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哪位高官因是四人帮党羽被开除党籍老死精神病院

2013年04月09日 09:20
来源:党史文苑 作者:王勇

1969年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马天水最初连九大代表都不是。会议中途,张春桥姚文元突然想到了要安排这匹“识途老马”,便临时提名马天水为候补中央委员候选人。当选以后,马天水被连夜召到北京参加九届一中全会。马天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会进入中央委员会,喜从天降,令他激动万分,刚下飞机住进京西宾馆,就急忙写了一封充满感激之情的信件,第二天当面递交到了张春桥、姚文元手里。

1972年,王洪文从上海调到中央,马天水受命主持上海的日常工作。

对邓小平复出心怀不满;邓小平却对其认识不足,惹下麻烦

1973年3月,毛泽东作出了让邓小平复出工作的指示,党中央为此专门发了文件,决定恢复邓小平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并附发了邓小平向中央写的一份《我的自述》。上海市委收到了中央文件,决定向中央发一份电报表示拥护。在讨论中央文件时,马天水说:“邓小平出来工作我可没有想到,他是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里摇鹅毛扇的人物,是党内第二号走资派。这个人我可了解啦,他过去到外地视察,在专列上打桥牌,到了目的地也不下车,让别人在牌桌上向他汇报工作……”

不满归不满,拥护中央决定的电报还是要发。市委办公室起草的电报稿由马天水最后修定,他把自己的语言曲折地塞了进去。电报中写道:“……邓小平同志原是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里摇鹅毛扇的人物,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教育,他决心改正错误并作了自我检查。现在毛主席、党中央对他十分宽大,决定恢复他的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我们表示坚决拥护……”

过了两个多月,上海的几个领导人到北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遇到了张春桥。张春桥在对马天水作小范围谈话时,特地提到了上海市委的那份表态电报。张春桥责怪说:“你们怎么搞的?在电报里还要提什么资产阶级司令部里摇鹅毛扇的人物?”

马天水坐在沙发上,不好意思地用手掌摩娑着光滑的头皮,向张春桥老实交代:“是我们讨论的时候说的,我们对他不大放心。”

“你们真蠢!”张春桥继续埋怨,“写一份简单明了表示拥护的电报不就得了?你们不想想,电报送到中央要印发政治局以及有关同志,邓本人也能看到,他看了会有什么想法?”

“是呀,是呀,我们考虑欠周。”马天水恍然大悟。

不过,张春桥没有发火。马天水心里明白,张春桥的想法其实和自己的看法是一致的,只不过那份电报,白纸黑字,写得太露骨,做法太不高明罢了。

以后,邓小平多次以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身份,陪同外国贵宾到上海访问,马天水接受了那份表态电报的教训,表面上对邓小平十分尊重。

邓小平对马天水与“四人帮”之间的关系估计不足。他想趁着陪外宾到上海的机会,对这个在“文革”以前就熟悉的老干部做做工作,把其从“四人帮”的营垒里分化出来,争取过去。但是,邓小平万万没有想到,这次行动给他带来了很大麻烦。

1975年6月12日,邓小平要陪同菲律宾贵宾到上海访问。6月11日深夜,马天水办公室内红色保密电话响了。电话是王洪文从北京打来的。王洪文说:“马老吗?明天邓小平要陪外宾到上海,他可能会找你谈话,你要有所准备。”

“他要找我谈什么呀?你看我怎么准备?”马天水有些着慌,因为他对邓小平此行的目的确实不了解,中央政治局发生过什么事他也不知道,所以想从王洪文那摸些底细,以便确定自己的态度。

“反正你准备一下学习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材料,着重介绍上海的经验,向他作口头汇报就是了,其他的事不要多谈。”王洪文避开马天水所要打听的敏感问题,只给他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好的,那我准备一下。”马天水迟疑地挂断了电话。王洪文的事先警告,使这匹“识途老马”更加忐忑不安。

6月12日,邓小平到达上海。傍晚时分,刚把陪同了一天的外宾送走,邓小平就叫秘书通知马天水,要他到瑞金花园邓的住处。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马天水 四人帮 1975年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