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集体经济时代农民生存条件分析

2013年11月27日 18:32
来源:中国农村观察 作者:王跃生

本文摘自:《中国农村观察》2002年第5期,作者:王跃生,原题:《集体经济时代农民生存条件分析———立足于河北南部农村的考察》

人口增长、土地产权与农民居住条件

在土改后的10多年里,农民的居住压力并不显著。土改期间,地主、富农家庭住房的主要部分被分给贫下中农,并且其赖以增殖财富的土地绝大多数也分给了贫下中农,因而,在一个时期内他们没有新建、改建住房的能力和条件;土改时中农的住房基本未动,短时期内无建房的迫切性;贫下中农在土改中分得了地主、富农等家庭最好、最大、最宽敞的房屋,并且土改前他们的家庭规模普遍较小,不少人土改后才结婚,短期内没有住房短缺之虞。因而,直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冀南农村建房现象很少。

至20世纪60年代后期,土改后人口的增长效应开始显露出来。可以说,土改后,普遍的低婚姻率、生育率和死亡率,促使家庭人口规模不断扩大。许多家庭原有的住房已经不能容纳日益增长的人口。集体经济时期,社员剩余资金的投向主要是房屋。

集体经济初期,基本上没有这种剩余资金,或者非常有限。从生产队分配看,1975年,上述村庄社员尽管口粮已不存在问题,但收入并无明显增加,因而建房能力提高有限。建新住宅仍是一项需数年积累才能实现的目标。

然而,70年代后期,这种状况有了变化。如果说60年代末70年代初农村的建房高潮是家庭人口压力推动的话,那么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后兴起的扩建住房高潮则是改善住房状况、多得宅基地的愿望使然。按照当时的地方性规定,村民只要有两个儿子,就有资格申请得到一块新的宅基地,家中老宅只留一户使用。这意味着两个以上儿子的家庭可以得到更多的宅基地。这种现象的出现由以下几个因素促成:家庭人口的迅速增长客观上使原有宅院难以容纳,即时分家行为(结婚后短期内分家)又加重了居住的紧张局面,无偿获得宅基地的政策(至少在80年代中期以前如此)驱使村民追求对公共资源的占用。可见,对公共土地资源管理的放松减轻了社员的居住压力,进而直接降低了农民家庭生育人口多所产生的生存压力。

H.登姆塞茨对共同资源的分析对我们观察农村集体经济时代的住房建设颇有启示:当稀缺资源的所有制是共有的时候,排他性和可让渡性都是不存在的。没有人会节约使用一种公共资源,也没有人有权将资源的所有权安排给其他的人。就集体土地资源而言,它实际上是一种集体公共资源,集体中的每个社员都有使用的权利。虽然它不具有可让渡性,但一旦拥有就具有永久使用权,因而社员想尽一切办法要获得这种使用权。尽管集体组织设定了一些限制条件,但从一个较长期的过程看,人人都有能力冲破约束。否则,若只是少数人获得占有的权利,其他人就有吃亏的感觉,因而都会加强对它的占有,乃至出现某种失控局面。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集体经济 村民 住房 土改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