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79年广东防偷渡:民兵堵截 收容教育偷渡者

2012年04月29日 09:48
来源:百年潮 作者:杨建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组织民兵、动员群众,开展堵截工作,在广州市和铁路沿线的车站、码头,严格执行凭证购买车、船票和验票上车、船的制度,做好堵截工作。对多次偷渡外逃,屡教不改分子,实行强制劳动教养。对一般偷渡人员则进行收容教育。

本文摘自:《百年潮》 2001年第04期,作者:杨建,原题:《七十年代末的广东反偷渡斗争》

20世纪70年代末期,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广东曾一度出现了全省范围的偷渡去香港风潮。在1978年、1979年,偷渡外逃达到了高潮,情况十分严重。偷渡牵涉面广,人数众多,持续时间长,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群众性偷渡的局面。严重影响了全省的工农业生产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危害了边防沿海地区的社会治安,损害了国家的声誉,在港澳地区和国际上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为了制止日益严重的偷渡潮,1979年,广东全省在省委的统一部署下,开展了一场反偷渡专项斗争,有效地遏制了偷渡现象。

偷渡逃港的风潮

“逃港”历来是广东的一个十分特殊的问题,据统计,从1954年至1978年,全省共发生偷渡外逃56.5万多人(次),逃出14.6万多人。其中,较为严重的年份有:1962年,共发生11.7万多人,逃出3.9万多人;1978年,共发生7.9万多人,逃出1.8万多人;1979年上半年,情况最为严重,仅1至5月份,全省便发生11.9万多人,逃出2.9万多人,发生数已超过历史上最高的年份1962年。

当时,偷渡已成为一种风气,大量群众通过各种方式涌向与香港接壤的边境地区,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或跋山涉水,或爬上出境火车,偷越边界线前往香港。在深圳,曾经出现偷渡人员殴打当地民兵、公安干警和边防部队战士,强冲边境等恶性偷渡案件。

在靠近香港的广东沿海地区,许多船只被用来运送偷渡客,有些地方还出现了偷、抢船只的情况,有些基层干部对偷渡行为不闻不问,撒手不管,甚至带头“逃港”。全省偷渡人数最多的几个地方有:惠阳(当时包括深圳市)、汕头地区、广州市。在广州市区,当时有一种比较奇特的现象:每天大街小巷都可以听到鞭炮声,仔细一打听,原来是广州市民每当自己家庭里有人“逃港”成功时,都要放鞭炮祝贺一番。1979年5月6、7日两天,深圳市2万多群众听信谣传,误认为开放边境,纷纷涌入边境前沿,强冲边防,后经深圳市委和边防部队全力以赴劝阻教育后,才平息下来。

大批群众偷渡外逃,给收容遣送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1979年1月至6月,深圳收容站收容天,樟木头收容站达到3900多人,收容的偷渡人员拥挤不堪,由于生活设施无法适应,造成卫生条件极差。

偷渡外逃严重的地方,破坏了当地的社会治安,严重影响了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极其不良的后果。有些地方,由于劳动力大量偷渡外逃,致使土地丢荒,人心浮动,生产无人搞,干部无人当。1979年深圳市边境就有110多个生产队春耕没有播种,土地没有翻耕,到处一片荒芜,有的生产队只好出钱请人代耕代种。惠阳县澳头公社有个渔业大队,共560多人,几个月时间就偷渡了112人,大队党支部6名支部委员,除一名妇女委员外,其余5名都偷渡去了香港。全大队共23艘渔船,被抢走21艘,只剩下2艘破船,结果无法出海捕鱼,群众生活陷于十分困难的境地。海丰县香洲渔业公社,被偷去48艘渔船,加上网具,损失150多万元,使1200多个劳动力失去生产工具,而他们肩负着养活6000多人口的责任,当时全公社人心惶惶,都想“逃港”寻找生活出路。

 
[责任编辑:邓晓娇] 标签:偷渡 “文革” 广东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