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撒切尔夫人挟马岛之威访华不欲放弃香港为何终妥协?

2013年03月25日 08:14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凤凰卫视出版中心

鲁平手里握有中英两国外长交换过的七封信,其中对“直通车”的问题已经达成协议,而且已经写入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此时,面对顽固的彭定康,鲁平出示了这七封信。但令人意外的是,彭定康对此竟然毫不知情。

鲁平:他根本不知道,回过头来问旁边的人“有吗”,那人点点头说“有”。他根本不知道,所以信拿出来以后,他非常被动,没话说。

但是,情况并没有就此好转,彭定康无视两国外长的协议,固执己见,谈判根本无法正常进行。鲁平的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

鲁平:我说了三次“如果你要坚持下去,我们奉陪到底”。我说了三次要奉陪到底,你不衔接,我们就另起炉灶,还是要做到平稳过渡。

这是鲁平第一次与彭定康的正式会晤,也是最后一次会晤。在不欢而散之后,鲁平立刻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鲁平:他上飞机后,飞机还没开我就开记者招待会,把这个情况谈了,说彭定康破坏了“直通车”,破坏了平稳过渡,破坏了顺利交接;他这个政改方案完全是“三违反”: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违反《基本法》,违反两国外长交换的几封信件。如果彭定康先生要这样一意孤行的话,天下大乱,将来历史要写上一笔——我故意用了这个词,说他将来要成为“千古罪人”。这个话我现在还不收回,我觉得他的确是千古罪人,把整个“直通车”破坏了。

随后,中国仍然抱着友好的态度与彭定康进行了17轮谈判,试图挽救“直通车”的安排,以确保“九七”前后香港政治体制的衔接。但是到了第17轮,彭定康单方面中止了谈判,并且在香港立法局强行通过了他的政改方案。此举一出,中方立即另起炉灶,成立了临时立法会,以此最大限度地确保香港回归后的政治稳定。

时间便在双方的智勇交斗中慢慢流逝着。尽管一波三折,然而1997年7月1日这个令人激动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周南和鲁平应邀出席了当晚的典礼。

当时的他们俱已身染重疾。长时间的超负荷工作和不规律的饮食起居已经严重地威胁到了他们的健康,两人先后被查出患上了胃癌。为了工作的顺利进行,两人不约而同地采取了隐瞒的方式,鲁平在1995年悄悄以化名去往医院,秘密做了胃癌切除手术,而周南则是直到香港回归之后的第八天才回北京完成手术。手术之后,周南辞去了所有职务,过上了向往已久的“息影林泉下,时还读我书”的平静生活——此为后话了。

但当他们站在典礼现场时,内心的豪情和激越已完全战胜了疾病。

周南:那时候心情当然很激动,跟大家一样。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中国沦为半殖民地,从鸦片战争开始一百五十多年,这次画上了句号。特别是自己也有幸在有生之年,见证和参与了这个过程,我觉得一辈子就算没有做别的事,也无愧于此生了。

鲁平:7月1日,我看到英国的旗下来,我们五星红旗上去,奏国歌的时候我也流泪了。在香港回归问题上,我是从头到尾始终参与的唯一一人,从制定政策一直到谈判、筹备、确定《基本法》,从头到尾我都参加了。这十几年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整个心血都花在这上面。所以1997年7月1日我站在台上,看到我们的五星红旗升起来,我觉得我毕生的愿望也终于实现了,那时候我很激动,的确很激动。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撒切尔夫人 香港 邓小平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