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江青秘书口述:文革责任推给她和林彪 他们担不起

2011年02月28日 11:44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李明三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记者:既然是毛泽东的主动限制,不让江青涉足政治,他后来在“文革”中又怎么会纵容江青胡来?

阎长贵:我个人认为,江青起来是在60年代。“大跃进”失败后,毛泽东和在第一线主持工作的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产生了分歧,这时毛泽东在政治上开始转向信任江青,让江青发挥作用。在1962年八届十中全会以后,在“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大背景下,江青涉足文艺领域,搞京剧改革。陈伯达后来说过,“文革”是从京剧革命开始的。这句话固然有吹捧江青的成分,但仔细分析,也不无道理。从那以后,江青从九级干部上升为重要的中央领导人,地位之高,连中央文革小组组长、中央政治局常委陈伯达也避让三分,自称是“刘盆子”,是傀儡,中央文革小组掌权的是江青。

江青的权力是谁给的?不能说是人民给的吧!把“文革”的责任都推给江青以及林彪,他们两人也担不起来。江青从革命的进步青年,到“文革”中横行霸道,作威作福,要当女皇,她的野心,是随着地位逐步升高而产生的,她如不当上政治局委员,有什么资格想当中央主席。

记者:如果说,毛泽东需要透过江青发动“文革”,那么,这以后她步步高升,进入政治局,也都是毛泽东的意思?

阎长贵:这个问题请杨银禄同志谈谈。

杨银禄:“文革”中,所有政治局委员都有一份行政工作,唯独江青没有。主席开始并不愿家里人进中央委员会,更不用说进政治局了。“九大”期间,刚开始酝酿政治局委员名单时,是有江青的,主席给划掉了;有人提议李讷和毛远新要进中央委员会,主席也划掉了。江青后来进政治局,康生起了很大的作用。九届一中全会选政治局委员,当时安排人事工作的三人小组,分别是总理、康生和黄永胜。最后确定名单中加入江青后,康生第一个去给江青祝贺,一进客厅就用浓重的山东话大声说:“行了!行了!”江青出来和他握手,说:“谢谢康老!康老是我最好的老师。”康生说:“江青同志是我最好的学生。”江青进政治局,康生和总理的作用很关键,另外,林彪也是支持的。

记者:还有人说“文革”一开始,江青就想打倒周总理,他们间的关系很紧张?

阎长贵:我不同意这个看法。“文革”初期,江青和总理有意见分歧,但她什么事都要依靠总理。我给她当秘书时,总理经常来看江青,对江青很尊重。每次来以前,先给我打电话,江青同志是休息还是工作,我想去看看,有没有空?我每次请示,江青都没有拒绝过。

一次有人可能要给总理贴大字报的事,我去给江青汇报。她说:“凡是涉及到总理的事,我心都不安。”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我听杨银禄同志说:1969年2月,江青从钓鱼台11号楼搬到10号楼以后,特意嘱咐他,凡与毛家湾林彪、叶群来往的电话,都要做记录,我给他们打电话也要记录,但总理与汪东兴的电话,不要记。说明她与林彪的关系,已经过了蜜月期,但与总理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至于江青反总理,恐怕是在林彪倒台以后。她有政治野心,总理当时是第二号人物,成了江青他们夺权的最主要障碍。说她一开始就想打倒总理,把总理视为眼中钉,这不对,这有一个发展过程。

记者:毛泽东晚年经常批评江青,他什么时候开始疏远江青?

阎长贵:“文革”期间,两人关系应该说是不错的,毛泽东多次批评过江青,但从来没有想要打倒她。1975年5月,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到江青的问题:“我看问题不大,不要小题大做,但有问题要讲明白。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并没有要打倒她的意思。同样的问题,搁别人身上,早打倒了。反过来说,直到最后上了审判台,江青也没有背叛毛泽东。

江青看电影三忌:忌恐怖、忌黄色、忌恶心

记者:生活中的江青是什么样子?在公众眼里,她反复无常、蛮横霸道、不讲道理,以女皇自居,是这样吗?

