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贪官胡长清临刑前不服:犯罪数额比我大的也没判死刑

2013年03月06日 09:33
来源:长城网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在刑车上,胡长清却没有保持沉默,他后悔地对法警说:“我过去没有分管政法,不知道会这样判,唉,本来我可以不判死刑的。”法警说:“没有办法,你的受贿金额太大,罪行太重了。”“褚时健、周北方犯罪数额比我还大,也没判死刑。”胡长清辩解说。

(胡长清在法庭上 资料图)

本文摘自:长城网,作者:佚名,原题:我可以载入史册了!―大贪官胡长清刑场自白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因索贿受贿544万余元,行贿8万元,巨额财产161万余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被判处死刑,并于2000年3月8日执行。在前往刑场的车上,胡长清神情悲哀而又不无自嘲地对法警说:“我可以载入史册了,因为我是建国以来被判死刑的最高级干部。”胡长清此言不假,他的腐败罪恶劣迹确将被载入史册,千秋遗臭。

在胡长清即将执行死刑前的三天,胡长清接受记者采访时,谈起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演变……近日出版的《走向刑场的副省长——胡长清堕落史》周围著群众出版社出版,记录了胡长清从一个贫苦的农家孩子成长为党的高级干部,最后又堕落为死刑犯的人生轨迹,现摘要选载其中若干章节,供读者参阅。纵观胡长清的犯罪史,不能不提到一个与胡长清同姓的女人,正是为了这个女人,胡长清给自己的犯罪纪录留下了重重的几笔。

大凡贪官,总是既贪财又贪色。

胡长清在北京工作期间就勾引良家妇女,和一名有夫之妇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来到江西工作不久,那位胡小姐与胡长清相识。她比胡长清年轻整整二十岁,因其丈夫犯强奸罪入狱而离婚独身,身边还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儿子。胡小姐颇得胡长清好感,一来二去两人就从熟悉到随便了。虽然生就一副五短身材、其貌不扬的胡长清从外表看,与比他个子还高、年轻貌美的胡小姐很不相称,但两人一个贪图对方的诱人美色,一个看中对方的位高权重,很快就投怀送抱,成为一对“地下情人”。胡长清对这位胡小姐还真有几分痴情和宠爱,因此很舍得投入。

为取悦胡小姐,当她提出想购买一套住宅时,胡长清不假思索地说:“我送你一套”。他让江西省商业储运公司为他在市区购买了一套二室一厅住房,只付了5万多元,余下的5万多元先欠在那里。后该公司要在市郊的新建县购一块80亩的土地,但地价就是降不下来,胡长清就亲自出马,不容分说地指令新建县领导按商业储运公司出的地价签订购地协议,并许诺将在别的方面给新建县补偿。这样一来,商业储运公司就节省了320万元。于是,公司决定把胡长清委托他们买的那套房子送给胡长清,除未交的5万多元不用交了,而且已交的5万元也退还给了胡长清。胡长清把这套受贿的住宅送给了胡小姐。

1999年春节后,胡长清积极活动调回北京,也有了些眉目,胡小姐于是也想调往广州工作,胡长清除了利用和广东省有关部门的关系为胡小姐联系工作单位,还几次与胡小姐一同乘飞机去广州选点,最后接受江西奥特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周雪华的65万元港币为胡小姐在广州天河区“茗雅苑”购买一套高档住房。此外,胡长清还先后送给胡小姐30多万元人民币,以及金银珠宝首饰、手机、钢琴等一批贵重物品。

胡长清与胡小姐有了特殊关系以后,把她调到了南昌长途汽车站,在那里挂了个名。根本就没上班,后来又把她调到了江西省无线寻呼通信公司。胡长清案发的导火线也正是他从昆明神秘失踪,潜入广州为胡小姐落实工作调动之事。

2000年3月5日下午,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记者王志在江西省看守所对胡长清进行了近三个小时的访谈。采访前,考虑胡长清已被二审裁定判处死刑,此前《焦点访谈》记者采访又几乎被拒绝,法官、看守所长与王志反复研究如何争取胡长清对采访的配合,担心采访难以顺利进行。谁知王志和胡长清一见面,握着他的手说:“我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记者,我们还是老乡,我也是湖南人,想和你聊一聊。”胡长清痛快地答应:“可以。”胡长清回顾了自己走过的五十一年跌宕起伏的人生道路的每一步,总结了自己犯罪的原因和教训,谈起了对耄耋老母的思念,历数了自己在江西做的一些有益工作,时而感慨万分,时而追悔叹息,时而潸然泪下,时而掩面而泣。用他自己话说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当然,强烈的求生渴望也使他不忘抓住这个机会,再三恳

求王志向中央转达他的渴望:给他留下一条生路。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胡长清 死刑 犯罪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