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85岁老劳工回忆悲惨往事:每天挖21车煤只吃6个窝头

2011年11月24日 16:15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高立红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本文摘自:《城市快报》2011年11月19日2版,作者:高立红,原题:《85岁老劳工回忆悲惨往事 每天挖21车煤只吃6个窝头:被抓走的那一年,我才18岁》

田捷元,生于1926年9月17日,天津棉纺四厂退休干部。在他的户口页上“何时何地迁来本市”一栏写着“1945年10月13日,日本北海道”。昨天,在尖山红星里,田捷元的家中,这位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他当年被掳往日本做劳工的悲惨经历。

“那一年,我才18岁,家住南楼村,就是现在的天津日报大厦所在地。”老人说,“那时我在附近的上海纱厂上班,就是后来的棉纺四厂。”1944年底的一天,一伙日本兵冲进“上海纱厂”,把正在车间织布的田捷元抓走了。“一起抓走的一共有三人,现在那两个人都没了,就剩我一个了。”

“我们是坐着小火轮去的日本,起初定的目的地是九州,计划走一个星期。”老人记忆力超级好。“我们的船上只带了一个星期的吃的,哪知路上遇上了美国的战船,日本人临时改道绕行,结果在海上走了两个星期才到,东西不够吃,每天只给三两粮食。”

在日本,田捷元被押到北海道的平和矿业所真谷地矿第四场点做苦工。“当劳工太苦了,3个人一组每天下煤矿,必须挖21车煤,挖不到不能上来。”老人说:“每天只给我们每个人六两粮食,一两一个的窝头,一顿两个。早晨吃完下矿,带两个窝头中午在矿井下吃,晚上回来再给俩。”工作辛苦,吃不饱穿着不暖,病了不给治,劳工数目迅速衰减。“我们那一批一共去了400多人,半年多就死了60多人。”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后,田捷元才得以回国。“父母都在家里等我呢,他们万万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回来。”此后,田捷元又回原上海纱厂,即棉纺四厂上班。1979年,田捷元在该厂原料与成品科退休。

田捷元目前身体硬朗,思维清晰,只是耳朵有点背,戴上助听器不影响交流。从2003年起,他就开始四处奔波,为自己当年的苦难劳工经历讨说法。2004年,老劳工邵义诚对日索赔二审胜诉,本报在追踪报道的同时,还组织了邵义诚等人的读者见面会。田捷元是积极参与者之一。田捷元说:“我一定要好好活着,等着讨到说法那一天。”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田捷元 纱厂 日本战败投降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