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习仲勋为何发明“用脚投票”:开枪唱红难挡逃港

2011年04月01日 08:55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陆谷孙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最早,对偷渡客是开火射杀的,深圳一带因此曾出现过“拉尸”的行当;后来,杀不胜杀,就建“反偷渡红旗村”,村屋墙上满满当当刷成“红海洋”,组织村民大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等红歌。可是偷渡潮还是遏制不住。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2011年3月20日TM05版,作者:陆谷孙 系复旦大学外语学院教授,原题:《“用脚投票”和曾经的逃港潮》

经常看见网上“用脚投票”这样的用法,只知英文里有to vote with one's feet的说法,还真不知道中文里是谁率先用上这话的。最近读到《中国青年报》,始知有一本广东人民出版社去年7月出版的陈秉安著《大逃港》,这才知道,此话是最早意识到问题严重的老革命家习仲勋说的。

1978年,习主粤政,发现严防死守解决不了外逃问题,具有前瞻目光的他率先开始酝酿特区,这也才有了后来“一个老人在中国南海边画了一个圈”。1990年,特区成立十周年,陈秉安采访习仲勋,习说:“千言万语说得再多,都是没用的,把人民生活水平搞上去,才是唯一的办法。不然,人民只会用脚投票。”生动的实话实说和“洋为中用”,幽默中透出改革的担当!

偷渡逃港的事情早有所闻,除了“文革”时期的马思聪,还有陈独秀的女儿,还有不少今天香港的头面人物。最早,对偷渡客是开火射杀的,深圳一带因此曾出现过“拉尸”的行当;后来,杀不胜杀,就建“反偷渡红旗村”,村屋墙上满满当当刷成“红海洋”,组织村民大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等红歌。可是偷渡潮还是遏制不住,农民逃(1973年,上述“红旗村”逃了包括专门负责反偷渡的民兵队长在内的一大半人),城市居民、学生、知识青年、工人,甚至共产党员、军人和干部也逃。1978年,逃港成功的有183人,其中市直机关副科级以上的就有40名。

更有讽刺意味的是,泅渡逃港的人当中,还有念诵着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为自己“给力”的。香港政府开始时是调集军警驱赶或追捕关押,后来实行“即捕即遣”政策,香港老百姓以卧地阻拦遣返巴士开动等方式,百般抵制,总算让逃港者之中不少人自己搭建“天台木屋”栖身,从粘纸盒、缝袜子、勾纱等最底层的作坊劳动做起,出卖廉价劳动力,受尽白眼,一路奋斗,艰难融入主流社会,成了今天的“领带教父”、“期货大王”、“金牌编剧”等等。还有当年身上除了一条游泳裤一无所有的,现已贵为全国政协委员。有人做过统计,上世纪末,香港排名前100位的富豪中,有40多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

作家陈秉安把这样一本书献给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有些人可能会联想到“柏林墙”而认为不合时宜,觉得不光彩,迷信分子会觉得不吉利,更有的人已经开骂了。而实际上把“冰火两重天”的历史原原本本交代于后世,别闭着眼睛说乌有,引得读者流泪,给懵懂的小字辈震撼,恰恰证明过来人有责任对一代一代的新人打开通向民族记忆的大门,有良心的求知者尤其如此。

老革命家习仲勋“用脚投票”一语沿用至今,足见他说出了真相,而真相不死,今日不是还有“外逃族”、“移民潮”吗?民间还传颂习仲勋把毁誉荣辱置之度外,直不辅曲,屡挫不扑,途见不公会拍案而起。陈秉安为这样的高级领导人记下历史的一笔,也是这部书的价值所在。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习仲勋 逃港 用脚投票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