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918爱国网总编辑吴祖康:为三菱劳工索赔破题

2011年12月15日 13:56
来源:918爱国网 作者:吴祖康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作者:吴祖康

三菱劳工索赔的消息经本网报道引起高度关注,如何将各方面的三菱劳工受害者和索赔支持者团结起来,也成为关注的焦点。有消息传出,本月8日,日本方面的各路支持者已然秘密集会,并初步达成共识。下一步,如何将国内的支持者联合在一起,最终实现三菱劳工索赔的成功,更成为焦点中的焦点。昨天,一直关注并参与中国民间对日索赔事业的中国918爱国网总编辑吴祖康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就“11月行动”的体会、二战被掳日劳工索赔的现状、劳工团体和联合等热点问题,提出他自己的看法。
 

体会:11月行动“相当成功”

918爱网国是一家民间网站,上海市民吴祖康于2000年创办,多年来投入大量精力,现该网站已两次获评上海市优秀教育网站。本次在日本举行的“追悼与学习11月行动”吴祖康也应邀参加并在918爱网国全程报道。谈及体会,吴祖康说:“我从2001年开始参与劳工的活动,各个团队都有涉猎。我觉得这次行动最大的特点是学习,让劳二代、劳三代到他们先辈受难的现场看一看,深刻了解当年的情况,有切身的感受,也是在培养对日索赔的骨干。这些人,大部分是农村的,文化不高,但是感情很朴实。”

   吴祖康说,学习这个内容,其他团体没有。如果我们只是通过索赔拿到钱,但在历史上没有留下痕迹,特别是日本的历史上,无法教育日本人民。因此要教育劳工后代继续追讨正义,通过推动日本当地的一些纪念设施的内容调整,让日本的年轻人记住这个历史,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今后发生类似的情况,追求中日的长远和平。从这个意义上看,本次活动“相当成功。”

从花冈和解,经历西松和解,到现在的三菱准备和解谈判。劳工索赔走了十几年的路。吴祖康说,日本最高法院以中日联合公报中国放弃了所有索赔为由关上了法律的大门。“实际上,11年前的花冈和解也是在诉讼的基础上的和解,当时有很多人不理解,也有很多反面的意见。回头看,11年前,花冈能够做到和解,相当不容易。到了日本,能够了解到,日本的社会何等右翼。花冈和解当时有里程碑的作用。但是,在操作的时候,由于中日双方的社会环境和人的思维不一样,产生了一些误解。这些误解在11年后西松和解时得到了弥补。”吴祖康认为,避免“误解”关键在于代理人和被代理人的及时沟通。“对于日本人来讲,既然中国人委托我了,我可以全权处理。在中国人看来,你既然代理我了,就什么都应该告诉我。”

   目前,支持劳工索赔的团体在日本分两个,一是以日本共产党为主的律师和市民后援团体,一是以社民党和相关市民团体为主的代理和后援团体,基于日本的支持者构架,国内也分成几批,有的请日共系做代理,有的是通过社民党系做代理。“现在就要解决这个问题,日本方面和中国方面能不能坐到一起,大家统一意见,统一方案。这次去三菱公司,对方的律师也这样说,你们要有统一的要求,不能分几种。”吴祖康透露,就在本月8日,在日本律师联合协会会长高木喜孝主持下,共产党系和社民党系劳工支持团队召集专题会议,至于内容,目前尚不知晓,可以肯定的是“基本达成一致。”
 

中国方面的现状:终端分歧在于基金的管理

吴祖康介绍,目前国内的劳工团体,还是在国内的一些代理人(或称辅佐人)的掌控之下。“我们也看到,目前劳工的现状,大部分是农村的,缺少文化,好多法律上的问题、和解方面的流程,他们不熟悉,要有人帮他们。这样,几个团体共存,力量势必分散,而且各个团体有各种诉求。”

   中国国内关于三菱劳工的团体有四个,一是刚刚结束日本之行的三菱联谊会联席会议,他们以作业点为架构;二是以康健律师为主组织的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三菱劳工分会,大约有一百多三菱劳工当事人和遗属;三是孙靖和朱春立组织的河北省三菱受害劳工分会;四是刘焕新和付强为代理的山东省三菱受害劳工分会。吴祖康分析,四个团队对于三菱公司的诉求大同小异,均包括道歉、赔偿、建碑(或纪念馆)等三个方面。在索赔金额方面各不相同,对索赔金的定义也很多,这两个问题亟待解决。

   “最终这笔钱,找谁来管,四个团体可能各有打算。”吴祖康认为,这才是目前争议的根本。“从历史上看,花冈基金由中国红十字会托管,产生一系列问题,很多人提出质疑。西松建设和解的钱,一笔由日本的一个基金管,另一笔是中国的人权基金托管,基金管理者和劳工受害者遗属也产生了一些矛盾。现在,康健律师提出要由司法部的司法援助基金来管这笔钱,最终由哪家托管都要产生争议。”吴祖康说:“中国人有这个特点,没钱的时候大家都是朋友,有钱了就麻烦。已经有知情者提出觉得这里面不排除某些人想掌控三菱和解、掌控今后这笔钱的企图。”
 

建议:所有人都退出掌控

吴祖康认为,受害者和遗属当事人自己管理,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当年的受害者近四万人,前两年了解的幸存者有300多人,现在没有这个数字了。应该趁他们在世的时候,让他们看到一个初步的结果,让老人得到一些补偿和安慰,让他们多活几年,为最终解决二战遗留问题保留活证据。”
   对于三菱劳工索赔。吴祖康用十六个字解决:“既往不咎,抛弃前嫌,团结一致,争取胜利,”为解决二战遗留问题开创一个新局面。为什么这么说呢?“现在,劳工团体里有占山为王、以我为大的思想,大家都是在做一个事,有必要分你我吗?还有一些代理人起到不太好的作用。即将要开的这个协调会很关键,一定要达到统一,如果不统一,三菱的火候就会慢慢冷下来。现在,不同的劳工团队都去与三菱公司交涉过了,大家对三菱的态度有所了解,今后如何派代表,最终以什么形式和架构组成联谊会,有待探讨。我个人认为还是以作业点为主比较好,包括今后金额的发放都比较好操作,也便于和作业点所在地的后援团体沟通,推动当地对劳工历史的宣传教育。当然怎么操作,由劳工们自己来定。最终所有的代理人都要退出掌控。要让劳工和遗属自己解决今后的问题。他们愿意要多少钱,愿意以什么名义来要,愿意钱花在什么地方,自己决定,包括由哪个机构托管这笔钱,以他们绝大部分人同意为准。”
   吴祖康认为,应该通过三菱的和解,创造一个新的模式,为今后其他受害劳工所在的日本公司的和解的路铺平一个新的道路。同时,通过劳工问题的解决制作一个范例,像性暴力受害者、南京大屠杀、无差别轰炸、细菌战、化学武器等一系列二战遗留问题都终将到解决,只有做到了这一步,中日友好才真正有了民间的基础。

 
[责任编辑:刘嵩] 标签:劳工 网总编辑 三菱公司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