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花冈事件”受难后代:我在日本讲述历史真相

2011年11月23日 14:52
来源:聊城晚报 作者:佚名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本文摘自:《聊城晚报》2009年08月05日,作者:佚名,原题:《“花冈事件”受难后代:我在日本讲述历史真相》

“从1963年起,每年6月30日,大馆市市长都得参加‘花冈事件’纪念活动,这是他参选市长的一个条件。”

“跟踪报道我们此行活动的日本记者既有左翼的,也有右翼的,在有些问题上,他们争执很激烈,甚至大打出手。”

“帮助日本民众真实地认识那段历史、纪念殉难者,是我们这次日本之行的主要目的。”

今年55岁的王开臣是“花冈事件”受难者王振瑞的儿子。近日,他作为花冈受难者联谊会的一员,怀着深深的缅怀之情,寻访了60多年前先辈们在日本受难的地方。

对千余日本青少年讲述惨案

1945年6月30日,在日本秋田县花冈町(现为大馆市),700多名中国劳工不堪忍受残酷的剥削和压榨发动暴动。最后,暴动遭到日军镇压,130余名劳工被日军严刑拷打折磨致死。这就是历史上的“花冈事件”。

茌平县张家楼村的王振瑞是“花冈事件”受难者之一,抗战胜利后得以回国,现已去世。不过,从2000年起,他的儿子王开臣积极参与到该事件受难者的索赔中,现为花冈受难者联谊会干事。

据悉,目前,该联谊会有20多名成员,当年的幸存者仅有4位,其余多是幸存者、殉难者的后代。王开臣每年往返北京三四次参加培训,聆听幸存者的回忆以及专家学者对该事件的讲解。今年6月27日,王开臣与花冈受难者联谊会的成员一行12人,包括1名幸存者李体益,踏上了日本之行。此次日本行的第一站是东京的运行寺,很多惨死日本的劳工的骨灰就是从那里被运回国内的。

7月2日,在花冈事件发生地大馆市福利社,王开臣面对千余名日本青少年发表演讲。“在我们村里,日本军人见人就杀,见房就烧,村民的尸体叠压在一起,到处是鲜血。我的父亲因臀部、双腿被刺伤而被俘,后被押至这里挖河修渠,遭受了非人的待遇。”听着王开臣的演讲,日本青少年大都非常震惊,对那场历史惨案,有了更真实的了解。

幸存者重回受难地悲痛难忍

在花冈事件中,王开臣的父亲王振瑞是幸存者,当年在暴动失败后,他和同伴们遭受的虐待令人发指。他对这一事件的回忆曾被刊登在《花冈事件60年》一书中:我们几百人在广场上跪了3天,我的膝盖处露出了骨头,膝盖上粘着沙子粒,一跪钻心地疼。日本人打得我死去活来,我看着敌人的机枪,有气无力地叫着、喊着、骂着:你们干脆用机枪把我们都打死吧。

到日本的第二天,王开臣一行就去了大馆市的花冈町十濑野公园墓地,这里耸立着日本友好人士于1963年为中国殉难烈士立的纪念碑——中国殉难烈士慰灵之碑。碑上除了用中文铭刻着418位中国殉难者的名字,还有从1944年5月至1945年11月,为鹿岛建设公司从事河道改造工程死难劳工的名字。

近90岁的李体益是这次日本之行的唯一幸存者,花冈町十濑野公园墓地就是他当年劳动并受尽屈辱的地方。60多年前发生的血腥已经没有了痕迹,但李体益还是悲痛难忍,泪流满面。王开臣说,这让他感受到了当年父亲遭受的痛苦有多么深,明白了为何父亲回国后每每讲起往事都泪流满面。

日本友好人士是和平的力量

其实,作为花冈事件民间赔偿的一部分,2000年就有了一个阶段性结果:日本鹿岛公司答应赔偿花冈劳工5亿日元,并在2002年发放了赔偿金。当时,王开臣领到赔偿金后,立即重新为父亲立了碑,碑上写着:一九四五年六月三十日,在日本参加花冈暴动,异国壮举永远名载史册,以此告慰其在天之灵。

对于此次日本之行,王开臣说是对日本友好人士的回访。“在日本很多地方的历史教科书上,根本就没有日本侵华历史的介绍,只用模糊的‘日中战争’代过。”王开臣说日本政府这样的态度是很可怕的,而他们和日本友好人士现在不断努力的目的就是希望不断壮大民间的力量,让日本更多的民众了解历史的真相。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日本军人 历史教科书 日本侵华历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