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李小琳:我们家里父亲李鹏与我女儿小名都叫“兰兰”

2013年04月25日 08:39
来源:华龙网 作者: 谭柯 万婧

李小琳:(笑)其实我们家还有一个人小名叫兰兰,那就是我父亲。我奶奶赵君陶,是家中的老九,小名老九。当时,赵世兰和赵君陶姐妹同在一起,工作上互相帮助、鼓励,生活上赵世兰对小妹赵君陶既有姐姐的关怀又有母亲的慈爱。那时赵世兰已有30多岁了,她决定终生不结婚献身革命事业。赵君陶深为敬佩,她与姐姐商定,自己有了小孩,不管是男是女,小名都叫“兰兰”,即用赵世兰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来起名,以表示永不忘记姐姐赵世兰。后来生下一个男孩(即李小琳父亲李鹏),小名也还是遵守约定,用了个女孩的小名叫兰兰(李小琳说着便忍不住笑起来)。

我很小的时候,奶奶带我去给赵世兰姨奶奶拜年,她给的两元压岁钱到现在还留着。后来,我生了女儿,为了却老人们的心愿,更是为了纪念两位革命老人,我们便给女儿取小名叫兰兰。

这次带兰兰回老家,一方面是认祖,另一方面接受教育,让她看看前辈们为了革命所付出的鲜血和生命,让她知道兰兰这个名字的内涵。

重庆商报:回北京后肯定会讲述回老家的经历和感受吧?

李小琳:肯定的。父母2001年回酉阳到现在,已有9年时间。这9年来重庆、酉阳变化太大了。到酉阳通了高速,通了航空,这在9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父亲对重庆是格外关注的,三峡工程、重庆直辖是他们这一代领导人做出的重大决策之一。三峡工程建得如何,重庆发展得怎样,他都非常关注。重庆GDP每年的增幅是多少,财政收入增长是多少,甚至两翼农户万元增收、户籍制度改革、公租房建设等他都了解得非常清楚。

教育情结

李鹏300万稿费捐给教育

重庆商报:我看过您写的一篇文章《长相思》,是写您奶奶、我国著名教育家赵君陶的,文章非常感人。

李小琳:这是一篇纪实性散文,我认为是我写得最好的文章。奶奶在1985年去世,虽然与我一起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是对我人生有着重要影响的人之一。奶奶给了我无比温馨的童年,奶奶经常在游戏娱乐中教我诵读唐诗宋词、四书五经。在奶奶家简朴的四合院,我从小见识了不同类型的人。

爷爷李硕勋28岁被叛徒出卖遇害后,奶奶曾任延安保育院院长,悉心抚养年少的父亲和不少烈士的孩子,奶奶坚强的革命意志给了我深刻的印象。在奶奶的影响下,我看了《牛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名著。

重庆商报:这也是您成立“熏陶”基金来怀念他们的初衷吗?

李小琳:是的。我们一家都有教育情结。我奶奶赵君陶从事教育几十年。我父亲除了重视教育外,还用实际行动支持教育,他用自己的稿费在万州、涪陵都捐建了希望小学。前不久,父亲将他的300万元稿费又捐给中国教育基金会。母亲是全国关工委副主任,经常做关心下一代的工作。

2001年,我筹建了李硕勋教育发展中心,在10年时间里,先后拿出150万元,奖励(或资助)了北京、四川等地300名品学兼优(或贫困)的学生,50名优秀教师。几年前,我开始筹划“勋陶“(取自李硕勋、赵君陶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基金,后经过思考改为“熏陶”基金,希望熏陶下一代,培养下一代。

重庆商报:9月19日对酉阳10名教师、50名学生的奖励,既是回家的一份礼物,也意味着“熏陶”基金的正式启动,是吧?

李小琳:是的。李硕勋教育发展中心过去没有对重庆的师生进行奖励,“熏陶基金”可以弥补这个遗憾了。我希望是每年颁一次奖,主要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和优秀教师,以及资助贫困学生,这也算是爷爷、奶奶爱国家的一种延续。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李小琳 李鹏 女儿 赵世兰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