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59年林彪谈长征给毛泽东写信:太疲劳了 就骂娘

2012年09月18日 08:36
来源:中共党史网 作者:黄瑶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庐山会议上,林彪声明那封信与彭德怀无关

毛泽东在会上虽然主要是批评林彪,但不满的主要对象却是彭德怀和张闻天。

对张闻天,毛泽东除怀疑他到红三军团结合彭德怀反对自己外,还有两件事引起他的不悦。

第一件牵涉到三渡赤水前关于打不打打鼓新场问题的争论。1935年3月10日,林彪、聂荣臻致电朱德:“建议野战军应向打鼓新场、三重堰前进,消灭西安寨、新场、三重堰之敌。”中共中央负责人开会讨论,大多数同意打,但毛泽东坚持不打。对此,周恩来回忆道:

从遵义一出发,遇到敌人一个师守在打鼓新场那个地方,大家开会都说要打,硬要去攻那个堡垒。只毛主席一个人说不能打,打又是啃硬的,损失了更不应该,我们应该在运动战中去消灭敌人嘛。但别人一致通过要打,毛主席那样高的威信还是不听,他也只好服从。

据杨尚昆回忆,在会议上争持不下时,毛泽东以“去就前敌总指挥的职务力争”,一位与会者竟然说:“少数服从多数,不干就不干。”于是,张闻天便按照组织原则,作出打的决定,并要彭德怀暂代前敌总指挥。

散会后,毛泽东反复思考,还是认为不能硬打。当天晚上,他提着马灯去找军事行动最后决策者周恩来,建议周先不忙下命令,还是再考虑考虑。第二天再开会时,大家被毛泽东说服,避免了一场损失。战场指挥,常常需要机断专行,不宜于许多人集体讨论。于是,经毛泽东提议,中央决定成立由周恩来为组长,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团”,负责指挥作战。

经过这一件事,毛泽东对张闻天在战争中机械执行少数服从多数,并决定由彭德怀代替他来指挥,显然不满。

第二件是中央从红二、六军团任弼时来电中获悉,中共中央上海局已遭严重破坏,继派潘汉年到白区后,决定再派一位负责同志到上海。张闻天自告奋勇提出要去,大家没有同意。毛泽东认为他此举是想离开红军。

1941年六七月间,在一次小型谈话会上,毛泽东当面批评张闻天在“会理会议以前严重的政治动摇”,说张当时“挑拨军队领导同志林彪、彭德怀反对‘三人团’”。对此,张闻天当场申明保留。回去后,他就此事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因为缺乏旁证,感到说也无用,就没有发出。但心里疙瘩未消。到1943年9月的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又一次提及此事。于是,“这就给了张闻天一个机会,澄清这个在彼此心中郁积已久而又不便启齿的疙瘩。趁当时中央领导同志集中在延安的机会,张闻天专门进行了一番调查,终于弄清原来是有一位同志信口开河乱说的。因此,他在整风笔记中写明了事实真相,并且附了《林、彭二同志关于此事的正式声明》”。

据刘英回忆:“(张闻天)在整风笔记里,对会理会议作了澄清。我当时正式担任闻天的政治秘书,整风笔记这一部分还是我帮他誊抄的。”

刘英写道:“他在笔记中明确写道,说我曾经煽动林、彭反对‘三人团’,完全是误会;会理会议上,我的报告大纲是同毛、王商量过的。”

刘英说:“1943年张闻天写完这篇5万多字的笔记之后,首先送给毛主席看。我清楚地记得,毛主席到我们窑洞来送还笔记的情景。他真诚而高兴地对闻天说:‘我一口气把它读完了,写得很好!’闻天听了心情舒坦,认为毛主席终究是了解他的,误会也可以从此消除了。”

对彭德怀,毛泽东认为他是林彪写信的策划者,并在会理会议上指出了这一点。彭德怀回忆说:

这次,毛主席在会议上指出,林彪的信是彭德怀同志鼓动起来的,还有刘、杨电报,这都是对失去中央苏区不满的右倾情绪的反映。当时听了也有些难过,但大敌当前,追敌又迫近金沙江了,心想,人的误会总是有的,以为林彪的信,是出于好意,想把事情办好吧;我既没有同林彪谈过话,而同刘少奇谈话内容也是完全正当的,我就没有申明,等他们将来自己去申明。我采取了事久自然明的态度,但作了自我批评,说,因鲁班场和习水两战未打好,有些烦闷,想要如何才能打好仗,才能摆脱被动局面。烦闷就是右倾。我也批评了林彪的信:遵义会议才改变领导,这时又提出改变前敌指挥是不妥当的;特别提出我,则更不适当。林彪当时也没有说他的信与我无关。

会理这场风波给毛泽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据罗瑞卿回忆:在1959年春天的一次会议上,毛泽东曾当着林彪的面提起他写信引起的风波,林彪立即笑嘻嘻地说:“当时走得太疲劳了,就冲动,就骂娘。”毛泽东只是点到为止,也没有再说什么。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林彪 长征 毛泽东 彭德怀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