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58年炮击金门与葛罗米柯秘密访华

2012年07月09日 21:39
来源:百年潮 作者:阎明复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赫鲁晓夫致美总统的信函

1958年9月7日,葛罗米柯结束访华,返回莫斯科。在他回国前,即当天上午,毛泽东周恩来写信,要周恩来:“本日上午约五六人对赫致艾文件草件认真研究一次,如可能的话,写出一个意见书交葛罗米柯外长带去,肯定正确部分占百分之九十,可商量部分只占少数,你看如何?赫文中应对中美新声明有所评论。”由此可见,毛泽东对赫鲁晓夫致艾森豪威尔的信还是满意的。当天,根据毛泽东提出的建议,周恩来约邓小平、张闻天等研究了赫鲁晓夫致艾森豪威尔信的草稿。

也就是这天,赫鲁晓夫接到葛罗米柯的报告后,了解了中国的对策,发出了给艾森豪威尔的信。赫鲁晓夫信的内容主要是谴责美国政府目前在中国的台湾和台湾海峡地区所采取的行动,在远东造成的危险局势,人类又一次面临着燃起战火的直接威胁;呼吁美国政府采取明智态度,不要采取可能招致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的步骤。他在信中宣布,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侵略也就是对苏联的侵略,苏联一定要援助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卫领土主权的完整。赫鲁晓夫在信中指出:“中国不是孤立的,它有着忠实的朋友,这些忠实的朋友在中国一旦遭到侵略时,准备随时给以援助,因为人民中国的安全利益是同苏联的安全利益不可分割的。”“对我国伟大的朋友、盟邦和邻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侵犯也就是对苏联的侵犯。忠于自己义务的我国,将尽一切可能同人民中国一道来维护两国的安全,维护远东和平的利益和世界和平的利益。”

赫鲁晓夫的信谴责了美国国务卿杜勒斯9月4日的声明:“这个声明不能不引起最坚决的谴责。这个声明就是公然企图粗暴而无礼地践踏其他国家的主权。尽管美国政府没有任何权利这样做,但它竟敢擅自确定它的利益的界线和它的武装部队在中国境内活动的范围。

这些活动不能认为是别的,只能是侵略活动,无疑,这些活动将受到各国人民的谴责。”同时,这封信还表示坚决支持周恩来总理9月6日的声明:“可以完全肯定地说:威胁和恫吓是吓不倒中国人民的。这一点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周恩来总理九月六日声明中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中国人民希望和平,并且正在捍卫着和平,但是他们并不怕战争。中国人民满怀决心捍卫自己的正义事业,如果有人想把战争强加在中国身上,那么我们丝毫也不怀疑,中国人民必将给予侵略者以应有的回击。”这两段话显然回应了毛泽东在给周恩来信中所提出的关于“赫文中应对中美新声明有所评论”的意见。

葛罗米柯的回忆与事实不符

最后还应该提到一件事。中国外交部的方祖安同志精通俄文,是我国早期的俄文翻译家,我们多次合作为中央领导同志服务,是我的挚友。1958年9月葛罗米柯秘密访华时,他参加了接待工作,并在周总理、毛主席先后会见葛罗米柯时担任记录工作。1988年2月28日,当时我已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收到了他通过机要交通送来的注有“特急”标志的信。他在信中写道:

最近,苏出版葛罗米柯回忆录,提及1958年秘密访华时同毛主席谈话内容,其中说:“如美进攻中国,待美军进入中国腹地后,苏再对美军进行袭击。此事已引起外界注意。”“现吴部长(外交部长吴学谦一一笔者注)将在3月3日启程访美,可能会谈及葛回忆录中有关毛主席同他谈话的上述内容,最重要的是涉及毛主席是否说过要请苏联使用原子弹袭击美国入侵军队的话。吴部长要我们查核清楚。经初步查核,现已找到当年毛主席和周总理同葛两次谈话记录,但无葛在回忆录中所述的上述内容。据我回忆,毛主席没有说过这些话,不知您有否留下其他更多印象或能否提供进一步查找的线索。”

