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黄维功德林往事:把《毛泽东选集》撕作手纸用

2013年06月19日 10:31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作者:黄济人

核心提示:昔时的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如今的中央人民政府水利部部长傅作义也专门给杜聿明写信说:“记得当年我在北海为你去葫芦岛饯行,空中突然飘起鹅毛大雪,我说兆头不好,天都哭了,你说天不佑我,厄运将至,国民党不亡没有天理。如此看来,老兄今日所写,不过昨日所想,却不得对外人言罢了……”

本文摘自:《文汇读书周报》2013年6月14日第4版,作者:黄济人,原题:《国民党高级将领大陆新生记》

周恩来:“你们的身份是国家干部,你们的职务是文史专员。”

邱行湘身穿蓝咔叽中山服,拎着黑色公文包,又一次走进“总统府”。“总统府”大门的花岗石柱头,残存着几个弹洞,那是1949年解放军攻克国民政府首都南京时留下来的。几个弹洞旁边,高悬着一块吊牌,吊牌上写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委员会。邱行湘但凡上班,这是他每日必见的情景。可是,不知为什么,今天他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之所以今天的感觉有些异样,那是因为在他的案头,摆放着一张昨天的《人民日报》。报纸第四版右上方,刊登着一篇提到他名字的署名文章《回忆洛阳战役》,而文章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率部攻打洛阳的解放军战场最高指挥官陈赓。就是说,当往事已经成为历史的时候,对于过去的记忆却成了生活的现实,这是他不曾想到的。

邱行湘不曾想到的,更多的还是《回忆洛阳战役》中他所不知晓的事情。陈赓在文章里引用了毛泽东致洛阳前线指挥部的电报,邱行湘没有想到这位共产党领袖会亲自拟定那场战役的作战计划,并把是役称为“人民解放战争中,夺取大城市的第一场硬仗”。

硬仗之硬,邱行湘心中有数。

邱行湘还记得,被俘后的第二天上午,在解放军设在洛阳中学以南一座废墟里的某旅司令部里,他受到陈赓的召询。陈赓当时的身份是兵团司令,可是身穿和士兵一样的灰布军衣,这倒使他感到有些意外。因为陈赓这个名字,连同这位共产党战将的传奇,诸如在二次东征中救过蒋介石的命、百团大战中砍过日军旅长的头,在国民党高级将领里是无人不晓的。

陈赓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邱行湘。他的参谋拿出一张邱行湘的照片,陈赓看看照片,又看看邱行湘,然后吩咐立即给邱行湘头部的伤口换药。坐定之后,陈赓说:“你就是邱行湘,我知道你,黄埔五期的。我们是同学,我叫陈赓。”邱行湘赶紧说:“久仰,久仰!你是黄埔一期的,我的学长。”“你是哪里人?”陈赓问。“江苏溧阳。”“溧阳?”陈赓说,“那里是我们新四军老根据地呀!”“是的。”邱行湘讨好地说,“我家是贫农,新四军军长陈毅先生在我家住过,你问问他就知道了。”陈赓笑了笑:“如果真是这样,从我们共产党人信奉的阶级论来说,你的家庭成分倒还不错。可惜你是在为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服务,而且成了他们死心塌地的帮凶……”

邱行湘缠满绷带的脑壳慢慢低垂下来。

邱行湘最不会忘记的,是那天陈赓的临别赠言,虽然这些话语他当时并没有完全听懂———“如今我们解放了洛阳,解放了这里的人民,也解放了你。共产党的宗旨就是这样: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所以,我们要把你送到解放区,希望你在那里接受教育,认识过去,求得人民的谅解。”

当日下午,邱行湘迈着沉重的脚步,揣着求生的欲望,黯然神伤地离开了他发誓要与之共存亡的洛阳。他的身后,紧随着解放军的一位军官和十几名战士。

邱行湘完全走出阴影,从他被俘那天算起,整整走了十一个年头。

被押解到解放区后,他走进位于河北省武安县黄埔村的解放军第二野战俘训练班。训练班随后迁至石家庄附近井陉河边的一个村子里。新中国成立不久,他走进北京德胜门外一个叫做功德林的庙宇。清朝末年,这座庙宇被改建为一座监狱;民国四年,北京军阀段祺瑞执政期间,司法总长罗文平最终完成了这座监狱的全部建造,这就是著名的第二模范监狱。新中国成立以后,功德林直属国家公安部管辖,称作北京战犯管理所。1959年12月4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执行的首批特赦蒋介石集团战争罪犯大会,就是在功德林大礼堂举行的。法官宣读完国家主席刘少奇为建国十周年而颁布的特赦令后,宣读了获赦人员名单:“杜聿明、王耀武、曾扩情、宋希濂、陈长捷、杨伯涛、郑庭笈、邱行湘、周振强、卢濬泉。”法官最后说:“以上人员,改造十年期满,确已改恶从善,现予释放。从宣布之日起,给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权。”

[责任编辑:詹凯西] 标签:辽沈战役 杜聿明 国民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