阎长贵:江青身高1。66米,身材修长,亭亭玉立,人还是比较漂亮的。“四人帮”倒台后,社会上有“三假”传闻,说江青的头发、乳房、屁股都是假的。我和杨银禄同志都可以负责任地说,这不是事实。她的头发很黑,很浓,油光顺溜,不是假的。说江青这假那假,是丑化、妖魔化,是人身攻击。还有人说她养“面首”,指浩亮、庄则栋等,我和杨银禄同志都问过他们本人,他们都说江青在我们面前是长辈,我们对她很尊重,她在钓鱼台住哪个楼我们都不知道。再说,江青是毛泽东的妻子,在这方面她不敢胡作非为,还有她的生活一步、一时一刻也离不开工作人员。说她养“面首”云云,完全是胡编乱造,人身侮辱。江青确实爱骂人,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很难相处,对工作人员时常骂:“你滚”、“你给我滚”、“你个人主义”,让人难以接受。

记者:人们都知道,江青爱看电影,社会上有传闻,说她在钓鱼台经常看黄色电影?

阎长贵:不是那么回事。至少我在的那一年,她没看过黄色电影。有部电影《广岛之恋》,一开头就是男女裸体拥抱的镜头,江青一看就急了,起身就走。她看什么电影是由身边工作人员,主要是警卫员和护士选的。江青有交待,第一不看恐怖片;第二不看黄片,有下流动作、床上动作的,她不看;第三不看软体动物,如蛇、蛤蟆等,她看了恶心,不舒服。

杨银禄:有一次毛泽东的保健医生李志绥去了,工作人员正在选电影,李选了一部《格林的故事》,里面有些镜头很恶心。江青看了晚上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滚,打铃叫我们上去,问是谁挑选的电影?我们说是李志绥。她生气了,说:“李志绥把我害了,他故意害我,我看他就是美国特务。”

记者:江青平时爱看什么电影?

阎长贵:江青离不开电影,每天都要看,这是事实。她看电影,既有个人消遣的成分,也是工作需要。汪东兴说过,江青看电影,是她的一项工作。我做秘书时,戚本禹也特意交代,江青看电影有什么评论,你都要记下来,作为指导电影工作的指示。我记得她看国内一个讲飞行员的电影时说,我们的电影有一个缺点,太注意技术细节,内行人不愿意看,外行人看不懂,缺少一般的可共同欣赏的东西。

杨银禄:江青看电影,外国的比较多,中国的也不少,老电影她都看过。外国电影主要是从香港找过路片,由新华社香港分社临时借调,三五天就送回去了。她喜欢美国电影《红菱艳》,看了好几次,后来又看了《冷酷的心》,还有一部《女人比男人更凶残》。为什么看这些电影,她主要是看色彩,看镜头、灯光、演技。如《红菱艳》里一个情节,男主角发火打碎玻璃的一瞬间。她说演得好,光这镜头就看了很多遍。她看电影,有时就看一小点。时间长了,钓鱼台电影放映员的技术都很高,成百上千部电影,江青要看哪一点,很快就能找出来。

记者:江青在日常生活方面奢侈吗?是不是像人们传说的喜欢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情调?

杨银禄:她生活说不上多么奢侈,我没见她戴过什么首饰,也没有化妆品,到人民大会堂、中南海、京西宾馆等处开会,她自己吃的东西都算伙食费,自己掏钱,茶叶也自己带。她在外地休息,每次走以前都要问秘书:“伙食费算了没有?”有时还要看发票,工作人员不敢糊弄她。

江青穿的衣服也比较简单,基本是军装。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很得体。她有一次回钓鱼台,对工作人员说,“街上人们穿衣服太单调,女同志不是灰的就是蓝的,要不就是黑的,老三样。我提倡女同志穿花衣,穿裙子,我带头穿。”她叫吴连登(主席的管理员)到布店选几样素一点的布料,做了6件花衬衣,她穿了多次,在钓鱼台、京西宾馆、大会堂、中南海等地方露面,也鼓励那里的服务人员穿花衣。那时,她已年近60,觉得花衣服效果出不来,后来就都分给工作人员了。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江青 杨银禄 阎长贵 林彪 文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