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阿玛蒂亚·森眼中的经济发展影响因素

2013年11月12日 14:23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阿玛蒂亚·森

本文摘自:《以自由看待发展》,作者:阿玛蒂亚·森,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相互联系及互补性

上述那些工具性自由能直接扩展人们的可行能力;它们也不能互相补充,并进而相互强化。在考虑发展政策时,掌握这些关联尤为重要。

人们参与经济交易的权益通常是经济增长的强大动力这一事实,已被广为接受。但是许多其他的关联还没有得到足够的认识,它们在经济政策分析中应该被充分地加以把握。还有,经济增长不仅有助于私人收入增加,而且能使国家有财力承担社会保险和开展积极的公共敢于。因此经济增长的贡献不仅应按私人收入的增加来评判,还应按由应该增长带来的社会服务(在很多情况下,包括社会保障网)的扩展,来进行评论。

类似地,通过公共教育、医疗保健等服务以及自由而富有活力的新闻媒体的发展来创造社会机会,既有利于经济发展,又有利于大幅度降低死亡率。降低死亡率有利于降低出生率,进而加强基础教育—特别是妇女的识字和学校教育—对教育率的影响。

通过社会机会,特别是基础教育,来促进经济增长,最早的例子显然是日本。人们有时会忘掉日本甚至在19世纪中期明治维新时,识字率就比较欧洲高。当时日本的工业尚未开始,而欧洲的工业化已经进行几十年了。日本的经济发展显然得一与人力资源的开发,后者为人们提供了各种社会机会。在东亚其他国家和地区发生的所谓东亚奇迹,在很大程度上,基于类似的因果联系。

本书的观点反对—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削弱—在很多政策圈子里占主导地位的信念,即认为“人的发展”(经常用来指教育、医疗保健和人类生活其他条件的扩展过程)仅仅是只有富国才付得起的某种“奢侈品”。也许始自日本的不少东亚经济体的成功最重要的影响,是彻底否定了这种隐含的偏见。

这些经济体相对来说较早地实行了大规模的教育普及,随后是医疗保健设施的大规模扩展,而且很多经济体是在摆脱普遍贫困的束缚之前就这样做了。他们播下了种子,后来得到了收获。实际上,正如伊希(HiromitsuLshi)所指出的,优先开发人力资源在始自明治时代(1868—1911年)的日本早期经济发展史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之后日本变得富裕繁荣,其力度倒并未随之而加强。

不同层面的中国和印度对比

由于个人自由的发展过程中的中心地位,使得考察其决定性因素变得格外重要。必须充分注意有助于决定个人自由的性质和作用范围的社会因素。一方面,对于自由权利、宽容、交换和交易的可能性的社会保障,影响个人自由;另一方面,对于在人类可行能力的形成和使用上极端重要的那些条件(诸如基本医疗保健或基础教育)的实质性公共自主,也影响个人自由。需要同时注意个人自由的这两类决定因素。

印度和中国的比较,对说明以上观点有重要意义。中印两国政府都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努力(中国自1979年起,印度自1991起)走向更开放的、参与国际的、市场导向的经济。尽管印度的努力近来有所成效,但是像中国那样属目的成绩还没有在印度出现。解释这一差异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于以下事实;从社会准备的角度看,中国比印度超前很多;中国更好地利用了市场经济。尽管改革前的中国对市场是持非常怀疑的态度的,但对基本教育和普及医疗保健并不怀疑。当中国在1979年转向市场化的时候,人们特别是年轻人的识字水平已经相当高,全国很多地区有良好的学校设施。在这方面,中国大陆与韩国或中国台湾的基本教育情况相差不太远。在这两个地方,受过教育的人口也在抓住市场机制提供的经济机会上起了重要作用。与此对比,当印度在1991年专项市场化的时候,有一半成年人口不识字,并且至今这一情况没有多少改善。

中国的健康条件,由于改革前当局对医疗保健像对教育一样作了社会投人,也比印度好得多。说来奇怪,尽管这种投入的初衷并不是协助市场导向型经济增长,但它却创造了在这个国家专项市场化之后可以投入动态运用的社会机会。印度社会的落后,表现在精英主义地过分注重高等教育而严重忽视中小学教育,以及严重忽视基本医疗保健,使得它在取得共享型经济发展方面缺乏准备,中印对比当然包括很多其他方面(包括两国政治制度的不同,以及印度在诸如识字和医疗保健等社会机会方面存在的更大的差别性)这些问题将在后面讨论。但是,在取得广泛的市场导向型发展方面,中印两国在社会准备水平上的巨大差别,其重要性还是有必要在初始的分析就提到。

然而也必须注意,印度公民享受的民主自由更充分一些,考察一下在发生社会危机和未曾预见的灾难时经济政策的灵活性和公共行动的敏感程度,缺少民主所造成的损害就特别清楚。最鲜明的对照也许在于中国曾经有过“大跃进”失败后的严重饥荒,而印度在1947年独立之后从未有过一次饥荒。在诸事顺利时,民主的保障性力量可能不被人们记起,但危险也许就近在咫尺(如某些东亚和东南亚经济体最近的经历所确证的那样)。这一点也将在下文的章节中更加充分地讨论。

各种工具性自由之间存在着多种多样的不同的相互关联。它们各自的作用以及对其他自由的具体影响是发展过程的重要方面。在以下儿童中将会有机会讨论若干种这样的关联及其作用范围。然而,为了说明这些相互关联如何起作用,让我现在就简略地讨论影响寿命和出生时寿命期望值的各种因素—人们对长寿的重视几乎是普遍的。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中国 印度 经济 教育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