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揭秘:1966年开始8341部队同时负责林彪警卫工作

2013年03月28日 15:12
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武健华

首先在那里安置了20多位经过长征到达延安,后又经西柏坡随中央机关进城的老红军。他们当年在长征路上,曾为党中央挑过文书档案,为中央领导人做过饭,饲养过马匹,做过大量的勤杂工作,为人民作过贡献。进城后因年纪大、文化水平低、身体有病等原因,不能继续分配工作,就被安置在北戴河,结婚成家,抚养后代,安度晚年。

何明孝在那里主要是做好各项基础设施工作。在北戴河海滨西区建起中直机关避暑区,先后接管了“英国府”、“美国府”以及“吴家楼”等楼房、别墅;进行房屋维修,道路铺设,完善水、电、通信设备及在海滨浴场拉起防鲨鱼网;并根据当时需要,又盖了部分平房。

1956年到1960年,中央办公厅有关部门借北京建人民大会堂的机会,利用剩余的建筑材料和在北京施工的队伍,在北戴河修建了大小会场、俱乐部、餐厅、电话总机房、车库等公用场所。此后,又在联峰山下为林彪新建了一处比较宽大的住房,编号为96,林彪就是从这里仓皇叛逃出境的。

我们一行进入室内,仔细察看了卧室、起居室、会客室、值班室等处。有些地方显得相当凌乱,门窗橱柜有的半开半关,书、报、杂志、信件等到处堆放,有些纸张、办公用品散落在地毯上、墙角边。可以想象。林彪在叛逃时是多么慌乱。

面对眼前这样杂乱的情况。我们开始确定与文件有关的物品,以秘书值班室为中心,逐屋先搜罗集中起来。我们从林彪、叶群的卧室、起居室、书房到会客室以及身边工作人员用房,一间一间地清理,桌子、橱柜、枕边、床下,片纸只字都不放过。

集中以后,我们又仔细进行梳理,分清急缓予以处置。就在我们进入96号楼的第二天,我们清理出一张32开大的白纸,上面用红铅笔写的“盼照立果、宇驰传达的命令办。林彪九,八,”。当时我们只知道这份材料非常重要,马上派专人急送中央办公厅,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中央公布的林彪写的“九八手令”。

接着,我们又把值班电话记录和近期对外来往的书信函件以及与现实斗争有关的材料,一批批送回北京。我们还在叶群用的保险柜里发现军队副军级以上干部名册和全军部队部署情况登记表等绝密文件。后来从工作人员那里知道,这几份绝密文件是叶群在9月11日从毛家湾调来北戴河准备带走的。

林彪在北戴河的文件材料经我们清查后,由中央办公厅机要室派人全部接回北京保管。我们在北戴河十多天的清查任务也就结束了。

我们回到北京,已经是国庆节了。王歆因事换成中央办公厅机要局(与机要室职能不同)处长葛振基。国庆节,我们没有休息就赶到毛家湾林家大院。大院分为两院:西院是林彪、叶群的住所,东院是林办工作人员办公的地方。东院有一幢三层楼房,除几间办公室外,文件、图书都在楼上。文件集中放在二层的一个大间内,按照文件保管的要求,登记、分类、编号,有序地分存在橱柜中。我们对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的文件以及各部委、各单位印送参阅的各种文件基本上未动,只在日常办理的现行文件、材料、案件中查询异常的问题。对这样的材料,我们都是一件件筛过的。因为工作量大,要求急,我们不仅不能休息,还得加班加点。每天搞到午夜前后,在警卫部队食堂吃点挂面、馒头片、咸菜等,填饱肚子就可以了。

这时,在中央政治局直接领导下的林彪专案组已经成立,专案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是纪登奎和汪东兴,他们在中南海怀仁堂办公。我们拣选出来的文件,开始时一件件地送到专案组,后来改成一批三五件地送给他们,其中不少是党内高层干部人际关系方面的材料。

看到、听到的一些新鲜事

“讲文件”

林彪同中央别的首长不一样,自己不看东西,所有的文件、材料、电报等都由秘书选出来以后讲给他听。他则端坐在沙发上或在地毯上踱步。他一边听,一边手里摆弄着一盒特制的高级火柴。他擦着一根火柴后,立即将它吹灭,把刚熄灭了的还冒着白烟的火柴头放在鼻子底下嗅嗅后,就扔在了下边。然后,他又擦着第二根、第三根……地毯上、茶几上,他扔下的火柴杆有几十根了,但还继续擦。连在批件上画圈都由秘书代劳。这种办公的方式,在林办叫做“讲文件”。

“讲文件”有很多要求和规矩。选文件时,要选最重要的;有些可以积累起来,待材料丰富后再专题讲。讲文件时,只能讲大意,不能照文件念,如果照念,林彪听后因紧张而出汗,那就砸锅了。林彪听秘书讲文件,都是由内勤临时去叫,秘书不能擅自闯进去。讲文件,不要敬礼。林彪说:“我一见人敬礼,就紧张,就出汗。”讲文件时间不能长,一天讲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一次一二十分钟,最多不超过半小时。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九一三 谢静宜 速射武器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