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国城镇医疗体制改革前后的医疗融资比较

2013年11月20日 16:36
来源:中国卫生经济 作者:王诺

2.1融资方法

在“劳保医疗”时代,医疗福利基金由企业自己负担。企业每年从总工资中提取3.0%进入福利金账户,用来支付本企业职工及其家属的医疗费用,并记入生产成本。当时的部分集体和私人企业也根据该政策负担其职工的医疗费用。“公费医疗”的资金由各地财政负担,且医疗服务机构(主要指医院)的经费也主要来自财政收入[4]。

改革后,新的“城镇职工基本医疗”融资办法改为雇主与雇员分别承担,其中雇主交纳雇员年工资总额的6.0%,雇员交纳2.0%。退休人员不再交纳个人部分,其账户资金由其原雇佣单位承担[5]。新的医疗保险将雇主与雇员交纳的基金分入两个账户:个人账户与社会统筹账户,其中雇员个人交纳的全部资金(其中年收入的2.0%)与雇主交纳资金的1.8%(也就是年收入6.0%中的30.0%)归入个人账户,主要用于支付门诊等非住院发生的费用。如果当年有节余,则自动结转下一年度累计,按照当年银行活期存款利息计算本息。个人账户的本金与利息归个人所有,可以结转并继承。另外,雇主交纳金额的4.2%(相当于年收入6.0%的70.0%)记入社会统筹账户,主要用于支付住院发生的医疗费用。社会统筹账户的风险池是以城镇为基础,账户的盈亏由地方财政承担。各地政府根据当地经济发展状况,适当调节社会统筹账户的交费比例,例如上海市就将雇主交纳的比例调整为10.0%[6]。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账户的收入1999-2006年间以年67.0%的速度增加,而同期年支出和节余也分别以61.0%和72.0%的比例递增(图1)。

不同于“劳保-公费医疗”主要依靠单独企业和地方财政的融资安排,新的“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是由雇主与雇员共同交费,辅之地方财政补贴、个人自费(其中共付比例、最低起付标准与最高起付标准等个人自费部分规定)以及商业保险和医疗补助性质的补充保险共同组成的融资安排。

2.2融资决策

改革前,“劳保-公费医疗”的资金决策权与管理权分别下放给企业与各级政府。企业与各级政府分别负担本单位人员的医疗费用,形成小而独立的风险分担账户,即“风险池”。很多学者都认为,这种过度依赖企业自身效益、过度依赖地区经济发展状况的特点,使得该制度承担风险的能力偏小。然而,得出上述结论可能有些表面化。改革前,所有国有、集体企业都处在中央、地方政府的高度计划经济下,在统收统支的财政政策以及普遍存在预算软约束下,财政,特别是中央财政就成为企业亏损的最终承担者。“劳保-公费医疗”的筹资权虽然在企业和地方政府,但融资责任最终会通过企业转嫁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再转嫁给中央政府,即最终全部转嫁给中央财政。因此,虽然表面上每个企业和地方政府负担各自的医疗费用,但实质上是整个国家的风险统筹。

改革后,“城镇职工基本医疗”是由政府的代理机构对其行使管理职能。1998年分别在中央设立了国家劳动与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劳动社会保障部”),在各省、市成立劳动与社会保障厅(局)(以下简称“社保局”),行政费用由各级财政负担,不得动用医疗账户资金。国家社会保障部行使宏观管理职能,各地社保局负责具体收缴保险资金、与医疗服务机构签订合同,以及支付医疗费用等日常工作。“城镇职工基本医疗”制度是以地市为单位的风险池,地方财政负责弥补账户亏损,风险无法在各地市之间转移分担。

[责任编辑:郭良] 标签:医改 融资 比较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