1988年2月29日,我复信给方祖安同志。我在信中说:

1958年8月下旬,我炮击金门后,苏共中央派葛罗米柯秘密来华,其意在了解我采取此行动的真实意图。葛罗米柯此行的目的,正是1959年我国庆十周年时,赫鲁晓夫在和毛主席的会谈中讲的。大意是:你们去年在沿海地区开炮,事先也不通知我们,我们派人来了解,也没弄清楚。既然打了炮,就应该拿下这些岛屿,打了炮又不拿下,令人无法理解。我方参加会谈领导同志当即告诉赫鲁晓夫,我们打炮前,已将对金门打炮的意图告诉了苏联军事顾问组组长。

在同葛罗米柯谈话中,毛主席说,我们是做了美国入侵中国大陆的准备的,我们准备把沿海地区让出来,让他们陷在我们人民战争汪洋大海之中,然后再一步一步地消灭它。对此,葛表示,对你们这种战略我不能评论。但是要考虑到现在是原子弹的时代。毛主席说,原子弹有什么可怕?我们现在没有,将来会有;我们没有,你们还有嘛。

毛主席和葛罗米柯会谈时,我当时担任翻译,此事时间已久,上述回忆不一定准确。但我肯定记得毛主席讲了我们对付美帝国主义的战略方针,而毛主席没有说用苏联原子弹来打入侵中国的美军的话。这和毛主席一贯的人民战争思想是不一致的。

另外,在中苏论战最尖锐的时候,苏报刊披露了大量中苏两党会谈内幕的材料,攻击毛主席。苏攻击最多的是毛主席在1957年莫斯科会议时讲的原子弹不可怕,极而言之,中国死三亿人,还有一半,打完仗再建设。即使在那时,也没有提过葛罗米柯回忆录中所说的毛主席要请苏联使用原子弹袭击美国入侵军队的话。

中苏关系撕裂的开始:1958年炮击金门瞒着盟友

葛罗米柯的回忆同事实不符,显然同当年中苏关系恶化有关联。在1958年夏秋之交,紧跟着“联合舰队”事件之后发生的“炮击金门”,同样明显地给中苏关系投上了阴影。“炮击金门”这样重大的政治军事行动,事前没有向苏联通报(尽管我方事后声称炮击前一个月已通报给在华的苏联军事顾问组组长,对此赫鲁晓夫说,“你们向我们通报的不是你们在这一问题上的政策,只是一些措施而已”),而直到美国舰队云集台湾海峡,形成了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后,赫鲁晓夫不得不派人来华摸底,才获悉中方的意图。赫鲁晓夫认为这一行动同他推行的缓和紧张局势的外交方针是背道而驰的,而且“炮击这些岛屿惹恼他们(美国人——笔者注)是不值得的”,虽然他(苏联——笔者注)“不会因台湾问题而打仗”,但是作为中国的盟对外不得不声明,“苏联要起来保卫中国”,从而冒着一旦局势恶化而被迫“卷入事态”(战争——笔者注)的风险。对于中方因形势变化而调整对策、作战方案和目的(由先夺取金马、再解放台湾的“两步走”,调整到暂不收复金马沿海岛屿,今后争取一下子收回这些沿海岛屿、澎湖列岛和台湾的“一揽子”方案——笔者注),赫鲁晓夫表示无法理解。他说:“说到炮击沿海岛屿,既然你们进行炮击,那就应该攻下来,假如你们认为没有必要攻下这些岛屿,那也就没有必要进行炮击。我不能理解你们这种政策。”

1958年夏秋之交发生的“联合舰队”事件、“炮击金门”事件,开始破坏1957年冬莫斯科会议前后在毛泽东与赫鲁晓夫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并不牢固的互相信任的关系。随之而来的是赫鲁晓夫对中国的“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化”的批评、冷嘲热讽,进而对毛泽东的攻击、谩骂……这些无法挽回地恶化了中苏关系。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备注:本文部分小标题为编辑自拟)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葛罗米柯 访华 炮击金门 北戴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