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狱中江青心态复杂:要找华国锋理论 看主席照流泪

2012年09月30日 10:24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孟昭瑞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她曾叫嚷着要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来和她理论,静下来一个人的时候,她也曾看着《毛泽东选集》上的毛主席照片默默流泪。

本文摘自《共和国震撼瞬间》 作者:孟昭瑞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此时,我和所有记者们一样,将自己手中的照相机、录像机、摄影机对准了目标,全神贯注,恐怕错失任何一个历史镜头。我知道,这是一次世纪大审判,对中国的现在和将来必将产生深远的意义。

1976年“文革”结束后,中国在人们眼皮底下悄然发生着变化。我一直在等待,等待着一个日子。我相信,历史的罪人必将受到人民的审判。1980年11月20日,它终于盼来了!

这天,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十名主犯在北京正义路一号进行开庭公审。昔日不可一世的高官显贵即将受到法律的严判,看似普普通通的公安部大礼堂立即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

解放军画报社和解放军报社安排我和另一位记者采访这次审判,我们分别负责图片和文字的报道。

当我携带全套摄影装备来到大礼堂的时候,已经看到许多旁听代表们纷纷入席。大家的脸上刻着沉重,也带着欣慰。我知道,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劫后余生,能等到亲自旁听对林江反革命集团的审判,一定都感慨良多。在这些人中,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贺龙的夫人薛明、罗瑞卿的夫人郝治平、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最为引人注目。她们还分别接受了采访。薛明对记者说:“我早就盼望着这一天。审判林、江反革命集团,不是个人的冤仇。他们要毁掉我们的国家啊!已经被毁掉的,何止一个贺龙。”郝治平的话语也很激动:“他们害了多少人,在他们的手下全国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负了‘内伤’,全国留下不少后遗症,不判他们严刑,不足以平民愤。”她们的话,代表了人民的心声。

下午二时五十五分,法警、书记员、公诉人、辩护人相继就位。法庭正上方悬挂着国徽,国徽下面是审判席。全场鸦雀无声,显得非常庄严肃穆。

书记员郭志文向庭长江华报告:“特别检察厅厅长、副厅长、检察员现已到庭支持公诉。本案辩护人已到庭。本案被告人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现已传唤到法庭候审室候审。”

下午三时整,江华宣布开庭。电铃声响过后,礼堂内打出数盏强光灯,光线有些刺眼。接着,众目睽睽之下,林江反革命集团主犯依次被押上法庭。此时,我和所有记者们一样,将自己手中的照相机、录像机、摄影机对准了目标,全神贯注,恐怕错失任何一个历史镜头。我知道,这是一次世纪大审判,对中国的现在和将来必将产生深远的意义。

第一个出现的是王洪文。原本颇显帅气的他看上去已经失去了神采,一副颓唐的表情。接着被押上场的是姚文元、江腾蛟、邱会作、吴法宪、黄永胜、李作鹏,也都是破落户的模样。陈伯达上台时,行走已经不便,他是带病出庭的。陈伯达之后是张春桥,他倒不改往日的傲慢,还是歪着脑袋,一脸阴冷,令人生寒。

其他九名犯人上场之后,三时十五分,江华下令:“传被告人江青到庭。”江青的最后出现,也是十名主犯上场的最重一笔。

我看到江青被两名女法警押着走进法庭,她的眼神有些不屑,一脸不肯屈服的表情。她戴着一副紫色秀郎架眼镜,上身着一件黑色棉袄,外罩一件黑背心;下身着一条黑色棉裤,脚穿一双绒棉鞋;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不减当年。我注意到,江青的棉袄领子上打了一块补丁。一点细节,透露出一介枭雄今非昔比的窘境。后来我得知,江青在狱中的思想与心态还是非常复杂的。她曾叫嚷着要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来和她理论,静下来一个人的时候,她也曾看着《毛泽东选集》上的毛主席照片默默流泪。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江青 华国锋 毛泽东 四人帮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