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二战后日本友人保护中国劳工遗骨

2011年11月23日 11:44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孙巍 韩轩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为了战争还是为了和平

日本民间搜寻遗骨的工作从未停止,但是他们在看待历史方面的态度截然不同

国际先驱导报驻东京记者孙巍记者韩轩报道松本对他父亲的了解仅限于照片里穿着和服的男人,这张照片拍摄于1942年12月25日,同一天,他的父亲加入了皇军,再也没有回来。

家里后来收到了一封军队寄来的信,确认30岁的老松本于1944年12月3日战死于巴布亚新几内亚东北部。但他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如果把他们中的每一个都鉴定出来有困难,至少应该尽可能地把他们带回国内”,已经62岁的松本说,他与其他失去亲人的家庭呼吁对失踪军人的遗骸进行鉴定。

松本不想放弃。2003年,在退休几个月后,他参加了一次政府资助的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旅行,在当地的菜地里发掘出100多具日军士兵的遗骸。但从这些遗骸中还无法辨认出是否有他的父亲。

搜寻遗骨的目的

与松本的初衷一样,1994年7月,71岁的春木芳子为了收集前日军的遗骨,首次踏上了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的土地,用收集遗骨的方式来表达对父亲的思念。

春木芳子的父亲佐臧1944年春天应征入伍,临别前佐臧已经预感到日本发动的这场战争将以失败而告终。他对送行的亲人说:“连我这样的老兵都被送往前线,看来……”同年夏天,正在学校参加学期考试的芳子得知了父亲阵亡的消息,在台湾与菲律宾海峡之间,其父乘坐的运输舰被潜艇击沉。年仅10岁的芳子从此与父亲永别。战后,一直生活在大阪的芳子于1976年前后开始参加遗族会的活动。1992年,在遗族会的组织下,芳子首次来到其父阵亡的台湾,在那里芳子只能以向大海投放鲜花来祭拜父亲,当时她深感没有遗骨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回到日本后,芳子立即决定参加搜寻日军遗骨的活动。截至2002年,她已经先后5次到达俄罗斯,在长达104天的时间里,共收寻到日军遗骨707根。春子回忆说:“在异国他乡挖起黄土的时候,我一直在思索日本士兵的命运,一种悲伤夹杂着愤怒的情绪在我的身体里不停地游动。为什么会这样……”在遗族会的集会和在小学校演讲时,春子都要把自己的感受传达出去。“许多老人听到我的讲话时都会泪流满面,但小学生似乎无动于衷”,春子说,“我无法强迫小孩子接受我的观点,但我要永远告诉他们决不能让战争的悲剧再次重演。”

众多民间团体参与搜寻

遗骨搜寻者往往比较执着:尽管被确认的日军遗骸只占发现的一小部分,但已经66岁的辰巳始终不愿放弃希望,一些老兵告诉她,他们最近一次看到她父亲,还是62年前在巴布亚新几内亚。

她对当地的寻访激起了当地人对过去的回忆,许多村民愤怒到告诉她当年日本军队如何杀害了他们的亲人。但在多次访问之后,辰巳和他们逐渐成了朋友。

除了个人调查以外,许多日本民间组织都在从事前日军遗骨的收集工作,“日本青年遗骨搜寻团”就是其中的一个。该团体属于特定的非营利法人,是在厚生劳动省的指导和协助下以学生为核心的志愿组织,它的主要工作是收集在二战中阵亡和死于前苏联看守所的日军遗骨。据该组织称,除它之外,参加遗骨搜寻工作的日本民间团体主要有财团法人日本遗族会和由战争幸存者组成的日本各地战友会。

“日本青年遗骨搜寻团”成立于1970年,活动区域主要集中在前苏联西伯利亚和东南亚一带。在迄今为止的35年间,共组织了187次收集活动,派出的日本青年和学生达1200余名,搜寻到遗骨14.6万根。该组织的活动经费由两部分构成,除国家提供部分援助外,自筹资金也是主要的来源。据悉,参加海外活动的人每次要交纳5万日元的费用。

在从事遗骨收集工作的民间团体对待历史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像“日本青年遗骨搜寻团”就主张让每个参与的人去亲身体会和平的来之不易。而像日本遗族会就截然相反,它不但是日本最大的右翼组织,还多次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美化侵略战争,否认侵略行径。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遗骨 1970年 1950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