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历史,活着

2011年12月30日 14:56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庄庆鸿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那一天,我丢掉了你

1944年6月,战争仍在进行。6个人的吹鼓手队伍刚走近河北昌黎县城,就被日本兵抓走。其中5个老人很快就被放了回来,但26岁的喇叭手戴云祥却仿佛从世上消失了。

戴家唯一的男人不知生死,老母亲哭瞎了双眼。戴云祥最小的儿子戴秉信,今年48岁,是这次三菱公司受害劳工遗属代表团的团长。而这样家破人亡的故事,还有上千个。

“我的爷爷叫王永海,被日本鬼子抓到三菱长崎矿山做苦工。那时我爸才10个月大,就靠我奶奶一个女人拉扯大。到他18岁,奶奶没钱看病死了,到死都不知道爷爷去了哪里,其实爷爷已经在长崎原子弹爆炸中死了……”

“我的父亲叫任心富,1944年在街上被日本兵抓到三菱公司尾去泽矿山做苦役,工号156号……”

当裹着黑风衣的汉子一个一个站起来,屈辱的历史不再是冰冷的教科书。

据中国人殉难者名簿共同编制会执行委员会《关于劫掳中国人事件报告书》记载,仅从1943年4月至1945年5月,日军就从中国各地掳掠劳工169批41758人,押送到日本本土35家企业的135个工业作业点进行高强度劳动。他们中大多数是20~49岁的青壮年,15岁以下的童工有157人,60岁以上的老人有248人,其中70岁以上的还有12人。为避免使用会受到战时国际法律保护的“俘虏”称呼,日本人称他们为“劳工”。

河北、山东是重灾区。仅山东高密一地,就有1000多人被掳,一个村就有20多个家庭陷入绝望和破碎。

戴云祥被掳到了三菱矿业饭塚作业点,工号是96-184号。在严密的监管下,劳工们不能外出,无论冬夏,永远只有一件薄衣服,磨破了就只能穿水泥袋。天寒地冻,很多人赤着脚干活。一顿饭只有两个窝窝头,病了也要干活,每天要干9~13个小时,多则超过15个小时。

“当列车到站时,中国劳工向垃圾箱蜂拥而来。即使监工劈头盖脸地打,但他们还是拼命抢着蔬菜碎块、鱼头等不要的部分,塞进口袋。都是直接生吃,太悲惨了。第一次我们都转过身去不敢看了。”当时的三菱美呗火车站站员小松田哲治回忆,“但每天早上都重复这样的画面,后来就变得无动于衷了。”

据美呗当地历史学者白户仁康先生查实,美呗的大量中国劳工因“营养失调、全身衰弱”而死。此外,死于胃肠炎的劳工占了24.8%。

被掳一年半后,日本无条件投降,戴云祥活着回来了。他在1945年12月从天津下船,“穿的是战后发的日本军服和一个毛毯,身上没一分钱”。

三菱矿业集团12个作业点强掳奴役的3765名中国劳工,只有2990人回国。

戴云祥回国后一直在昌黎务农,直到1990年去世,他的身体再也没恢复正常,在最热的天里也永远穿棉袄。“父亲临死前拉着我的手说:‘儿子,你一定要跟日本讨个说法。’我说:‘爹,我记住了!儿子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

戴秉信激动起来,拳头砸向桌面。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劳工 1950年 中日交往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