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春桥谢富治批判朱德:上井冈山开始就反主席

2012年07月27日 08:45
来源:成功 作者:朱和平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记住,历史就是历史”

1967年1月底,戚本禹又煽动中国人民大学的造反派,把批判爷爷的斗争引向社会。一时间,攻击爷爷的大字报、大标语,纷纷出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造反派先从北京铁路局抓了我父亲朱琦,并先后四次抄了我父母的家,将家里收存的爷爷的手书、信件和书籍统统抄走,还贴出海报,准备在“工人体育馆”召开万人大会,公开批判爷爷和父亲。

北京大学的造反派头子聂元梓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召集了该校造反派们开会,说:“清华大学揪出了刘少奇,我们这次也要搞一个大的。”会后,聂元梓又给康生打电话,探询中央文革的态度。康生回答聂元梓说:“你们自己搞就成了,说是我让你们搞的就搞不成了!”

有了康生的暗示,聂元梓的胆子就更大了。随后,她又多次召集会议,组织撰写批判爷爷的文章登在《新北大报》上,加印了50多万份,向全国各地散发……

面对突然袭来的恶浪,爷爷泰然自若。他对奶奶说:“第一,历史是公正的,主席和恩来最了解我。第二,群众是通情达理的,你要每天到机关去,和群众在一起,他们就不会天天斗你了。”

由于周总理的干预,“批朱大会”虽然没有开成,但在当时“揪斗”狂潮的推动下,造反派们的情绪被林彪江青等人煽动得极端狂热。

1967年2月的一天,我走到中南海门口时,看见迎面开来的几辆大卡车上竟站着我的奶奶。她头上顶着一个高高的纸帽子,上面还写着“走资派”三个大字……

爷爷的发言不时被打断

1967年1、2月间,谭震林、陈毅、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等政治局和军委领导人,因先后在不同的会议上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做法提出了强烈批评,而被诬陷为“二月逆流”受到了压制和打击。

从此以后直到党的九大召开前,中央政治局的会议就不再举行了,中央文革小组实际上取代了中央政治局的职权。他们停发了爷爷的文件,调走了他的保健医生,就连行动也受到了种种限制。

这年3月份的一天,担任爷爷卫士长的郭仁叔叔找我谈话时说,他已接到了通知,说是爷爷的子女们不得再进中南海了。

离开了中南海,离开了爷爷奶奶,我实际上就没有了可去的地方,有时住在学校,有时住在亲属或同学家。我和爷爷奶奶只好在中南海的接待室里见面。再后来就只能到全国妇联去见奶奶,爷爷就很难见到了。

从奶奶的口中得知,这段时间,爷爷正不断地受到林彪、江青一伙的围攻。

1968年10月13日至31日,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二中全会扩大会议上,见一些人猛烈攻击所谓“二月逆流”问题时。爷爷在小组会依旧坦然地说:“一切问题都要弄清楚,怎么处理,主席有一整套政策,批评从严,处理要按主席的路线。谭震林,还有这些老帅,是否真的在反毛主席?我们还没有证据……”

他的发言不时被吴法宪、张春桥等人打断。他们攻击爷爷“一贯反对毛主席”、“有野心,想黄袍加身”。

谢富治在10月17日的小组会上说:“朱德同志从上井冈山第一天起就反对毛主席,陈毅同志是朱德同志的参谋长,这些人都该受到批判!”他还说:“刘邓、朱德都是搞修正主义,‘二月逆流’这些人心不死,还要为他们服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