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文革中傅连暲为何被迫害死:1950年查出林彪吸毒

2011年03月20日 09:29
来源:百年潮 作者:黎勤 郑淑芸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在秦城监狱中去世

1968年1月,康生炮制了安子文设特务电台的罪状,把傅连暲也牵连进去,说他把毛、刘、周等中央领导人的健康情况报送安子文,由安子文通过电台发给香港特务组织。于是,傅连暲又被扣上“特嫌”的帽子。

3月13日,江青听取8个专案组的汇报,谈到傅连暲的特嫌问题时,她勃然大怒:“傅连暲这个家伙,竟敢把毛主席的健康情况向外扩散,应该把他抓起来。”果然,14日凌晨,总后的一群“造反派”到香山新村砸傅连暲的门,把他们夫妇拖下床,赤脚站在地上冷得发颤。“造反派”到处翻腾,最后抱着一个收音机,硬说是傅连暲从事特务活动的电台。陈真仁看得清楚。这群人中有总后的一个副部长和北京卫戌区的一个副司令。他们不容分说,把傅连暲推出门外,塞进汽车。傅连暲对追赶出来的几十年相濡以沫的夫人陈真仁说:“告诉党,我傅连暲光明磊落,问心无愧。告诉孩子们,我不是坏人。事情总会搞清楚的。”陈真仁气愤地问:“你们凭什么抓人?”话音未落,几个“造反派”把她推进另一辆汽车,要她也去谈谈。她高声喊叫:“谈什么?要谈也不能这样抓人。”两人就这样被抓走了。谁都没有想到,这次被抓就是他们夫妻的永别。傅连暲被送进秦城监狱,穿上6847号囚衣,关进牢房。

邱会作一伙对傅连暲开始了新的折磨。

傅连暲一直患严重的胃病,只能吃流食和软食。监狱里只有冷硬的窝窝头和“老三刀”菜汤(萝卜或白菜只切三刀便用白水加盐煮熟),有时有一碗带泥沙的稀粥。这些东西对一个有严重胃病的老人是难于下咽的。他要求做一碗白米粥以维持生命,得到的答复是:“还想过资产阶级老爷生活?”傅连暲入狱以来,经常挨饿,有时勉强吞几口肮脏的稀饭。就在这样惨无人道的折磨下,他没有屈服,从不招供,只是一再要求给毛主席打电话,还做看守人员的思想工作。监狱里的《看守日记》记下了一些实情:

“3月14日,十六室6847。该犯说他头晕,要求吃稀的。这天正是傅连暲狱的第一天。”

“3月16日,十六室6847一连两天没有吃饭,吃的也很少。吵吵要吃稀的。医生开病号饭,处里没批,说是叫他隔一个时期饿饿看,吃点苦头是应该的。该犯闹着要出去给毛主席打电话。”

“3月18日,6847号犯老是叨叨咕咕敲门,并说要出去等。上午,我们三人提他到审讯室训斥了一顿,叫他写,再违反监规一切责任由他负责。到了晚上仍不老实。”

“3月19日,训他时,他说什么和平共处,我们是一家人等。这些,我们作了严肃批评。闹得厉害时,请示处里给他带上手铐。”

“3月20日,6847号犯今日没有吃饭。”

“3月21日,6847号犯今天吃了一点又吐出来。该犯昨晚一夜没有睡觉。”

3月23日到28日,日记内容差不多相同。如说:“该犯夜里不脱衣服,不盖被子”、“该犯疯疯癫癫的样子”、“夜里不睡觉”、“胡说八道”、“一夜没有睡觉,在地上翻来覆去到处钻。”

这些日记说明,傅连暲受到种种折磨,神志已经昏乱。

“3月28日,看来该犯活不了几天了。”

果然,3月29上午8时,看守打开牢门,只见傅连暲躺在水泥地上,身体已经冰凉僵硬了。手腕上还戴着手铐,血迹斑斑。

一位毁家纾难,救过包括毛主席、贺子珍在内的无数红军指战员和人民群众的中国第一位红军医生,一位为中国医学作过杰出贡献的老同志,竟在林彪的屠刀下惨死在牢房的水泥地上。当天下午就在北京东郊火葬场消尸灭迹。火葬证上无名无姓,只有囚犯的编号:6847。

傅连暲被害死,叶群心满意足。当天在京西宾馆把林彪过去的秘书赵川找来,口授一份《揭发老爷卫生部的黑干将傅连暲对林彪病情处理上的滔天罪行》,交给邱会作的老婆胡敏到总后秘密打印,由叶群上呈存档。

陈真仁铁骨铮铮,斗争到底

陈真仁3月14日被塞入汽车拉走后,夜幕还未退尽。蒙蒙胧胧,不知被送到什么地方,好像是个学校,在一间空屋里呆了一天。第二天便被转到秦城监狱,送入牢房。铁门一锁,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林彪 文革 傅连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