的眼皮底下进行,康生不经过中央,可能吗?退一步说,假使康生背着中央发动抢救运动,中央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没有立即制止?倘若如此,那康生将党中央和毛泽东等主要领导人置于什么地位?如果如此,应该说事情的性质就大不一样了,但后来中央并没有对康生的做法提出质疑,更没有对他作出任何惩处。因此,这样的结论从情理、从逻辑都是说不通的。第二,后述的事实将说明,抢救运动及其之前的审干运动,是经过中央决定和部署的。

指出抢救运动是中央部署的,只是想准确地说明问题,绝没有开脱康生的意思。至于康生,作为党在反特务、反内奸工作方面的第一线领导人和主要领导人,对审干运动和抢救运动的严重失误负有极大的责任,正如伍修权所指出的:“在整风运动中,康生搞了许多鬼。”“康生在审干中起了很坏的作用。”康生在运动中干的具体坏事是多方面的,从全局而言,其恶劣作用集中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他制造了许多错案,向中央提供了许多的假信息,欺骗了中央其他领导人,使中央对敌情作出非常严重的估计,从而影响了中央的决策。二是,在抢救运动中,他的错误领导和指导,他的不负责任的言行,加剧各方面的混乱,使抢救运动的错误走向极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