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二战后日本友人保护中国劳工遗骨

2011年11月23日 11:44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孙巍 韩轩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116万日军遗骨散落战场

日本正全力搜寻散落于广阔战场的数百万日军遗骨,但有近一半的遗骨基本上没有找到的希望

“1945年11月,父亲依依不舍地将年幼的妹妹从怀里放下,微笑地向亲人挥挥手,渐渐远去”。现年66岁的中尾元彦至今还无法忘记在当时伪满洲国的新京(今长春),作为日本战俘的父亲离开家人成为苏军俘虏的那一幕。

1946年5月,其父因劳累过度,死于西伯利亚冰冷的土地上,其尸体更不知葬于何处。

用DNA鉴定遗骨

整整60年过去,就在中尾近乎绝望的时候,8月11日,日本厚生劳动省遗骨搜寻团带回的遗骨让他梦想成真,经过DNA鉴定,中尾确信眼前的遗骨就是自己的父亲。

日本厚生劳动省从2003年12月开始,由国家出资对从前苏联和蒙古等地运回的遗骨进行全面的DNA鉴定。目前,包括东京牙科大学在内的8所机构,已经完成了770根遗骨的鉴定工作,其中67根已经交还日军后代手中。

DNA鉴定是通过对牙齿或指骨细胞染色体的比对来判别的,需要很长的时间。同时,在高温湿热的地区,遗骨很容易裂化,因此在菲律宾等东南亚战场发现的遗骨很难做出鉴别。厚生劳动省社会援护局的一位人士指出:“考虑到遗族的老龄化,工作人员会尽可能早地判明遗骨的身份,但由于技术上的难度,只能与时间去赛跑。”该省计划今年再向前苏联和蒙古的10个地区派遣遗骨搜寻团。

据说,在东京霞关的政府联合办公大楼里摆放着近7000根遗骨,而等待鉴定结果的遗族超过了1000多人。虽然许多遗族家庭寄希望于高级的DNA鉴定技术,但厚生劳动大臣尾秀久透露,因为时间过长,遗骸已经变得非常脆弱,几乎“触及即碎”。

搜寻工作加紧进行

8月11日,位于东京都千代田的“千鸟渊战殁者墓苑”举行了一个引渡仪式,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职员从蒙古带回的8根前日军遗骨被安葬在这里。这些遗骨全部来自诺门坎战役的战死者。1939年日本侵占中国东北地区成立伪满洲国政府时与苏军在蒙古边境发生战斗,日军死伤惨重。负责运送的阿部正春说:“尚有大量遗骨残留在蒙古,我们将尽可能把更多的遗骨运回日本国内。”据悉,这些遗骨在日本将接受DNA鉴定,如果能确认身份,会将其转交给这些前日军的遗孤。

前日军的遗骨收集工作由日本厚生劳动省负责,于1952年开始。参加者主要是阵亡士兵的战友及亲属。收集的地域集中在东南亚和俄罗斯等地,迄今为止已收集到遗骨约31万根。

在二战结束60周年之际,日本所面对的是他为自己的侵略战争付出的代价:日本政府称二战期间240万死在海外的日本人中有一半找不到遗骸。根据日本厚生省公布的数据,日本在战争期间在海外死亡已经验证身份的大约85万,包括30万平民。还有35万身份无法确定的遗骸已经找回,作为无名士兵一起埋葬在东京千鸟渊公园。另外还有大约116万散落在面积辽阔的战区——从太平洋上的硫黄岛、塞班岛、冲绳岛,到东南亚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缅甸,再到蒙古和俄罗斯远东地区……

在得知厚生劳动省8月下旬将派遣遗骨搜寻团赴马绍尔群岛共和国米莱(音)岛寻找前日军遗骨时,62岁的坂本俊文决定报名参加。由于得到当地居民发现遗骨的信息,厚生劳动省将第8次向该岛派出搜寻队伍。搜寻团是以紧急招募的形式组成的,成员只有4人,除坂本外还包括1名厚生劳动省社会援护局的支援及2名考古专家。该团计划8月20日出发,9月2日回国。

位于太平洋中部的米莱岛是太平洋战场战斗最激烈的地区之一。约有6000名日军在该岛登陆,其中3000多人战死或死于饥饿和疾病。米莱岛的遗骨收集工作始于1971年,在过去7次搜寻过程中,共发现前日军遗骨305根,其中有10%被安葬在东京千鸟渊战殁者墓地。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遗骨 1970年 1950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