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庐山会议毛泽东批彭:百团大战不请示 伪君子

2013年12月11日 08:1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李捷 于俊道

周小舟、周惠、李锐都说:会议上空气太紧张,叫人不能说话,一些问题不能辩论清楚。

主席说:要容许辩论、交锋,让大家把话说出来、讲完讲透。小舟等又说:“湖南集团”的提法,有压力,希望能给以澄清。主席说:可能是有点误会。又说:我和你们湖南几个人,好像还不通心,尤其和周小舟有隔阂。

主席又把话引到他在遵义会议前,怎样争取张闻天、王稼祥等。主席要小舟“不远而复”。主席谈遵义会议,分明是要我们回头,与彭德怀划清界限,希望我们“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但我们的思想问题没解决,又都不会作伪,所以我们的表现可能使主席失望。

这次谈话,尽管主席对我的指责颇重,但空气不紧张,能让我们说话,感不到压力;即使说的话让主席不满,他表示不同意时,态度也不严厉。所以我们的心情较好。我甚至还有点轻松感:到底有个机会,把话直接向主席说了。

7月31日和8月1日两天,毛主席在他住处的楼上,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批判彭德怀。连中午都不休息,午饭就是吃包子充饥。参加的人员有少奇、恩来、朱总、彭总、林彪、贺帅、彭真等同志,又通知我和二周及李锐四人列席。

主席主持会议,讲话最多,从历史到理论,长篇大套,我无法记述。讲理论,主要是说彭不是马列主义者,思想中有不少封建的、资本主义的东西,是个经验主义者。其中也提到:彭是劳动人民出身,对革命有感情;要革命还是好的,寄予希望。讲历史则是批彭德怀在几次路线斗争中所犯的路线错误,说彭和他的关系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彭说是一半对一半。主席仍说是三七开。

谈到彭的“意见书”时,主席说:信上说“有失有得”,把“失”放在“得”的前面,反映了彭的灵魂深处。又说:我们没有经验,没有“失”如何能“得”,胜败兵家常事,要保护群众的革命积极性,不能泼冷水,气可鼓不可泄,要反右倾。又说彭:你讲“小资产阶级狂热性”,主要锋芒是向着中央领导,你是反中央、攻击中央。你的信是准备发表的,目的是用来争取群众、组织队伍。你要按照你的面貌改造党和世界。以前历史上许多重要问题,你都没写信,这次写那么长。对你那些挑拨的话要顶回去。

彭说:我过去在江西也给中央写过长信提意见,这次信是供你考虑,并没想发表。

主席又说:你过去挨了批评,心里怀恨。我们同在北京,连电话都难得打,打几次,没打通,就“老子跟你不往来”。在香山你找我,因我睡觉习惯特殊,警卫员说未起床,你就拂袖而去,不谈了。高、饶事件你陷得很深,你以后会怎样,也难说。

彭说:我过去追随王明、博古路线,1934年1月、2月间就转过来了,曾和黄克诚谈过,还得请主席来领导。我今年61岁,以后还能有什么呢?

朱总司令发言温和,主席说是“隔靴搔痒”。

林彪发言说彭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说彭自己有一套纲领、路线,独断专行,攻击主席,用心很深等。这个发言很厉害,以后成了定性的基调。

其他同志多是举个例子,说明彭德怀有问题,表示同意主席意见。

毛主席还说道:整人就是要整得他睡不着觉,要触及灵魂深处。说彭:你组织性、纪律性很差,你有个说法:“只要有利于革命,专之可也。”打朱怀冰等,时机紧迫,还可说:“专之可也。”打百团大战,为何也不先报告请示一下?人们说你是伪君子,你历来就有野心。我66岁,你61岁,我会死在你前头,许多同志都对你有顾虑,怕难于团结你。

主席最重要的话是说:你们这回是站在右倾的立场上,有组织、有准备的进攻,其目的是动摇总路线、攻击中央领导。毛主席甚至还提到解放军跟不跟他走的问题。

我不能不表态说几句话,我说:我和彭相处久了,许多事都看不清楚。中央苏区后期,他说过还是要请主席来领导,我认为他不是不能辨别正确和错误。他的个人英雄主义我有感觉,今天的会使我认识更全面。希望彭能冷静地听取批评,常委领导同志讲的话,都是好意帮助,等等。

会后,主席把我们四个列席的人留下,又谈了一阵,要我们别再受彭的影响。特别对周小舟寄予希望,要他“迷途知返”。这一串的会议给我的感觉是:主席要教育和争取我们回头。虽然我被认为是彭的亲信,绝对脱不了身,但那时似还没有要定为“反党集团”的迹象。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庐山会议 百团大战 伪君子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