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王海光:1957年的民众“右派”言论

2013年01月18日 11:38
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王海光

浙江有人从长时间的比较中说农民生活的下降:“农民的生活一代不如一代;清朝时农民生活最好,辛亥革命前比辛亥革命后好,辛亥革命后比蒋介石叛变革命时好,抗战前比抗战后好,现在的农民更不如过去,生活很苦。原因:由于农业合作化速度快了些,公粮征得多了些,口粮留得少了些,公家积得多了些。”(同上,第149页)

来自农村的干部群众的言论,对拉大的工农差距、城乡差距都很有些抱怨。如宁波人说:“工人是共产党的亲儿子,农民是共产党的干儿子。政府关心工人、城市,不关心农民、农村。”等等。实际上,普通工人大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对合作化后农民生活状况的恶化都抱有深深的同情态度,基本观点与农民和基层干部并无多少差异。

大连造船厂始建于1898年,是现代大机器工业的老厂,工人也是地道的产业工人,他们的言论应是工人中最有代表性的。在鸣放中,大连造船厂的许多工人都反映了农村生活的艰难困苦。

1.工人和农民生活相差太大,农民辛辛苦苦,一年到头穿不上吃不上。

运搬车间相立春说:“工人和农民生活相差太远,工人穿料子衣服,但农民连粗布衣穿不上,再看吃的方面,工人吃的白面、大米,有的地区农民连粗粮也吃不到。”

动力车间郭镜太说:“城乡之间生活水平相差太大,农民每人一年供给360斤麦子,而城市比农村多的太多,农民辛勤劳动一年,应多供给农民粮食,城市、农村生活水平应平等。”

动力车间刘福贵说:“国家应把大批资金投入农民,照顾农民的生活,我们国家农民有五亿人口,而工人占极少数,农民生活很苦,一双鞋补了很多补丁。”

机械车间石兆英说:“农村生活有点太苦了,我回家看到大人、小孩有的没有吃的、有的没有烧的,哭哭啼啼的有的人吃不饱,但也有的人吃得很饱,我看不民主。农民都入社,有的农民说,不如不入社。所以农村男女都愿意到城市来,是否应该改善一下农民的生活才对。”

锅炉车间周平华说:“今年五一回山东,看农村生活苦极了,原因是粮食秋收后又枯了,来年三、四月就没有粮食,农民到处去要粮也要不来,结果还得饿着,生活就没有办法搞。”

电工车间刘殿明说:“现在农村生活比城市生活差得远,我头几天回家看了下,他们都早起晚归,中间还不歇息。吃的是地瓜叶、地瓜干等,而且分的粮食还不够。”

铜工车间李献贵说:“往年给四百八十斤而今年给四百斤粮,农民不给工钱,这样对农民,穿、零用钱从哪里来呢?今年八月十五日我回家去一看和工人生活完全不一样,农民吃得地瓜叶和豆饼。”

造体车间王世禄说:“我认为农民和工人的生活大有差距,农民一年只开两回支不应该,应该和工人一样,每月开支。物品分配也不对,如油类等,农民和工人一样的劳动,但农民很苦,工农联盟应该一样才对。”

锅炉车间于贵长说:“工农相比农民生活太差,这对工农联盟来说是不好的,现在大多数的农村姑娘到城市来找工人。现在乡下农民连一文钱都很困难,这样工农生活不平等,建议应把农民生活再提高一步。”(中共大连造船厂委员会整风办公室编:《大字报汇编(摘要)》,第二辑,1957年11月,第165、166页。)

2.虽然工人和农民生活相差太大,但工人的实际生活水平是下降的。

木工车间于作仁说:“我们国家往社会主义走,退回两年来说吧,我是二级工人,每月除生活吃饭以外,还能买27元的料子裤,现在生活赶不上过去了,买不起料子裤。过去大白菜2分,去年八九分钱,党号召增产节约艰苦朴素,不能从人身上节约。国家到社会主义,为什么我们的生活还不够社会主义的生活呢?”

造钳车间张本须说:“我们现在生活没有1949年的生活好,现在我们工人的工资高,但商品价格比1949年的高,物价涨得太多了,不如1949年的生活好。”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言论 右派 右派言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