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战时美呗的中国人劳动者

2011年12月05日 09:39
来源:918爱国网 作者:白戸仁康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白戸仁康先生(来源:918爱国网)

本文摘自:918爱国网,作者:白戸仁康,原题:《战时美呗的中国人劳动者——以後藤龙二文高田三郎画的‘红玉’作为背景》

实际的诸相(○=来自日本政府的指示,▲=事业场报告书的记述、证词等)

①“移入、配置送还情形”

○次官会议决定第一的二

“选拔大概40岁以下的男子素质优良,身心健康者,30岁以下的单身男子…(以下略)”

▲年龄“最大56岁最小15岁平均24岁”…备考:年龄名簿上也有记载49岁的,也有实际年龄超过70岁的(实际上是74岁,来日后死亡,日本码头小樽“华人劳务者就劳始末报告书”)。在全国11岁~78岁。

▲“支那警官一抓二绑架吗”小偷“和妨害华北交通的人聚集了20,30人…由协会本部通过大使馆向军事当局请愿,得到许可后,根据各事业体所需的人员,送向指定的地域…事业体…集结地的办事处的收容所。”(三井矿山美呗“华人劳务者就劳始末报告书”)

②“收容施设及关连事情”

○次官会议决定第二使用条件之二的三

“华人劳动者工作的地方与朝鲜人劳动者和俘虏严格的区别开来”

○同上第四中其一

“工程作业场为防止华人劳动者防谍和逃跑附加特别考虑的成本”

▲收容所1人最大2张榻榻米(日本港运函馆)~0.8张榻榻米(北炭平和角田)

▲“(1945年)6月1日,栗山角田矿…被动员夏天登山砍伐木材。…看到在角田矿被强迫劳动中国人俘虏,像是活着的尸体的样子,非常痛心。”(猪田省司“那红色的血在燃烧-学徒劳动动员-”“市民文集-流传下来的战争的故事”美呗市,1995年)

▲“中国人的收容所”,“在地面上造的小屋,床铺是1枚木板,没有草垫,一到冬天,寒气上升。窗户是二尺×六尺的没有玻璃的双层格子闭合拉窗,关窗的时候一点阳光也进不来。更加寒冷,还很黑。那个收容所建在沿着流过矿山的小河边的窄小的盆地里面”。…服装“是深蓝色的好像是装有棉花的无领的中国服装…夏天冬天都是一样的衣服,看见冬天的时候好像是把手插进袖里。…吃的都是高梁的馒头。”(引自战后,在三井美呗矿业所的设计关连部门工作的奥野正男“竹子的墓碑”新日本出版社,1964年)

▲“当时的三井美呗煤矿、大部分的日本人是応召,工人的大部分都是朝鲜人和被强掳的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是敌国的,所以作为俘虏,被监禁在一之泽的收容所。…总之,当时的华人极其悲惨。四百几十个人,穿着破烂的衣服,半数以上都是因为营养失调而死了。”(当时三井美呗矿业所医院医生?浅沼英一“美呗收容所回顾”原稿,1980年)

▲“被称为华人的中国人劳动者是在昭和19年进来了”。这些人都是中国军的俘虏以及从中国本土强掳来的工人和农民。这些劳动者作为敌国人,尽量避免与日本人直接的接触,直接被收进收容所里。对华人的待遇,根本就没有把让他们当做人来看。穿的衣服即使是冬天也是1件薄的贴身衣服,网织的粗糙的工作服。伙食也是有些麦子粉的野菜团子,没有营养,量还非常少。所以那些人大多都瘦的皮包骨了。工作现场的往返路上都有人监视,实在饥饿难耐,就捡路边的马铃薯和大豆什么的,直接生吃,更惨的有的还吃草,吃矿坑里的粘土。工作的时候每个矿坑分配30-60名,还有日本人的爆破主管和教导人员挖煤。工作现场和一般工人区别开来,并任意欺压并使用暴力。体力严重透支,所以只能做一般工人一半的工作。

(三菱美呗煤矿工会“生活在煤矿-煤矿工人的生活史”岩波书店,1960年)

▲“待遇非常残酷。居住的地方比监狱还坏。8张榻榻米的房间住15个人,而且是板子什么的没有的泥地土屋。战争结束以后还被邀请去,感到很吃惊。众所周知,冬天的北海道非常寒冷,有冻。暖房只有一个取暖炉,所以寒气从下边升上来。为防止逃亡每个房间都上锁,也不让去厕所。在房间里放一个马桶,就在那里方便。…穿的衣服也是荨麻做的很薄的上下各1件,就像是被棒子牵着走的…生病了就更加悲惨。…把病房锁上。即使这样也有逃跑的,但是如果逃跑的话,结果就是冻死。…自己越来越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当时在三菱美呗矿石工作课的水谷孝“北海道的煤矿生活?和中国劳动者的交流”“中国”第6号,1963年)

▲“当列车到达的时候他们…向放置液体的垃圾箱蜂拥而来。而且,切过的蔬菜的边,鱼的脑袋等不要的部分,从两边往上挤,然后塞进口袋。…监工碰上谁就打谁。太悲惨了,第一次我们都转过身去不敢看了,但每天早上都反复这样的过程,所以就变得无动于衷了。”(当时三菱美呗铁道车站工作人员?小松田哲治“中国人俘虏暴乱处理记”“另册サンケイ”另册,1960年)

▲“当時收容的时候,已经他们走到饥饿之路。靠他们的口述来说,供应粮食方面是少得真至饿死的程度…都是皮包着骨头”,“增加些营养恢复健康”…要是回到以前工作的地方,又被残酷虐待致死,流泪祈求。(地崎组?北海道第一“华人劳务者就劳始末报告书”)

③“労務及工资”

○从勤发第2573号,昭和19年12月14日厚生省勤劳局长?军需省总动员局长发给府县长官?军需监督管理部长?地方矿山局长的“关于华人劳动者报酬标准的通报”

“九,报酬的支付为一定数额(一般劳动者,一月大约10日元左右,干部再适当的决定,报酬每天都向本人支付(征收饭费的话是扣除饭费的余额),余额用各人名义存入邮政储蓄”

▲“和在日朝鲜人分开工作”(工资支付方法)其中需要零花钱的话,在送回国之前一次性在现地支付(土屋组伊屯武华“华人劳动者就劳始末报告书”)

※“俘虏”和“劳动者”

●在北海道,不管是一般的市民或是军队俘虏,还是中国人都作为“敌国外国人”都叫“俘虏”。收容的俘虏地方“大和寮”(三菱美呗),“兴亚寮”(铁工美呗),“明华寮”(三井美呗)都叫俘虏收容所,在美呗,战后被强掳的中国人按照国际条约要求过作为的“俘虏”权利和待遇,但现在也被混淆了。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俘虏 1980年 地方矿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