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58年粟裕被批后请夫人代写检讨:我下不了手

2012年03月15日 09:27
来源:报刊文萃 作者:徐庆全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1984年2月5日,粟裕病逝于北京。楚青向中共中央、中央顾问委员会和中央军委转达了粟裕的遗愿,中央领导高度评价粟裕的高尚情操,决定尊重他的意愿,将他的骨灰葬撒在了江西、福建、浙江、安徽、江苏、上海、山东、河南八省市的土地上,让他得以陪伴他牺牲的战友们,其中一捧骨灰就安葬在了徐州以东的碾庄,还有一捧骨灰则葬在安徽省的黄山东麓。

核心提示:为了写一份能过关的检讨,他已经在内室自我封闭了7天了。他把一堆会议简报交给我,沉痛并无可奈何地说:“你看看这些,帮我写个检讨吧,我自己下不了手。只要能够通过,怎么写都可以。”

本文节选自《报刊文萃》2009年第5期  作者:徐庆全  原题为:《粟裕辞世:带着心中永远的痛》

粟裕将军一生功勋卓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功勋。这样一位将军,本应受到历史和人民的敬重,但是由于受到党内“左”的思想的影响,在1958年的军委扩大会议上,却把粟裕作为“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代表人物进行批判和斗争(另一位元帅刘伯承也被冠以“教条主义”的代表人物而受到批判),并涉及到萧克等军队高级领导干部。

这场冤案之后,粟裕即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为了推翻加在自己身上的不实之词,1979年粟裕向党中央提出重新审视这场冤案的要求。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粟裕没有看到问题的解决,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作为粟裕战友和夫人的楚青,则继续为丈夫申诉。在粟裕逝世10周年之际,中央军委决定由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张震发表文章,为粟裕在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上所受到的错误批判公开、正式平反。

为缅怀他,纪念他,我采访了楚青同志,她详细地介绍了为粟裕平反而经历的曲折过程。

我替粟裕写检讨

1958年5月召开的军委扩大会议,主要内容是讨论整风和整编两大问题。但是,在会议开始不久,就有人提出所谓“总参与国防部关系”问题,指责当时担任总参谋长的粟裕“一贯反对领导”、“向国防部要权”、“告洋状”等。接着,对粟裕进行了批判。批判会议是在国防部长的主持下进行的。对粟裕的批判调子也越来越高,粟裕的所谓问题也搞到了军外。

当时的局面下,粟裕的说明是无济于事的。他只能检讨过关。

谈到那时的情形,楚青仍有心有余悸的感叹。她回忆说:

1958年开军委扩大会议批斗粟裕,开始我全然不知。有一天早晨,我正准备上班,粟裕突然从内室开门出来,面容憔悴,神情忧郁地低声对我说:“我出了事,你今天可不可以请个假帮我个忙?”我这才知道,他已经挨了批判,并被上纲为“反党反领导的极端个人主义者”。为了写一份能过关的检讨,他已经在内室自我封闭了7天了。他把一堆会议简报交给我,沉痛并无可奈何地说:“你看看这些,帮我写个检讨吧,我自己下不了手。只要能够通过,怎么写都可以。”

我看了这些材料,大吃一惊。我担心不违心检讨要被划归到敌我矛盾的行列,就不顾实际代他写了一份检讨,把强加给他的罪名统统兜下来了。粟裕用这份检讨在大会上作了检查,果然过了关。但是,他心中感到非常压抑。回家后,他冷冷地对我说:“还是你有办法,写出的检讨让我过了关!”我当然能看出他极为痛苦的情绪。以后,他多次因实在控制不住这种痛苦的情绪而责备我:“你为什么把我写成这样!简直不成样子!”我当然也很痛苦:“不是你说怎么写都可以,只要能过关就行吗?”接下来,我们就默然不语,相对而泣。这样的场面我们经历了多次。

不过,尽管这场批判中,粟裕被戴上了帽子,但一些参加批判会议的人,在当时就对这场批判不理解。据《粟裕传》披露,叶剑英曾找总参的一位同志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并且说:“我看粟裕最多是个骄傲问题吧!”不少人过去与粟裕浴血沙场,并肩战斗,许多事情是共同经历过的。虽然在“12级台风”下不得不加入“批粟”的行列,说一些违心话,但仍有人在发言中对粟裕的革命贡献、个人品德及在总参的作为,作出了一定的实事求是的评价。

毛泽东也在关注着粟裕。军委扩大会议开始以后,有一次毛泽东找肖劲光谈话,问他对粟裕的看法。肖劲光说:“粟裕同志为人正派,没有二心,是好人。”毛泽东点头表示赞同。在粟裕第二次大会检讨之前,毛泽东这样评价粟裕:“粟裕同志战争年代打仗打得好,是为公的。到北京以后是为公还是为私?不能说都是为私吧!请大家来判断。”毛泽东的话,实际上是保了粟裕。粟裕第二次检讨后,领会了毛泽东意思的陈毅即走上前,握着粟裕的手说:“讲得很好!”,带头鼓掌表示通过。第二天,陈毅又在大会上说:“昨天他的检讨,我觉得很好……我个人表示欢迎。过去他在三野军事上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是不能抹杀的,战场指挥搞得好的,主要是打胜仗的……他转了就很好,欢迎他这个态度。”

但是,这已无法扭转粟裕蒙受冤案的命运。8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解除粟裕总参谋长职务”的决定,并决定将他的“错误”口头传达到军队团一级、地方地委一级。

先在大会上批判,然后撤销职务,并把被批判者的“错误”传达到全党全军,但对受批判者又不作结论,不作决定,这样的做法开了党内斗争极端不正常的先例,也为以后粟裕的平反留下了障碍。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粟裕 楚青 检讨 1958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