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三菱劳工索赔团:期待更多人加入 共同完成索赔大业

2011年12月07日 14:16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高立红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王效芳】

人物素描:48岁的王效芳是此行对日索赔团中唯一的女性。一开始她都是随大流,没表现激情。一路走来,她的变化很明显,特别是在大夕张教育委员会,她作为大夕张劳工的后代去和教育长交涉,短短的几分钟,她把当年劳工在大夕张受到的苦难、本次索赔团的行程安排以及要求说得头头是道,措辞铿锵有力不卑不亢,令人刮目相看。临离开前,她说出了最初不在状态的实情,原来,她的独生子因为耳病住院,刚刚动过一次手术,在索赔团出发的第二天马上就要进行第二次手术,而她的丈夫工作忙,无暇顾及,她这次日本之行实在勉为其难。

讲述:在日本,因为制式不同,连个电话都打不了,实在是放心不下。后来,我看见那么多日本的老人在帮我们,甚至比我们还辛苦,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临上火车的时候,我掉了泪。我扶了扶志村老人,人家都88岁了,还来送我们。去之前,不是一点想法没有,没这么深刻。我爷爷1996年就去世了。我曾想过,就是官司打下来,不就那么点钱吗。我不会唱高调,但是,这回真感动了。回来后,我就跟他们(周围的劳工后代)说,谁都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争这口气。俺是小人物,不知道该怎么做。还是希望更多的人来支持我们声援我们。

【马文义】

人物素描:在日本最受关注的劳工代表。典型的中国农民,老实憨厚,不善言辞。当年,马文义的父亲马少槐被抓到三菱美呗做苦工,受尽虐待,回国后变得疯疯癫癫,一提起日本就哭,还说有人打他。为了“躲避”恐惧,他经常四处奔跑,终于在一次跑出去的时候摔伤了腿,瘫痪40天含恨离世。父亲的经历直接影响到作为独子的马文义,他为了照顾父亲没上过几天学,语言表达能力不强,提起父亲就知道哭。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在三菱公司,他的表现相当出色,虽然一直在哭,但话没停,哭着把该说的话说完。在日本,他拿着户口本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向人们讲述自己的家庭苦难。

讲述:在日本期间,我非常难过。(想起我父亲,)在那里的罪受老了。(他当年)在那吃不饱,穿不暖。(我要求,日本寻找)在日本死去的劳工(的骨灰),骨灰送往中国故乡。赔礼道歉。日本政府一天不答应,三菱公司就是全国的罪人。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索赔诉讼 人大 人物素描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