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胡乔木61年给毛泽东电报:韶山地区死人严重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参与 评论

我们原听说邻近韶山的原东郊公社现龙洞公社死人情况严重(从一九五八年十月到一九六一年三月,三个大队死七百零七人,占现有人口百分之十三点五),拟去该处调查。

第一,工分值降低了。在一九五七年,每个劳动日的工值是九角四分。今年该队包产每亩五百三十斤,包农业用工一千四百六十六个,每个劳动日的工值应合六角九分(摊上大队供给部分为九角六分),但是由于加上食堂用工一千八百一十二个,工值就降低到三角二分(摊上大队供给部分为五角九分)。

第二,一九五七年家家养猪喂鸡,全队共有五十四头猪,一百多只鸡。现在全队只有四头猎,十一只鸡。

第三,一九五七年,每家全年可积地灰(即柴灰)七八担,多的有十四五担。现在食堂烧的整庄柴,不出灰,只抵上过去一两户积的地灰。

第四,食堂烧柴浪费大,每人每天平均二十斤,家里还要烧一道。过去自己煮饭,每人每天平均五六斤,多数是烧柴屑子。

根据群众的要求,公社党委书记毛继生同志宣布同意旺冲生产队不办食堂,并提出了在分散时要注意:一、不影响当前生产;二、不影响生产队的集体经济;三、对困难户的生活,要妥善安排。生产队的干部和群众都兴高采烈,一连几晚自动开会,讨论散食堂以后的一系列具体问题。据群众说,热烈的程度,相当于土地改革和合作化高潮。他们说:“这样的会,就开通晚,也不会打瞌睡。”

经过反复的讨论,许多复杂的问题,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第一,房屋问题。一部分社员提出,在散食堂之前,应该首先解决房屋问题,否则在自己家里不便作饭,不便养猪,更不便在屋前屋后种植树木。过去由于办食堂,集中住,房屋住乱了,变动面占到百分之三十以上,原主不能回原屋,就是住在原屋的人,也不能保障自己的所有权。家家户户都不定心,所谓“鸡不在自家窝里不生蛋”,不但房屋无人修理,屋前屋后的作物也受到了破坏。

这个看来很复杂的问题,经过群众讨论了一晚就解决了,全部房屋的所有权都固定下来了。解决的办法是:大队退还房屋七间,四户原主回原屋(搬到外队的两户),一户用退赔款一百零五元买一间屋,一户暂时租用别人的屋,由大队出材料和生产队帮助在最近盖屋。

看来,过去拆屋的退赔款,应该尽速退还给群众,以前规定把这笔款项集中在大队手里,并没有好处。据毛继生同志说,有的大队已经把这笔钱挪作他用了,这个大队虽没有花掉,但也没有积极帮助群众解决房屋问题。群众在这个问题上,认为政府说话不算数。

在逐户妥善安排以后,群众提出了“屋必有主,主必有权”,并且要求颁发房屋证。当场就有几户社员请求大队批准砍伐木料,搭盖和修整房屋。

第二,食堂的菜土问题。现在参加食堂的,每人可以有一分菜土,不参加食堂的,每人就只有五厘自留土,而且食堂占的,又尽是屋前屋后的好土。群众对这一点很有意见,说:“手掌是肉,手背也是肉”,“都是一个娘生的,为什么两样待遇?”

这个食堂的菜土,有二亩五分。经过社员讨论和领导批准,决定将这些菜土和社员远距离的自留土进行了等量交换,并且包给社员经营,大家才勉强同意。我们想,不办食堂而又不经营商品菜生产的地方,可以考虑把百分之七的自留土,全部分配给社员。因为现在食堂占有的菜地,都是高级社时代社员的自留土。在有条件集体养猪的生产队,可以保留一部分饲料地。

第三,柴山问题。过去破坏山林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没有划定社员的自留山。这个问题,经过群众讨论之后,决定作如下解决:一般以高级社的自留山为基础划分自留山,对搬出搬进的户,作个别调整。自留山每人平均一亩左右。当天,社员就去看山立界,并且公议,从即日起,任何人不准乱砍树木,违者处罚金五元至十元,谁检举,就奖给谁。这几天来,果真停止了乱砍树木的现象。

第四,养猪。食堂的四头猪,其中两头架子猪,转为生产队所有,交社员喂养,年底出栏,除了归还现在的重量之外,长秤部分每头猪定额交给生产队净肉十三斤。两头小猪,公议价格,卖给社员喂养,价款转归生产队所有,作为生产资金。

第五,鱼塘。食堂原有鱼塘三口,这几年没有放鱼。这次决定,鱼塘转归生产队所有,当晚公议,今春放鱼二千尾。第二天就去买鱼苗。

第六,茶蔸果木,数量不多。公议随自留土,即土地为谁所有,茶蔸和零星果木亦归谁所有。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韶山 乔木 生产队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