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文革后期本是“副统帅”的林彪为何要叛逃苏联?

2011年03月16日 07:44
来源:党史纵横 作者:厚而实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林彪与毛泽东之间的重大分歧虽然越来越深,但在九大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二人谁也没有说破。特别是林彪,深谙“韬晦”之道,他在表面上仍然拥护毛泽东,正像后来人们所形容的,他是“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

在九大开过后不久,毛泽东与林彪之间的重大分歧,就在设不没国家主席的问题上暴露出来了。毛泽东主张不设国家主席,林彪主张设国家主席,二人之间在这个问题上反复多次,仍未能统一。实际上,在设不设国家主席问题上的分歧,只是林彪与毛泽东之间更深分歧的不太明显的一种外部表现。最终,二人之间围绕设不设国家主席问题上的分歧,在1970年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庐山会议)—上公开化了,林彪与毛泽东之间的重大分歧实际上也已经暴露在全党面前了。在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发表了《我的一点意见》,批判了陈伯达。毛泽东批判的虽然是陈伯达,但其矛头所指,是林彪。

九届二中全会在毛泽东意见基础上统一了思想,陈伯达被责令检查,后被隔离审查。林彪手下几员大将也被责令检查,林彪集团遭受惨败。林彪心中又气又恨。但是,他在表而上还要拥护毛泽东。在九届二中全会闭幕式上,林彪发表讲话,他假意说:“这个会议整个进程中间,都是主席亲自指导的。会议过程中间出现的问题,主席很敏锐地发现了,顺利地解决了。这个会议,可能(开)成一个是团结的会,还是(开成一)个分开的会?经过主席的这种指导,依然变成了一个团结的会,胜利的会。”九届二中全会结束后,林彪心情沉重地下了庐山。

庐山会议之后,毛泽东发动了“批陈整风”运动。“批陈整风”运动,批的是陈伯达,实际上是针对林彪的。对这一点,林彪内心是很清楚的。不仅如此,毛泽东还让林彪手下的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写书面检查,同时,毛泽东还提出:林彪对这件事要有所表示。林彪对此,抵触情绪是很大的。在庐山上,他告诉手下的人,没有错,不要检讨。下了庐山后,当他看到毛泽东坚持要他们写书面检查时,不得不转而告诉他手下的人写假检查,这就是:在检查中只谈上了陈伯达的当,坚决不谈他们自己搞了什么阴谋。叶群直接告诉林彪手下的大将们:把一切问题都推到陈伯达身上,就说是上了陈的当。而林彪自己,则对“批陈整风”一直不表态。

毛泽东对林彪的这种态度很不满意。虽然他仍然坚持要拉林彪,保林彪,但在林彪必须表态这个问题上他是不让步的。1970年9月16日,毛泽东在武汉约汪东兴淡话时说:“我劝林应好好地想一想,表个态嘛!今天未想通,待想通后表态也可以。”毛泽东还讣:汪东兴回北京后,把他对汗东兴检讨书的批示交给林彪、周恩来、康生,并向他们转达毛泽东的意见:争取犯错误的人早点觉悟。”毛泽东后来在接见一些地方和军队高级领导人时,也多次说过类似意思的话。但是,林彪一伙却决心与毛泽东对抗,在检查书中,就是不提他们背后的活动,而毛泽东则从庐山会议上他们的表现中,以及从他们交上来的检查书中,发现他们背后肯定的阴谋。毛泽东在叶群的检查书中读到叶群所写的“在北戴河时连续接了几个这方面的电话”时,十分注意,在这段文字的下面划了两道横线。毛泽东在吴法宪所写的检查书中看到吴写的“曾经把陈伯达的论天才的语录打印了几份,给了办事组的几个同志”后,在这段话的下面也划了双横线。

1970年12月16日,毛泽东还在一则针对北京军区党委的批语中说:“为何听任陈伯达乱跑乱说,他在北京军区没有职务,中央也没有委任他解决北京军区所属的军政问题,是何原因陈伯达成了北京军区及华北地区的太上皇?”毛泽东的这则批语实际上就是针对他所怀疑的问题而发问的。就在毛泽东写下这则批语不久,他发现中央军委所属部门并没有传达毛泽东批判陈伯达的讲话,于是他在]971年2月直接在军委办事组的检查书上批道:“为什么老是认识不足?”“原因何在?应当研究。”毛泽东发现—了他们背后有阴谋,是非要搞清楚不可的。

但是,林彪手下骨干分子的检查就是不“深入”,就是不提他们背后搞阴谋这件事。林彪本人不但不表态,还告诉他手下的人,仍然搞假意的检查。林彪后来则干脆离开北京,住到北戴河去。当毛泽东紧紧抓住他们搞阴谋的事穷追不放时,林彪怀恨在心,开始直接对抗毛泽东。

1971年3月29日,毛泽东派周恩来、黄永胜、军委办事组的一些人去北戴河,让他们向林彪汇报毛泽东关于揭批陈伯达的一系列指示,同时也向林彪谈中央准备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的情况。毛泽东在周恩来等人行前,特意交待周恩来:只是要林彪出来参加一下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给他(指林彪)一个台阶下。”周恩来到北戴河,住了两天。在两天时间里,他连续同林彪谈话,做林彪的工作。但林彪一直紧锁眉头,一言不发,只是在最后一天才向周恩来表示,“完全拥护”毛主席关于批陈的指示,还表示,对他手下的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的检讨,“很高兴。”当听周恩来说毛泽东对他们(指黄、吴、叶、李、邱)的检查不满意时,林彪“要求”他们“重写一次”。对于中央要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的决定,林彪表示:“完全同意”中央开这样的会。至于涉及到他自己的问题,他避而不谈,毫不认错。周恩来一再说服他,让他出席中央“批陈整风”汇报会,林彪不表示出席,也不表示不出席,就是不开口,实际上是拒绝。

周恩来回到北京,向毛泽东汇报了他北戴河之行的情况,毛泽东对林彪的这种态度十分生气。他指着在场的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说:“你们已经到了悬崖的边沿了!是跳下去,还是推下去,还是拉回来的问题。能不能拉回来全看你们自己了!”当林彪得知毛泽东的这些话时,十分气恼。1971年4月,中央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19日,周恩来代毛泽东给已经回到北京的林彪送去关于“批陈整风”汇报会的文件,还有毛泽东在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的检查书上的批语,并且向林彪示意:毛主席希望林彪同志出席“批陈整风”汇报会,并在会上讲几句话。林彪表示:“坚决不讲”,也“不出席会议”。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林彪 毛泽东 1970年 毛泽东与林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