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粟裕大将为何要求死后将骨灰撒在中国八个省市?

2012年03月03日 12:38
来源:人民网 作者:陈志远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左”倾的干部政策也“严重地损害了军团的领导”。组建红十军团时,受“左”倾宗派主义的影响,把军团长寻淮洲降职为师长,并把他排除在军政委员会之外,这不仅是对寻淮洲个人的打击,也是无视红七军团转战数省以流血牺牲换来的宝贵经验。寻淮洲“是在革命战争中锻炼成长起来的一位优秀的青年军事指挥员”,不幸牺牲“是我们的一个重大损失”。“左”倾错误的干部政策,让方志敏、寻淮洲、刘畴西等红军将士付出了血的代价。

血战后的纪念

1938年3月,根据中央指示和新四军军部命令,在浙江南部领导3年游击战争的粟裕,率领由挺进师各游击队改编的国民革命军浙闽边抗日游击总队,再次北上,到达歙县岩寺(今属黄山市徽州区)。浙闽边抗日游击总队被整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第四团第三营,粟裕被任命为第二支队副司令员。

4月28日,粟裕任司令员的新四军抗日先遣支队,从岩寺出发,向苏南敌后挺进。北上途中,他再次经过黄山东麓谭家桥。放眼望去,群山逶迤,依旧一片苍翠。侧耳倾听,松涛阵阵,溪流淙淙,仿佛逝去的战友在欢送他和新战友踏上新的抗日征程。此时的粟裕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当沿途群众知道他带的队伍就是当年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的红军时,好像见到久别的亲人,纷纷赶来送行,一些贫苦青年则踊跃报名参军。此情此景,让他备感欣慰,红军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先遣队播下的革命种子已深深扎根于黄山劳苦大众心中。

弹指间,40年过去了。1978年5月,在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刘奎的陪同下,时任中央军委常委、已届古稀之年的粟裕第三次来到谭家桥。40年来,无论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还是献身国防现代化建设的和平岁月,粟裕对黄山东麓这片土地的深切眷恋之情都丝毫未改。

默默地坐在谭家桥白亭木竹检查站左侧山涧畔的一块巨石上,凝望着东南面被晚霞染红的石门岗,粟裕久久不愿离开。临别时,粟裕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出了自己的心愿:“我死后,将和战死在这里的战友们长眠在一起。”回京后,他对夫人楚青口授遗嘱:“我在革命战争年代,身经百战,和我共同参加战斗的同志中,牺牲的同志有数十万,可我还活着,看到了革命的胜利。在我死后,不要举行遗体告别,不要举行追悼会,希望把我的骨灰撒在曾经频繁转战的江西、福建、浙江、安徽、江苏、上海、山东、河南八省市的土地上,与长眠在那里的战友们在一起。”

1984年2月5日,粟裕病逝于北京。楚青向中共中央、中央顾问委员会和中央军委转达了粟裕的遗愿,中央领导高度评价粟裕的高尚情操,决定尊重他的意愿。4月28日,黄山东麓大雨滂沱。上午10时左右,在中央军委、南京军区有关部门负责人和粟裕次子粟寒生的护送下,粟裕的部分骨灰被葬在距白亭木竹检查站约100米的后山坡上。没有举行仪式,没有宣读悼词,只是挖了个小墓穴,放上骨灰盖上泥土,再栽上几棵黄山松、几株翠柏。自动赶来的黄山区干部群众在雨中肃立默哀,深切表达对将军的敬意。1986年春,黄山区人民政府拨专款在此修筑了花岗岩墓丘,并竖起了“粟裕将军骨灰墓”墓碑。

面对石门岗、麻川河,背靠黄山布水峰而安息的将军,终于和长眠在这里的战友们永远朝夕相伴了。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谭家桥 寻淮洲 1986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