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文革后期本是“副统帅”的林彪为何要叛逃苏联?

2011年03月16日 07:44
来源:党史纵横 作者:厚而实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1971年8月15日,毛泽东乘专列离开北京,先后到武汉、长沙、南昌、杭州、上海等地视察,一路上会见各地党政军负责人,公开点名批评林彪,并且做分化林彪集团的工作。告诫他们要防止突发事变。毛泽东已经向林彪公开摊牌了。毛泽东通过与一些党政军领导干部的谈话提醒林彪:“你不讲,人家也汜得。早晚要讲,捂是捂不住的,这是害人害己。”毛泽东还谈到黄永肚、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四个人的检查书要经过叶群这件事,他说:“为什么四个人都要经过她呢?为什么讲话稿不请示我呢?检词‘为什么要请示?这个问题要解决。”毛泽东还说:“他们名为反张春桥,实际是反我。”“对路线问题、原则问题,我是抓住不放的。”“我看他们的地下活动、突然袭击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的。纲领就是‘天才’和要当主席,就是推翻二中全会的议程和九大路线。有纠织就是瞒着人,搞得中央常委三个人都不知道,也瞒着政治局。”在谈话中,毛泽东向一些高级干部们讲了这样一个意思:林彪的问题,是路线问题,实际上是第十次路线斗争,现在只是不讲破罢了。毛泽东认为林彪问题的性质是相当严重的,他曾经说:庐山上林彪等人搞的简报,“是一个反革命的简报。”对这件事,他坚持抓住不放,他说:“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不彻底,还没行总结。”

毛泽东的这些谈话,分量是相当重的,他把林彪的问题提到了“三要三不要”的高度,认为这是一场路线斗争,指出林彪等人搞的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是反对九大路线,急于夺权。这是一场两个司令部的斗争。毛泽东还表示,在这个问题上,他决不让步。

毛泽东的南巡谈话,对外是严格保密的。毛泽东当时确定,只让他指定范围的人知道他谈话的内容。这个范围,就是周恩来及中央几个高级领导人,还有与毛泽东直接谈活的各省市自治区党政军负责人。但是,林彪、叶群、林立果却千方百计打听毛泽东谈话的内容。由于毛泽东在南巡时要分化林彪集团的人,因此他也要找林彪集团的人谈话,这些人便很快把毛泽东谈话的内容通过林彪死党报告给了林彪。林彪知道了这些情况后,内心是惊恐的。但是,他对毛泽东谈话的内容,知道得不太详细,就让他的亲信死党继续打听详情。1971年9月5日、6日,在;比戴河的林彪从周宇驰、黄永胜那里得到了毛泽东南巡谈话的详细内容。林彪还是不放心,他让其死党李作鹏专门到武汉去一趟,了解情况。李作鹏于9月6日到达武汉,进一步了解到了毛泽东的淡话内容。他秘密向林彪报告说,毛的谈话有三个重要之处:九届二中全会问题没有完,还有穷追猛打抓后台之势;上纲比以前更高了;矛头对准了林彪。

听到李作鹏的报告后,林彪进行了分析。他知道毛泽东把问题上升到路线高度的分量,更知道路线斗争中反面头头的下场。他还注意到毛泽东的淡话中说到的:这件事没有完,还要抓后台。此时林彪内心—卜分清楚,毛泽东不光是已经感觉到了他们布搞阴谋,而且一定会把他们搞的阴谋活动查清楚。他们这个集团灭亡在即了。于是,他决定孤注一掷,决心将毛泽东杀害于巡视途中,发动武装政变。9月7日,林立果向“联合舰队”(即林立果在林彪支持下秘密建立的由效忠林彪父子的人组成的武装部队)下达了“一级战备”的指令。8日,林彪亲笔写下丁行动手令:“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林彪的这个手令,实际上把他的死党及其所属部队的指挥权直接交给厂林立果、周宇驰,由他们组织实施暗杀毛泽东及其他中央领导人的计划,并发动武装政变。

8日当天,林立果、周宁驰二人多次秘密召集“联合舰队”成员研究在毛泽东南巡的途中杀害毛泽东的具体方案。林立果在动员时还说,现在首长(指林彪)下了命令,要主动进攻,要把“B-52”(他们给毛泽东确定的代号)搞掉。“联合舰队”成员、南京军区空军政委江腾蛟被指派为在上海谋害毛泽东的“第一线指挥”。他们策划的谋害毛泽东的手段主要有:用火焰喷射器或“四O”火箭筒轰击毛泽东乘坐的专列,用炸药炸毛泽东专列必经在苏州硕放铁路桥,派强击机轰炸毛泽东专列,派强击机炸毁毛泽东专列停放处的油库,派王维国乘毛泽东接见时直接下手等,同时做好准备,待杀害毛泽东得手,他们准备攻击中南海和钓鱼台,消灭周恩来、朱德、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刘伯承,也有江青、张春桥、姚文元。

政治经验丰富的毛泽东十分敏感,他从一路巡视所见到的蛛丝马迹中预感到了林彪集团有反常举动。这引起了他的警觉。1971年9月11日中午,毛泽东打破了预定行动计划,突然命令专列离沪北上,谁也不通知,一路不停留,经过南京、蚌埠、徐州、济南、天津各站,于12日午后抵达北京丰台车站。他在丰台约见李德生、纪登奎等人并与他们谈话后,要李德生调一个师到南口,预备对付突发事件。安排好这一切之后,于下午4时回到中南海休息。

毛泽东突然返京,打乱了林立果等人的部署。上海的王维国于9月11日晚上才得知毛泽东离沪北上,但仍不知毛泽东的去向。王维国急忙打电话给林立果、周宇驰,向他们报告。林立果得知情况后,完全绝望了,他说:“全完了!……没完成首长(指林彪)交给的重托,首长把生命交给了我,用什么向首长交待!”

林彪曾有两个选择,当第一个选择落空时,他只能选择第二个——出逃

林彪得知谋杀毛泽东的计划完全落空时,认定他们的阴谋肯定败露无疑了,他感到自己已经大祸临头了。但是,他不肯束手就擒。他此时做出了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南下广州,另立中央,一个选择是逃往苏联。

林彪首先着手实施南下广州的计划。广州是林彪长期经营之地。四野南下解放广东后,许多四野干部安排在广东地方担任领导职务,建国初期林彪担任中南区第一号军政领导人时,又在南方各省特别是广东省安排了大量亲信担任军队和地方领导干部。此后,林彪又不断在广东安插亲信,因此,广东及南方一些省份,是林彪亲信最多且担任党政军高级领导职务的地方。林彪打算南下广州后,利用他在那里的关系,造成地方武装割据局面,分裂党,分裂国家。林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林彪 毛泽东 1970年 毛泽东与林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