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习仲勋文革被红卫兵批斗:游街示众后失去听觉

2013年05月27日 11:17
来源:长江日报 作者:孟德强

核心提示:这次游街示众后,习仲勋的右耳失去了听觉。当天下午,我领他到学校医院检查,大夫用耳镜认真检查后告诉我们:“鼓膜完好无损,内耳无器质性病变,也未见炎症。”初步诊断为神经性耳聋,建议他去陕西省医院作进一步诊治。

本文来源:《长江日报》2013年3月15日第3版,作者:孟德强,原题:《习仲勋“文革”蒙难详情》

机缘巧相识

西大当时有相互对立的两大“造反”组织——“西大文革筹委会”和“西大文革临委会”,筹委会势力大,临委会势单力薄。为改变“颓势”,临委会的红卫兵潜入洛阳,半夜秘密抓住下放洛阳、时任洛阳矿山机械厂副厂长的国务院原副总理兼秘书长习仲勋,想以此作为他们取得“文化大革命伟大成果”的见证。

当时,习仲勋和秘书范民新一起住在洛阳矿山机械厂的招待所。他后来告诉我,他被临委会的红卫兵抓到后,被迫换了衣服,戴上口罩,押上火车,装成病人,并被勒令不能讲话。说来事有凑巧,就在西大临委会红卫兵抓捕习仲勋的过程中,康生在接见西安红卫兵代表的会议上明确表示:“西安市大专院校文化革命联合指挥部”是保守组织。此言一出,联指顷刻解体,其旗下的“西大文革临委会”也立时解散。抓到习仲勋的临委会红卫兵半路上突然听到消息,顿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处理,于是把习仲勋带到离西安不远的红安公司(现西安飞机制造公司前身)隐藏起来,一边交工人批斗,一边和筹委会联系,愿意把习作为“见面礼”,以便让自己改换门庭,加入筹委会。筹委会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于是,1967年1月10日半夜在三原县阎良镇的红安公司接收了习仲勋。

车到红安公司,一场批斗会刚刚结束。只见礼堂的舞台下,站着一位50多岁的老人,身材魁梧,体态端正,他就是习仲勋。

“虎”落“半边楼”

返回学校,已是11日清晨。我们把习仲勋交给学校筹委会主任。正准备回宿舍休息,我却被筹委会副主任叫住,他告诉我,筹委会决定把“监改”习仲勋的任务交给我。并对我说,习仲勋是中央早已点名的“三反分子”,只要他留在西大,就说明我校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成果”,只要防止他逃跑、自杀或被对立派学校抢走、偷走,就算我完成“任务”。我不好推托,接受了任务。

筹委会副主任领着我和习仲勋,来到学校3号学生宿舍2楼,在全部上锁的房间中,打开了全层最隐蔽的34号房间。他告诉我,这就是学校为习仲勋安排的住处,并要我搬来被褥,和习同住,随时监督他的一举一动。我们当时住进的3号学生楼,后来被称作“半边楼”。

我从学校红卫兵接待站找来两条棉被,一铺一盖,给习仲勋准备了一个简单的床铺。接着,又从原来的宿舍搬来我的被褥,安置在另一张床上,从此开始两人长达72天同处一室、朝夕相伴的特殊生活。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习仲勋 文革 红卫兵 批斗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