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巨贪死缓史:近10年百名贪官仅8人被执行死刑

2012年10月01日 09:10
来源:老年日报 作者:尹鸿伟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据了解,近10年来被查处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超过100人,其中除8人被执行死刑外,被判死缓的占11%。另外从监狱方面透露出来的消息证实,目前中国在押犯每年至少有20%至30%获得减刑,而其中各种原高官获假释、保外就医的占绝大多数。

文摘自《老年日报》2010年9月18日第5版  作者:尹鸿伟  原题为:巨贪被判死缓背后

原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公安部部长助理兼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郑少东在2001年至2007年10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案件查处、职务晋升、就业安排等方面谋取利益,受贿826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但是法院虽然认定其所有罪行,仍然判处其“死缓”,而不是一些人所希望的“立即执行死刑”。

尽管中国老百姓对贪污腐败行为愤恨不已,但是除了“贪官越反越多”的尴尬现状,法律对绝大多数伏罪贪官的命运安排也令人心纠结。

“贪污腐败是一个全球性难题,可以说已经找不到一方净土。‘死缓’其实是一种‘中国特色’,其来源于建国初期国家领导人毛泽东‘避免杀人太多’的建议。”西南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赵长青说,“尽管两种情况在中国的刑法概念里都属于死刑,但是目前贪官被判处‘死缓’的情况已经明显多于‘执行死刑’。”

对国家公职人员犯贪污贿赂罪设立死刑罪名,本是出于社会和政治稳定需要而对民众情绪的刑法性安抚。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刑法室主任刘仁文表示,对于贪污数额巨大,远远超出《刑法》规定的死刑判决金额的高官,死缓判决已经成为一个突出现象,这让许多人不解甚至不满。

贪官死缓此起彼伏

“广东省公安厅原厅长陈绍基受贿”、“吉林省人大原副主任米凤君受贿”、“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受贿”、“贵州茅台酒股份公司原总经理乔洪受贿”……仅2010年以来,这些曾经身居各种高位、权倾一方的官员纷纷被宣判,尽管罪名有所不同,但都是死缓。一些级别较低的犯罪官员也如此:“亳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原支队长白玉岭受贿、贪污、徇私枉法、强奸、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阜阳市颍泉区区委原书记张治安受贿”、“马鞍山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王海风受贿”……判决都是死缓。死缓似乎已经成为贪官们的一种“常见待遇”。

尽管《刑法》第383条规定:对贪污受贿10万元以上,情节严重的可判处死刑。但是很多腐败大案,涉案金额从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元,很少被认定 “情节严重”,结果都是死缓,其余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的贪官更是数不胜数。

现实中,当每一名贪官落马的消息传出,早期人们都是对结局有着许多猜测,但是后来都渐渐失去了关注的热情,因为除了偶尔有个别贪官被直接处决,绝大部分都是以死缓的结局出现,有些甚至更轻。刘仁文认为,这样的情况已经引起了社会的许多不满,不少民众表示贪官们肆无忌惮的原因就在于案发后被惩处得太轻,而且死缓已经成为贪官们继续生存的可靠希望。

据了解,近10年来被查处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超过100人,其中除8人被执行死刑外,被判死缓的占11%。另外从监狱方面透露出来的消息证实,目前中国在押犯每年至少有20%至30%获得减刑,而其中各种原高官获假释、保外就医的占绝大多数。

“死缓等于度假”、“不死就ok了,坐几年牢就脱身了”!这是许多人对于贪官们被判处死缓后最具代表性的反应。刘仁文也证实:“死缓犯一般情况最多关18年就会被释放,个别人甚至时间更短。”

“缓死”还是“免死”

按照《刑法》有关法律条文的理解,“死缓”并非“免死”,只是“缓死”,即如果罪犯在缓期两年期间的表现好就可以“免死”,反之就得执行死刑。事实上,被判死缓两年后又被执行死刑的罪犯非常少,仅出现在个别暴力犯罪的罪犯身上,还没有贪官的案例出现。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死缓 刑法 死刑复核权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