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普京为何突然恐吓日本?

普京为何突然恐吓日本?

俄军机罕见连续多天绕飞日本施压,阻美军增兵欧洲上演“围魏救赵”。

“王学泰:中国已不存在“侠”与江湖

王学泰:中国已无“侠”

游民造反是生存需要;法制社会不存在江湖;中国文化每200年一动荡。

非常道专访王杰

王杰:老牌浪子的悲情尘世

十二岁被父母抛弃,十六岁在香港当地下赌车手,穷时带女儿吃霸王餐。

林豆豆:林彪是马克思主义者和坚定的爱国者

2011年09月09日 19:3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罗点点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本文摘自《红色家庭档案》,作者:罗点点,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大约是1988年春天,我写的第一本关于爸爸的书《非凡的年代》出版了。不久,有人传话给我,林豆豆看了我的书,说:点点还小,她写的很多事情都是听大人说的。虽然我听出这话对我未加掩饰的轻蔑,但我同时感觉到,豆豆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她有话对我说。我一时拿不准自己能不能在和林豆豆见面的时候保持镇静,因为按常理,林彪一家怎么也应该算我们家的仇敌了。而且,“九一三”事件已经过去17年,毛泽东离开人间12年,我爸爸去世也已经10年了。事情过去了这么久,豆豆能告诉我什么呢?我犹豫了很久,后来还是耐不住想和她谈谈的愿望,决定和她联络一下。豆豆在电话里的声音稍显紧张,但是她很迫切地与我约定了谈话的时间。在等待她出现的那个晚上,我发现自己也紧张起来。算起来,我们已经20年没有见面,这20年的时间里,我们两个家庭像处在翘翘板的两端。当林彪在“文革”中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在阴谋和痛苦的深渊中挣扎。她的父母和弟弟在温都尔汗机毁人亡则成为我们后来改变命运的原因。听说她在林彪出逃的时候向周恩来报告,才使毛泽东等人在事件发生的当时掌握了基本情况。但对豆豆来说,她在生死存亡的时刻为什么选择“背叛”?一向柔弱单薄的她,得知家庭成员惨死的消息后怎样理解自己的“背叛”?又怎样熬过至今为止的所有日日夜夜?

我家门上响起小心翼翼的敲门声,门开处,黯淡的灯光下站着一个身材中等的男人。我微微有点吃惊,正待询问,一个瘦削的身影从这人的身后闪出来。一个声音说:“点点,还认识我吗?是我。”

这之前我在发愁,见面不知称呼她什么好,因为她在电话里一直用的是化名。而按照20年前的规矩称呼她豆豆姐姐,对我来说又感觉非常的陌生和别扭了。听见她的招呼,看见她与我记忆里的形象相去不远,我觉得自己一下张得开嘴了。我不太费劲地说:“豆豆姐姐,请进。”

第一声招呼打过之后,一切都好像变得容易些了。

豆豆的变化不大,还是那么瘦小,眉眼之间还是那么清楚地告诉别人她是谁的女儿。只是她的衣着和头发在两侧梳成两条长辫子的样子显得有点过时,让我不太舒服地想起六七十年代。我注意到她在走进我家的客厅时,尽量不被人注意地打量各扇门后面的情形,她甚至微微停下脚步屏息静听了一刻,仅仅一刻,但我这小小三室一厅中的所有动静一定已在她的耳中了。

豆豆说:“你写的书我看了。”

我无言,等待她说下去。

“你那时候还小,很多事情你大概都是后来听大人们说的。”

果然和传话人说的几乎一字不差。我仍然无言,等待她入题。

豆豆开始了她的叙说,我尽量不打断她,尽量从她稍显凌乱的话语中摸索着她的思路。

她说:“1965年我们知道上海会议要打倒总长,我们都很吃惊。我们根本不知道。”说林彪后来终于知道了,“心里很难过,还流了泪。很冲动地说要和主席当面谈”。

她说她很怀念我爸爸:“罗总长一直很关心我和我的工作。”说这话时她的语气很真挚。

我问她叶群到杭州找毛泽东告状并带了林彪写给毛的信的事。豆豆说:“叶群办了很多坏事,她不能代表林彪。”还说林彪是“一直信任总长的”。说“总长所以有感觉”是因为“叶群在他们的关系里也起了坏作用”。她还说:“但我们是一直做团结工作的”。后来我发现,豆豆在她的谈话里从头至尾保持了这种风格,一是对某些关键问题不做正面答复,但总能不失时机地明确表示自己的看法。二是使用“我们”这个模糊的人称代词,有时候好像是指她自己,有时候像是在指她和林彪,还有的时候让人觉得是某些神秘的人甚至是某层组织。比如她说到“九?一三”事件的时候,就说“我们对这个事有觉察,就一一找驻地工作人员谈,要他们防范”。我问她:“‘我们’是谁?”她说:“是林办里一些我们平常有相同看法的人,都是有经验的干部。”但是有一点很清楚,这个“我们”里绝不包括叶群,她提到叶群的时候总是非常确实地使用叶群这两个字。而且反复说:“叶群这个人政治品质不好,投机心理强。”

我问她“九一三”事件是不是她先向周恩来报告的。她说是。我又问为什么。她说林彪是个马克思主义者的同时更是个坚定的爱国者,他根本不会同意离开自己的祖国,林彪是被迫登上飞机的。我的脸上一定是露出了不相信这种说法的表情,于是豆豆开始比较连贯地叙述这段往事。

豆豆说,1971年9月12日晚上,为了不引起注意,叶群让她和张清林举行订婚仪式。工作人员都在北戴河中直疗养区的96号楼看电影,林立果从北京带着一架空军的三叉戟飞机来到。豆豆问他北京情况怎样,林立果含糊地说那帮人成不了气候,还告诉豆豆,明早可能飞广州,要她准备一下。豆豆说在这之前,她和老虎谈过一次话,知道他们认为毛泽东南巡以来的形势对林彪非常不利,老虎有到广州,并把林彪和“黄吴李邱”都弄到广州去的想法。豆豆劝他不要这样做,但老虎说,林彪已经时间不多,不被整死也得被拖死。后来林立果自己去了北京,豆豆便和驻地工作人员一一谈话,让他们做好各种防范工作,保护首长的安全。这次豆豆听老虎说要去广州,就知道事情不好。她回去告诉张清林如有人来找,就说她上厕所去了,然后,她跑到离96号楼不太远的8341警卫部队的驻地,对副团长张宏说,林立果要劫持首长飞往广州,要张宏转报中央和周总理。张宏一开始没把她的话当真,以为他们姐弟之间闹意见,还劝了她半天。直到她第二次跑来报告,张宏才半信半疑地要通了当时8341部队长张耀祠的电话。这时候,豆豆已经第三次十万火急地来报告了。豆豆说,为了使叶群和林立果带走林彪的事情不能得逞,我们还向警卫部队提出了具体预防措施:让一辆大卡车把路封锁,如果还是堵不住就封锁去机场的路。豆豆说,我们的防范措施当时警卫部队的领导都答应了,可是当林立果和叶群把林彪带上车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没有人去做,致使林彪的车一直冲到机场。豆豆说,为什么北京迟迟不答复我?为什么他们答应拦截却又不拦截?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罗瑞卿 林彪 九一三 文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