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文革后期本是“副统帅”的林彪为何要叛逃苏联?

2011年03月16日 07:44
来源:党史纵横 作者:厚而实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毛泽东对林彪一伙的抗拒态度已经不能容忍了。1971年1月,毛泽东决定改组被林彪一伙控制的北京军区。改组北京军区后不久,1971年4月,毛泽东又派人参加军委办事组,打破了由林彪亲信把持军委办事组的局面。4月中旬,中央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时,毛泽东决定把黄永胜、吴法宪、叶群、邱会作、李作鹏的检查书及毛泽东对他们检查书所写的批语在会上散发。

林彪对毛泽东采取的这些措施极为不满和忿恨,并且公开地表现出来了。1971年五一节时,按中央规定,晚上中央领导人要到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焰火。当华灯初上时,毛泽东按时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在中央的圆桌东首坐下,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紧挨着毛泽东坐下。毛泽东坐下后,一边与西哈努克亲王交谈,一边看中央领导人都到齐没有。其他中央领导人都按时来到天安门城楼,惟独不见林彪的影子。按以往林彪的惯常做法,他总是先毛泽东几分钟到达,在楼梯口迎接毛泽东。今天,林彪却迟迟不到,这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他开始有些烦躁。焰火开始后,广场上一片火树银花,群众和专业的文艺团体在广场上表演各种文艺节目,毛泽东却无心观看,他不时地看对面空着的座位,不时地与西哈努克说几句话。隔了很长时间,林彪仍然未到,周恩来有些着急,他让秘书去催促。过了十几分钟,林彪才慢慢地走上天安门城楼。当时天气很热,林彪却还穿着一件军呢大衣。他脸色黄黄的,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到了天安门城楼,他也不同毛泽东打招呼,只是阴沉着脸,不与毛泽东握手,也不同他说话,冷冷地坐下,不抬头看焰火和文艺节目,一直耷拉着脑袋。几分钟后,他起身就走,也不同毛泽东打招呼。这一幕,引起了包括西哈努克在内的中外要人的注意。大家心中明白:林彪已经与毛泽东不和了。实际上,林彪是用这种方式,表示他对毛泽东的不满和强硬态度。

林彪感到,他搞的反革命集团即将覆灭,于是他决定孤注一掷

毛泽东越来越感到林彪一伙内部在搞什么阴谋。但是,到底是什么阴谋,毛泽东当时并不知道。他决定再采取一些新措施,摸一摸他们的底。这些新措施中,与以前不同的是:直接涉及到林彪,公开点林彪的名。

5月下旬,毛泽东决定向各级领导干部传达《毛主席会见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毛泽东在这次谈话中隐喻地批了林彪)。毛泽东的这些举措,引起了林彪的更大不满。他告诉他手下的人,在军队里面,就是不要搞“批陈整风”,也不传达毛泽东的有关批示和讲话。林彪的这种做法,很快就被毛泽东所发现,他决定,进一步把矛盾挑开,并且针对林彪,实施“敲山震虎”。

1971年7月9日,毛泽东向陪同他会见基辛格的熊向晖问起军委办事组检讨的事,熊向晖据实报告说,没有听黄总长讲过,也没有看过黄永胜等人的检讨。毛泽东听后提高声调说:“他们的检讨是假的,庐山的事情还没有完,还根本没有解决。这个当中有‘鬼’。他们还有后台!”毛泽东还说,他们是搞阴谋,连熊向晖这样的干部都不让知道,这不是阴谋?我历来主张,党内允许有公开的反对派,绝不允许暗藏的反对派。黄永胜他们搞阴谋,搞分裂,他们是暗藏的反对派。搞阴谋,搞分裂,就是搞修正主义,搞马克思主义的人,就是要讲团结,就要光明正大。黄永胜他们光明正大吗?完全不是。总而言之,庐山的事,根本没有完。毛泽东还不点名地专门针对林彪说,我历来不主张让自己的老婆当自己的秘书,搞秘书专政,有什么好处?毛泽东在这里所说的“还有后台”,“搞阴谋”,“秘书专政”,实际上指的就是林彪。毛泽东的这些话,就是说给林彪听的。实际上,毛泽东是通过这些话来敲打林彪。

但是,在毛泽东的敲打面前,林彪仍然不表示任何态度。毛泽东决定直接点林彪的名字。毛泽东频繁地请各大军区司令员、政委,一些省、市、自治区党政负责人来北京,向他们吹风,打招呼。毛泽东在与一些军队的和地方的领导人谈话中多次提到林彪,点林彪的名。他多次说过这样的话:我同林彪同志谈过,他有些话说得不妥嘛。说人民解放军是我缔造的,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缔造的就不能指挥呀!缔造也不是我一个人嘛!他们搞突然袭击,搞地下活动,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可见心里有鬼。他们先搞隐瞒,后搞突然袭击,五个常委瞒了三个。(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有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毛泽东说的“瞒了三个”常委,是指林彪和陈伯达瞒着毛泽东、周恩来、康生搞地下活动)毛泽东还说,除了那几位大将以外,他们都搞隐瞒。毛泽东还直截了当地说,那几个大将就是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还有李雪峰、郑维山。他们一点气都不透,来了个突然袭击。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他们有话,事先不拿出来,大概总认为有什么把握了,好像会成功了,可是一说不行,就又慌了手脚。毛泽东说这些话,实际上就是说,庐山这场斗争,对象实际上是林彪,并且认定林彪他们在搞鬼,搞阴谋。毛泽东说这些话,实际上是用“敲山”的办法,来“震”林彪这个“虎”。

但是在毛泽东的一再敲打面前,林彪还是不表态。毛泽东对林彪有些失望了。他认为林彪问题的性质已经非同一般,而且.林彪也是很难改正的。他决心把问题进一步提出来。1971年7月1日,在毛泽东亲自阅批准发表的《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上发表的纪念党的生日的文章中,有这样一句告诫的话:要警惕“现在正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那时,刘少奇早已经被打倒,陈伯达也已经倒了,这里所说的“现在正在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显然是指林彪。7月底,毛泽东向中央政治局推荐了一本晚清小说《何典》,毛泽东还特别指小了书中的四句话,要政治局成员去体会。这四句话是:“说嘴郎中无好药,死病无药医,药医不死病,一双空手见阎正。”毛泽东所透出的这些意思很明白,就是说林彪是“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已经不肯改悔。林彪从各种渠道了解到上述信息后,他心里当然明白,毛泽东已经发现他们在搞阴谋了,并且把问题看得很重。他们的小集团面临着覆灭的危险。但是,此时林彪还心存一线希望,因为毛泽东并没有掌握他们搞阴谋的实据。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林彪 毛泽东 1970年 毛泽东与林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