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习仲勋文革遭万人批斗 仍竭力保护自己“异姓兄弟”

2013年06月14日 14:42
来源:文史天地 作者:殷为昭

田屏轩在习仲勋的影响下,广泛交结了不少共产党和红军著名人士,十分支持国共合作抗日。大凡习仲勋到田屏轩位于旬邑县政府的家里来访,晚上大都留宿。他们俩人晚上睡在民国旬邑县政府一张火炕上,谈乡谊,话各自自富平一起分别后的情况,谈得最多的,是国家民族抗日前途。田屏轩还派自己信得过的保安队员在他的卧室门外站岗放哨,保护习仲勋安全。习仲勋给田屏轩和旬邑县保安团团长马宏德做工作,给关中分区送来长短枪二十五支,装备了分区部队。旬邑县保安团驻武家堡一个班长,扛着一挺机关枪投奔关中分区。田屏轩曾经多次要求入党,习仲勋经过慎重考虑认为,田屏轩留在党外贡献更大!到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后,红四师进驻旬邑,宣传抗日主张。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旬邑县成为当时全国罕见的国共合作抗日模范区,国共两党军队在旬邑县分区设防,和平共处。关中特委独立营进驻旬邑,在县城驻扎有营部和两个连;杨虎城部队在县城驻扎有三个连以及一个保安分队。田屏轩亲自组织欢迎独立营进驻旬邑。两党部队和平相处,携手宣传抗日,为建立县、乡(镇)抗日救国会做出了积极努力。习仲勋曾回忆:“虽然国民党的政权仍存在,但我们的政权组织也秘密地建立起来了,公开的名义叫做‘抗日救国会’”。

正是有了田屏轩等开明人士和各界群众的支持,“习仲勋和关中特委经过半年多艰苦工作,守住了陕甘宁边区南大门,使这个关中根据地迅速壮大,为抗日战争作了必要的组织、思想和物资准备;同时,开展的抗日救亡活动,进一步发动了各界人民群众,掀起了关中特区抗日救亡运动的新高潮,推动了关中特区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使这里与陕甘宁边区一起,最终成为八路军敌后抗战的大后方”。

在1937年8月,关中特委改为关中分区后,彭德怀贺龙、肖克等经过旬邑赴山西抗日前线时,接见了田屏轩。1938年7月,陕北公学在旬邑设立分校,总校甚至在1939年1月迁来旬邑。

不顾自身逆境,习仲勋竭力保护少年同学

田屏轩和习仲勋结成国共抗日统一战线,引起了国民党政府的嫉恨,甚至差点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在1938年春节后,田屏轩被调离旬邑,担任华阴县县长。他在华阴县当县长期间,在家建地道,保护地下共产党员。

田屏轩后来相继担任武功县、乾县等县县长期间,创办学校,监修县志,为文化教育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新中国成立前夕,他坚决脱离了国民党政府,冒着生命危险,率全家从当时胡宗南严密控制的城固县北上,返回故里富平。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百废待兴。田屏轩在习仲勋的介绍下参加革命工作。就在田屏轩工作和生活渐渐走上正轨的时候,一场横祸飞来。

在1962年9月中央工作会议和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康生煽动诬陷小说《刘志丹》是“利用小说反党”,习仲勋等同志也被无辜株连,被打成反党集团。1962年9月22日,康生负责的“习仲勋专案审查委员会”成立,康生伙同江青大兴一场株连甚广的“文字狱”,到处派人外调,对涉案人员进行迫害。

1964年,在西北农学院担任总务科长的田屏轩,因少年时代是习仲勋的同学,青年时代在旬邑县和习仲勋结成抗日统一战线,新中国成立之初在习仲勋手下工作,被所谓的“习仲勋反党集团案”牵连遭审查。

当时正逢暑假,康生指派到陕西的爪牙数人,在西北农学院每天二十四小时搞车轮战,轮番审查田屏轩,不许他睡觉休息,逼他交代和习仲勋的关系等问题。田屏轩不愿意说违心话,为同学落井下石,决定自杀。他给妻子写的遗书中谆谆告诫:“我给党委已写信,把你和儿女都交给了党。请你们热情地拥护党,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党一定会收留你们的。”“我跟党十五年,忠心耿耿为党工作,没有什么问题……”在8月的一天,田屏轩趁看守松懈,逃了出来,跳进渭河高干渠自杀。

1967年在八九月的一天,习仲勋同志被军管人员押送到西北农学院接受批斗。当军管人员将习仲勋同志交给西农红卫兵后,他的脖子上立刻被戴上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彭高习反党集团头目习仲勋”。习仲勋的两只胳膊被两个红卫兵向后反扭着,并被揪着头发,“坐上”“喷气式飞机”押上了台。就在数万人的喧嚣声中,习仲勋镇定自若,大气凛然,回答造造反派的种种诬蔑陷害的不实之词时,他声如洪钟,铿锵有力。西北农学院造造反派抛出了“重型炸弹”,习仲勋包庇“历史反革命分子”田屏轩。习仲勋皱了皱眉头,略微作了一下思考后说:“噢!田屏轩嘛,是我富平小学的同学,30年代初,他是旬邑县的县长,我在旬邑搞地下工作时对我们有过帮助。解放后,我在西北局工作,他来找我,我介绍他到西北民大学习。以后再未见过面。”习仲勋自己虽然处在泥泞中,但依然珍惜友情。

不忘同学贡献,习仲勋力主为田屏轩彻底平反

1978年4月,殷为昭当时在杨陵中学担任教师,从报纸看到习仲勋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南下广东主持工作的消息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写信给担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习仲勋,反映他岳父田屏轩的冤案。不久,他就收到习仲勋的回信,说已经给陕西省委写信,要求给田屏轩平反,并勉励殷为昭说:“当年我们国家、我们党内出了坏人,正气一定战胜邪恶,真理永远是真理。你们要继续为党为人民做出贡献。”

当时,陕西省委将习仲勋的信,转给了西北农学院要求给田屏轩平反。但该院仅仅给家属八百元抚恤金,推托说无力平反,自然也不给家属安排工作。

殷为昭感叹地说,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全国平反冤假错案,他为了岳父田屏轩平反的事情,工作之余跑遍了陕西省各级部门和西北农学院,但都迟迟无法平反。

1984年12月下旬,殷为昭为给岳父田屏轩平反之事,请假带着两个内弟去了北京。殷为昭回忆说:“那天是1985年1月7日,北京的冬天格外寒冷。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习仲勋,在他家里接见我,我感到心里热乎乎的。习老格外平易近人,和我们整整交谈了九十分钟!习老当时十分理解我们的困境,提了三点要求:一是给来访人员路费;二是给陕西省委写信;三是要求给田屏轩彻底平反,并给遗属出路。”殷为昭说,他带上习老的书信,回到西安,交给了陕西省委。

殷为昭回忆,他从省城西安回到陕西杨陵仅仅几天,就接到陕西省委电话,说给田屏轩彻底平反。速度之快让他十分惊喜。在1985年初,西北农学院召开大会,给殷为昭岳父田屏轩彻底平反。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习仲勋 文革 田屏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