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周恩来临终前因何事用请求的口吻“拜托”张玉凤?

2013年10月08日 08:31
来源:文史博览 作者:廖春梅

核心提示:写罢这封信后,周恩来又以请求的口吻,给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张玉凤附了一张便条。玉凤同志:您好!现送十六日夜报告主席一件。请你视情况,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时(候),念给主席一听,千万不要在疲倦时念,拜托拜托。周恩来

本文摘自:《文史博览》2012年第2期,作者:廖春梅,原题为:《周恩来最后心愿:写个像样的总结》

1975年6月间,被病痛折磨的周恩来已经瘦得皮包骨,体重只剩下61斤,在病榻上强撑着起来,用颤抖的手提笔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

主席:

问候主席,您好!

我第三次开刀后,这八十天恢复好,消化正常,无潜血。膀胱出血仍未断,这八十天(从三月二十六不到,但较去年十一月十二日到今年二月四日(中间还去主席处五天,一月开全会共两次),共八十多天只有13cc,还略多:那八十多天只有增生细胞二次,可疑细胞只三次,这八十天却有坏细胞八次,而最后十天坏细胞三次,所以我与政治局常委四位同志面谈,他们同意提前进行膀胱照全镜电烧,免致不能电烧,流血多,非开刀不可,十五日夜已批准。我现在身体还禁得起,体重还有六十一斤。一切正常可保无虞,务请主席放心。手术后情况,当由他们报告。

为人民为世界人为共产主义的光明前途,(原文如此)恳请主席在接见布特(即波尔布特,时为柬埔寨共产党总书记)同志之后,早治眼病,必能影响好声音、走路、游泳、写字,看文件等。这是我在今年三月看资料研究后提出来的。只是麻醉手术,经过研究,不管它是有效无效,我不敢断定对主席是否适宜。这段话,略表我的寸心和切望!从遵义会议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谆谆善诱,而仍不断犯错,甚至犯罪,真愧悔无极。现在病中,反复回忆反省,不仅要保持晚节,还愿写出一个像样的意见总结出来。

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来

1975.6.16.22时

写罢这封信后,周恩来又以请求的口吻,给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张玉凤附了一张便条。

玉凤同志:

您好!

现送十六日夜报告主席一件。请你视情况,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时(候),念给主席一听,千万不要在疲倦时念,拜托拜托。

周恩来

1975.6.16.22时半

1976年1月7日,周恩来的病情继续恶化,气息已变得十分微弱,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医疗组成员、护理人员等昼夜守护在病房,随时准备抢救。

深夜11时,弥留中的周恩来从昏迷中苏醒。他微睁双眼,认出守在他身边的吴阶平,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了。你们还是去照顾别的生病的同志,那里更需要你们……”这是周恩来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周恩来 1975年 齐风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