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美国学者揭秘:毛泽东晚年曾考虑过让江青继位

2013年11月12日 09:16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张雄

人物周刊:毛泽东去世将近四十年了,对其评价仍存在争议。你认为原因何在?

特里尔:毛泽东对中国现实的影响未必是直接的,而是影子式的(shadowed the situation not influenced),因为党的政策的制定需要平衡他的错误和伟大之处。

人物周刊:但是毛的错误跟现在的执政者关系已经不那么密切了。

特里尔:你说得对。但是,还有一个危险,如果你攻击毛,会有一种危险,就是重新走上当年苏联对斯大林的那种攻击的路线。而这对我们政权的合法性会造成一定的冲击。

“文革”最基本的错误是个人崇拜

人物周刊:你觉得毛泽东有“敬畏”吗?

特里尔:他说他是无法无天的人,他只信仰自己的意愿。他曾经敬畏很多人,但都是仰望他们,然后推翻他们,然后又重新回来敬仰。包括孔子,包括他的父亲。当然,他的这种态度也延伸到了刘少奇身上。60年代,毛泽东有一种非常厌恶政权的想法。当时他不愿意当这个国家的领导人,甚至不愿意跟其他国家的人握手。在刘少奇当主席后,有人称刘为“主席”,但毛泽东身边的人,或者就是他本人说:不能有两个主席。1965年,接见文化部长的时候,刘少奇就在毛旁边,但刘少奇一句话都没说。毛泽东对部长说:人民喜欢我,但是我没有继承者。我不知道刘少奇对此怎么想,但对于你的问题,当毛泽东说自己没有继承者的时候,这就是表现他没有任何敬畏。

人物周刊:毛身上有哪些东西是你至今仍感到困惑的?

特里尔:很多。比如他和杨开慧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74、75年的时候,他在江青和邓小平两个继承人之间摇摆,一直不做决定。有些人觉得这是一种策略,我不是很认同。我很疑惑的是,在这个时期,毛泽东一直在绕圈子是为了什么。我还很想知道,江青的女性魅力有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还有一个困惑就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毛为什么把莫斯科和华盛顿两方都得罪了。因为他是一个领导者,但在这方面他的做法不像政治家,可能做了些对国家不利的事情。以后如果地下遇到毛泽东,我想我可以问问他。

人物周刊:现在有些中国人似乎希望回到文化大革命,你怎么看?

特里尔: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很自然的。中国很大而古老,总是有人想回到过去的传统中。在毛的时代,很长时间内鸡蛋都是一角一分钱,其实这是不符合经济规律的。80年代经济出现一些波动(鸡蛋涨价),有些人想回到过去,可能就是因为物价问题。如果我是一个年轻人,对于文化大革命知道一点,但不是很多也不深刻,我可能会想回去:不上课啦,跳上火车去北京啦,为什么不呢?但所有的中国人应该了解文化大革命的本质,那时毛泽东不是作为一个人而存在,而是作为一个神。他甚至自己要求成为神。这对于一个政党来说,是不能接受的行为,这也不是一个正义的行为。这是文化大革命最基本的错误,就是个人崇拜。那些想回去的人,认识到了这种错误吗?

人物周刊:你在书里有一句话,“对于毛泽东来说,社会主义是一种道德,不允许在最后的胜利中被扭曲。”这句话怎么理解?

特里尔:关于毛泽东有件有趣的事情,毛对斯诺说他从8岁就讨厌孔子的思想,但他认为社会主义应该是“道德式”的。他也认为社会和国家都需要社会主义的模式。因为孔子提到“大同社会”,这是一种很道德的方式,虽然毛不赞成。西方的社会主义浪潮认为社会的统治应由一个阶级,或者很有效率的政府管理方式来进行,不像中国这样道德性的大同社会的方式。

人物周刊:毛泽东到底是一个有安全感的人还是没有?他发起了很多运动,总觉得周围有敌人。但1948年他在河北,部下报告他的住处即将被轰炸,他完全不以为意,最后被部下抬走的。

特里尔:这是非常有趣的一点。在河北事件之前,1920年代的时候,也差点被人抓住。毛泽东恐惧的地方主要在于被别人挑战,挑战权威性。

国家不能完全没有理性

人物周刊:你觉得毛在临终时对当时国内的状况满意吗?

特里尔:不满意。他说他只有两个成就:战胜蒋介石和日本,以及文化大革命。他在以前总是频繁地说,自己有很多没有做到的事情,他很不满意。但对于文化大革命,他是满意的。

人物周刊:他对哪些不满意呢?

特里尔:改变中国的方面。

人物周刊:他已经让中国翻天覆地了呀。

特里尔:他如果真的像他想象中那样翻天覆地的变化的话,他不会在中途停留。那也是一个谜,为什么他半途停止了文化大革命,因为他也觉得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么满意。上海的张春桥姚文元两个人去见毛泽东,提到文化大革命应该像法国的巴黎公社那样,建立“上海公社”。毛泽东说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主意,他说我们如果像法国大革命这样,国家完全没有理性这是不可能的。他不愿意再往前走了。

人物周刊:你觉得他的变化有原则的吗?

特里尔:在面对苏联的问题上,他提出过修正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等等说法,这些词凭空出现,后来又凭空消失了。这种跳跃性思维也让他取得一些成就。比如在井冈山,他为了鼓舞自己的势力,或者说有一个自己的地盘,他甚至会和当地的一些军阀联合。

人物周刊:你觉得如果毛能看到现在的中国,他会对哪些地方满意?

特里尔:我写少年毛泽东时也提到,毛泽东是非常喜欢日本的,他说我想把中国建设成日本那样现代化,但他为了实现现代化,用了25年来打这个基础,就是统一问题。他做了这样一个准备,但在摧毁旧社会之后,他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做。我想他如果能看到现在,他会觉得实现了现代化。因为他本人不知道怎样做得到。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毛泽东传 特里尔 1970年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