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在华北座谈会上彭德怀的认错姿态:知错就改 胸襟坦荡

2012年06月12日 20:28
来源:文史精华 作者:散木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二、在《新华日报》(华北版)发表“关于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谈话。这是彭德怀1943年4月7日在太行分局高干会议上的关于民主教育的一次谈话内容,其主要内容是,“民主教育在今天中国.来说,就是反对封建的教育”;“民主革命的共同口号是自由、平等、博爱”;“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制度,以保障自由、平等、博爱成为合法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民主制度”。毛泽东6月6日为此致信彭德怀说“不妥”,即“例如谈话从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等的定义出发,而不从当前抗日斗争的政治需要出发。又如不强调民主是为着抗日的,而强调为着反封建”等等。显然,对“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理解,彭德怀和毛泽东的理解不是在一个层面上。彭德怀的理解和看法是针对广大人民包括中共的,毛泽东却是将之与“当前抗日斗争的政治需要”相联系,因而两人就出现了认识上的分歧。受了毛泽东的批评之后,彭德怀在华北会议上检讨说:“我在太行高干会讲话基本是错误的。”

三、对同志们提出的关于敌后根据地建设的规律问题表现出了粗暴的态度。1942年太岳区整风时薄一波提出“抗战初期缺少对根据地建设规律的认识的看法,不料触怒了彭德怀同志,他声色俱厉地批评说:‘这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我们各区党委都感到不能接受他这个指责。”(《七十年奋斗与思考(上卷)》)彭德怀是一个性格有些粗暴和简单的人,甚至他在毛泽东面前也常常是率性而为,口无遮拦,因此也颇得许多人的诧异甚至是冷眼,也就格外容易得罪人,这也是他后来悲剧的一个原因。

在涉及彭德怀的“错误”中,“王明路线”的指责显然是最严重的。不过,鉴于王明抗战初期的问题的复杂性,对它的认识也需要有一定时间,这也就是彭德怀后来回忆所说的:“对王明路线,我只是在具体实践时行不通,才被迫抵制的,认识是不深刻的。”“一定要问题发展到明显的时候才能看得清楚”(《彭德怀自述》)。

当彭德怀将自己在中共北方局党校整风学习会上的发言《关于斯大林论党的布尔什维克化十二条》交给毛泽东过目,毛泽东在彭德怀检讨华北6年的工作是“基本上是执行了中央路线,但还存在着严重的缺点”一句中圈去了“基本上”三个字,并且特意写了一段眉批:“就华北全党来说,就整个六年来说,应该说,执行了中央路线”(见当代中国出版社《彭德怀传》)。后来召开七大,毛泽东明确表示华北抗战“是执行了正确路线,而不是什么基本执行了中央的正确路线”。

从后来发生的问题看,这个评语并不是毛泽东一贯的看法,事实上他对彭德怀是始终持有保留意见的。比如毛泽东后来在庐山会议说彭德怀是“交不亲的朋友”,“华北会议召开,人家这么多意见,同中央关系如此恶劣,而你名之曰操四十天娘”,显然就是恼怒于彭对自己的不恭。华北会议彭德怀的报告中,曾着重谈到毛泽东对中国革命的功绩,并检查了他对毛泽东认识的三个阶段,即从“大哥”到“老师”再到“领袖”,认为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领袖,他发展了列宁主义,今后自己要向毛泽东学习等;在随后的“七大”上,他在发言中也称根据地的成绩与毛泽东的正确路线、与朱德的名字、与刘少奇对北方局的正确领导等分不开,而后来毛泽东显然认为这都是彭德怀言不由衷的讲话。

华北座谈会对彭德怀的影响

这次华北座谈会对彭德怀的批评影响是深远的。在当时,既有对敌后抗战战略方针上的分歧,也有个人恩怨方面的过节,可以说在华北座谈会前后,彭德怀在党内、军内已经结怨甚深。毛泽东后来说:“华北座谈会几十人,事先没有好好谈通。”这影响延续到1959年庐山会议上对彭德怀上纲上线、全面否定。罗瑞卿在庐山会议上就对彭德怀说:“华北会议你不服,我看你怎么也赖不掉。”(李锐《庐山会议实录》)

从后来的庐山会议对彭德怀的批判来看,许多内容早在华北座谈会上已经提出了,比如关于“彭得华”的名字、平江起义是“入股革命”、执行“立三路线”、诛杀王佐和袁文才、虚伪的生活朴素(所谓“在生活上学冯玉祥”)、一贯站在毛泽东的对立面、执行王明左倾路线和右倾投降主义路线、背着中央发动百团大战、闹独立性等等,这些明显是不公正的指责,到了庐山会议上又重新被提了出来,同时还加上了长征路上的会理会议、两次“王明路线”、卷入“高饶事件”等等。其中重量级的是华北座谈会上所总结的彭德怀的“四大错误”——在抗战战略方针上反对毛主席、擅自发动百团大战、执行王明的一切通过统一战线和对群众运动泼冷水、闹独立性(毛泽东说:“会理时期,华北时期,你闹独立性,有电报,重大问题自己干自己的,可执行可不执行。洛川会议做了决议也不服从中央方针,到华北军委分会另发指示”)等。

在华北座谈会上,彭德怀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知错就改,胸襟坦荡”的姿态。华北会议”即将结束时,彭德怀根据大家的批评一再作自我总结和检查,这有:1.“对自内战到抗战之严重的政治转变,精神上没有准备”;2.“军事路线方面,对游击战争的了解是逐渐的”;3.“十二月会议同意了王明的东西,但坚持军队中领导权是我们的,这是对的”;4.“作风上的问题本质乃群众观点、群众路线问题”。他还检讨自己在入党以后带来三个东西:即“旧军事观点”、“英雄主义”、“恩赐的群众观点”。薄一波说彭德怀“在会上也作了实事求是的检查和认真的自我批评”。但彭德怀对错误并“没有做违心的检查”,并且多次表示“承认错误不要哗众取宠”。后来他在庐山会议受到批判时还曾表示:他之所以采取给毛泽东写信的方式,是“华北会议我得到一条重要的教训:我这个人是旧军官出身,有小资产阶级和农民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容易犯上。有了那次教育,对此有所警惕,所以有一些想法就写信给主席”。

当然,人非圣人,当年华北座谈会上过火打击的让脾气暴躁的彭德怀耿耿于怀,或者说按照他的性格(毛泽东给他的绰号的“张飞”),他对那些不公正的批评毋宁说是有着抵触的情绪的,后来又把这些带到了多年后的庐山会议上,终于又在忍无可忍的情绪和心态下说出几句过头的话。毛泽东曾当众说:“华北座谈会说他是个人英雄主义,他骂娘,不服。说操了他40天,他现在要操20天。好,予以满足。”毛泽东“龙颜大怒”,也使与会者基本上站在了受辱的毛泽东一边,造成彭德怀本人无法挽回的悲剧,其实也铸成了共和国历史的悲剧!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华北 座谈会 彭德怀 认错 知错就改 胸襟坦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