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最倒霉的远征军老兵:坐牢34年 妻离子散无以谋生

2012年12月28日 11:11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1944年,黄绍甫响应“―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投笔从戎奔赴蓝姆迦加入新一军。1946年,不愿打内战的黄绍甫回到成都,之后进入四川大学政治系读书。1950年代的肃反运动中,他被定为“反革命”、“极右分子”,被关押21年直至1979年才平反。1983年“严打”期间,他又被误判入狱13年。直到1996年,前后被关押34年的黄绍甫才终于告别牢狱生活,可此时他已年逾七旬,妻离子散。

本文摘自《东方早报》2012年12月26日第B07版,作者:佚名,原题:官方纪念始终未断

芦沟桥事变8年以后,1945年7月7日,中国远征军重炮部队凯旋回国,昆明老百姓夹道欢迎。

近些年,当民间志愿者探访这些远征军老兵时,许多人仍对过往历史顾虑重重,志愿者要反复做工作,他们才开口谈起当年的抗日经历。更让人感慨的是,远征军的一些子女,也是因为志愿者的来访,才第一次知道父辈参加过那些惨烈的战争。这些记忆在代际之间不是传递,而是被故意隔离甚至掩盖。

老兵晚景凄凉

年逾九旬的远征军老兵郑子煊至今忘不了1945年8月在广州参加日军投降仪式时的情景。他走在队伍最前头,胸挂红绶带,昂首进城,老百姓夹道欢迎:“国军来啦!”可这些曾经的荣誉和光环,在此后的岁月却成为耻辱的记忆,身份认同成为困扰老人一生的心理负担。

一个历史中的细节常被老人提及。1936年入伍的郑子煊,在孙立人担任团长时即追随他,老人曾在缅甸于班战役中被弹片击中,被飞机送回后方医院休养了半年。而这些经历在“文革”中成为罪状,造反派说他是“国民党伪军官”,理由是:“一个普通士兵凭啥坐飞机?”

70年过去了,当年风华正茂的数十万将士绝大多数已离开了人世,而那些至今仍活在这人世间的风烛残年的老兵,却仍在为军人荣誉和最基本的生活资料而努力挣扎。

贵州籍腾冲远征军老兵李华生,1925年生人,1936年入伍,参加过广西昆仑关战役,日军子弹从他右脸下巴打进去又从左边穿出来;参加过第一次入缅作战,还没有跟日军交上火就赶上了中国军队的大溃退,败走野人山好几个月才回到腾冲;参加过腾冲收复战,骑着战马第一个冲破了敌军的炸弹防线。腾冲战役结束后,李华生留在了当地。可就是这样一位从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出来的抗战老兵,晚年因为儿子不孝,年近九旬还孤身一人住到山上路旁破烂不堪的土房子里,风雨飘摇好几年,直到2010年在关爱老兵志愿者的安排下才住进敬老院。

戈叔亚告诉早报记者,和李华生一样,幸存的远征军老兵全都年事已高,大多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他们中的不少人没有收入、没有存款、没有抚恤金、没有伤残金、没有医疗保障,甚至有些人还没有子女。他们很多人贫病交加,晚景凄凉,只有一部分可以在民政部门领到少量救助款,以残疾、五保户或老年人的名分,而不是以老兵的身份。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远征军 抗战老兵 入缅作战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