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66年林彪为篡军夺权 把罗瑞卿打成“反党分子”

2012年03月21日 08:49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顾保孜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在张学思逝世的前夕,他的夫人谢雪萍曾与他见了最后的一面,她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5月21日,学思报病危,医院通知我去探视。走前,专案组的人告诫我,不许哭,出现问题你负责。我去看时,人瘦得像干柴一样。当时不能讲话,他一下子就昏迷了,床上有只小闹钟,是用纱布条缠着的,昏迷中他拿起小闹钟向我摔过来。护士马上走了,进来一个穿白大褂的人,递给他纸和笔,他拿过来就写。看样子,他经常在昏迷中写东西。写完,那人立即拿走,这时,大夫才进来抢救,从脚上打吊瓶。我当时表示不满,人已经昏迷了,凭什么要先写东西才能抢救?

隔一天,我的小孩子去看她父亲,当时学思是清醒的,小孩说:“爸,你干吗拿钟打妈妈呀?”他惊讶地说:“没有哇,你妈来看了吗?”

25日,我去医院。学思见我第一句就问:“有这回事吗?”我说:“你现在静心养病吧。”他叹口气说:“我很难受,也不能吃睡,嗓子干,要是有桔子吃就好了。”我说:“我给你去买桔子罐头,用开水冲,可以变点酸哇。”他答应了。

26日,我去买回桔子罐头,并准备了暖瓶。专案组的人说:“你怎么今天不去上班?”我说:“今天我得去医院,昨天都说好的。”回答:“不行,车坐不下,今天你不能去看!罐头我们拿走。”

27日我只好去上班。

29日通知我去看,没到医院人就不在了……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目击者讲述,张学思去世前的一天下午,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中的他把床头的闹钟掉到地上,屋内人员闻声拿来纸笔递给他,这时张学思的神智一下清醒了,他仰卧在病床上,愤然写下了“恶魔缠身”四个大字。他写完一遍,又写了第二遍。身旁人员抓紧问他“恶魔缠身”是什么意思,张学思面部表情愤恨至极!他没有回答。其实也无需回答,意思非常清楚,恶魔就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不是他们的迫害,张学思会得这种怪病被折磨死吗?这伙恶魔不但缠死了张学思将军,还缠死了我们党、我们国家、我们民族许多优秀儿女!这是张学思将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滔天罪行进行的最无情、最有力的鞭挞!

1970年5月29日9时13分,党和人民的忠诚战士张学思,终因肺部空洞破裂,呼吸功能衰竭,心肌衰竭,心脏停止了跳动。终年54岁。

他是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下,含恨离世的!

张学思逝世后,家属子女要求明确问题性质,林彪反革命集团仍以“有重大政治问题,现在尚未正式结论,不能告诉”来搪塞。遗体不让穿军服戴帽徽、领章,火化后仍用化名把骨灰盒放在八宝山普通室内。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国出逃,摔死在温都尔汗的戈壁滩上,林彪反革命集团垮台了!

1972年4月27日,谢雪萍同志再次上书毛主席,报告张学思受迫害情况,她亲自将信送到中南海门口。当时,正好赶上毛主席亲自抓干部问题,这封信很快就转到了毛主席手中。仅三天时间,4月30日,毛泽东就亲笔批示:“送叶剑英同志阅处。”叶剑英同志立即指示总政:“认真复查,以便正确处理。”事后,又仔细阅读了谢雪萍同志关于张学思受迫害的详情报告,并指示以萧劲光同志为首的新的海军党委派人调查,写出报告。周总理也几次指示要查清迫害张学思的问题。于是,1972年7月,海军党委力排干扰,正式组织了张学思专案复查组,开始了复查工作。

林彪反革命集团为了陷害张学思,费尽心机搜罗“问题”,根本没有事实根据,许多所谓的证据本身就自相矛盾,破绽百出,只要稍加整理分析就可看清是件彻头彻尾的假案。所以复查组很快就作出了应为张学思平反、恢复名誉的结论。1975年初,党中央、中央军委批准了海军的复查结论,张学思是党的好儿子得到了承认。1975年4月8日,海军召开了给张学思同志平反、恢复名誉的大会。4月19日,举行了骨灰安放仪式,张学思同志骨灰盒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一室的正面。

1980年12月,中央军委、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了为张学思同志进一步平反昭雪的报告,对张学思同志作出了应有的高度评价。历史不容抹杀,善恶终有鉴别。张学思之死的千古奇冤终于昭雪了!张学思将军的英名,将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同辉!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1966年 林彪 篡军夺权 阴谋 罗瑞卿 反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