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毛泽东:打麻将靠手气 谁知道搞钢铁不能凭手气

2011年02月14日 08:42
来源:成都党史 作者:王真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9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立即行动起来,完成把钢产量翻一番的伟大任务》,5日又发表社论,《全力保证钢铁生产》,要求其它部门要为钢铁生产“停车让路”,组织各种运输工具保证钢铁需要。

四川省和成都市也不能落后。9月7日,省委在重庆召开第八次全委会议(扩大),通过了《关于1958年钢铁生产的紧急指示》,要求全省紧急动员,投入大办钢铁运动中去。有铁矿的县、区机关,工厂企业,都要搞钢铁生产的试验田;原来有高炼的地方,增加建设一批“小高炉”;“土高炉”较多的地方要增加一批有机械设备的“洋高炉”,组成无数的“高炉群”。争取到1958年度以前建成1000到1500个有机械设备的高炉。在省委的督促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土高炉”从9月中旬的15万座,增加到7万多座。冶金企业由139个增加到689个。全省调集800多万(约占1957年四川总人口7200万的11%以上,比全国平均10%的多一成)劳动力上山找矿,建立“小高炉、土高炉”炼铁。《四川日报》号召:“不见铁水不离炉,不获全胜不下山”。由李井泉第一书记挂帅,不断地召开电话会议督战。并且成立了省钢铁办公室,具体督促各地大干快上。

成都市在认真传达中央和省委指示的基础上,首先从领导机制上着手,由市委第一书记廖井丹挂帅,全体书记齐上阵抓钢铁生产。分“两条战线”作战:一条是四个生产钢铁的工厂,由三位书记挂帅,配以必要的助手分工负责各厂的生产。无缝钢管厂是当时成都最大的钢铁企业(年产钢100万吨),冶金部直属厂。该厂正在基建过程中,增建了转炉车间,由廖井丹同志负责;成都钢铁厂,是成都市新建的地方工业的重点。国务院1958年5月30日批准建厂,规模年产生铁18万吨,钢15万吨,钢材13万吨。在市委领导下,由新建厂办公室具体安排,8月1日破土动工,新建33立方高炉两座,9月14日炼出了成都市破天荒的第一炉铁;新建的3吨转炉,也于11月13日炼出了第一炉钢,使成都市从此成为既有了铁、又有了钢的城市。该厂由书记冯焕武同志挂帅、由张坚同志(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计委主任)协助,抓好基建和生产。由郭实夫书记负责、王真协助,抓刃具厂和机车厂的钢产任务(刃具厂炼钢车间是电炉炼钢,生产刃具所需的特殊钢;机车厂铸钢车间生产机车所需的铸钢件,由转炉炼钢,我和该厂书记任道永一起值夜班守候炉之督促生产两厂生产的钢产量,当时都算在全市钢产量任务之中)。第二条线是两个城区和一个郊区面上,动员群众大办钢铁的战线。城区部分由米建书记和赵鸿图同志(重工业局长)负责,郊区由张堃书记负责,各区由区委书记挂帅抓钢铁。

在“书记挂帅”的同时,区两级都成立了“钢铁生产办公室”,专责抓钢铁生产。市“钢办”由张坚同志任主任,赵鸿图和董明德同志(统计局长)任副主任,协助市委抓钢铁生产的日常工作,督促检查,调度协调,承上启下,每天向省钢办和市委汇报生产情况,向下传达省、市委指示。

市委于9月15日召开了第八次全委扩大会议,动员部署我市大办钢铁的群众运动。会后全市主动掀起了高潮。各系统、各区、各单位所有机关、团体、学校、工商企业、军队……统统动员起来,组织人力、物力,奔赴附近地区如温江、雅安、阿坝、绵阳等各县,找矿的找矿,找到矿石后就地或在成都市区兴建土高炉、炒钢炉、焖钢炉、锻钢炉、坩锅炉等各式各样的冶炼设施,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热火朝天地投入了大办钢铁运动。市区内有所谓的“东炒、西焖”(即东城抓炒钢,西城搞焖钢)。据统计,全市共建各种冶炼钢铁的设施1150座,每座设施实行“三班倒”生产,每班以10人左右计算,上阵的人力即达30万多人,再加上山找矿的人力和搞后勤的人力,总计约40万即使每班以5人计算,也需15万人,加上后勤也要25万人大军办钢铁。每个炉子都要有鼓风设备,有鼓风机的用机器,没有鼓风机的用“风箱”,一时间“鸡毛贵如油”。当时市委给我的主要任务是大办地方工业,我抽时间到成都热电厂附近和前进铁工厂附近的“小、土、群”去参观,看到了参战群众冲天的干劲,令我十分感动。另一方面,看到炼出来的“渣铁不分”(即矿渣与铁水不分)状如“牛粪”样的一砣一砣的“黑砣砣”(全国统称之为“烧结铁”)心中真不是滋味,这哪里是铁啊?化费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生产了这些个“黑砣砣”,这算干得啥事?反过来又想到“物质不灭”的原理,“黑砣砣”中的铁元素(Fe)应该还存在,投入高炉,或许还能炼出铁来。(认真说来,钢铁生产没有一定的冶炼设备和技术等条件是炼不出来的。)《李锐往事杂忆》一书中342页记;1959年“庐山会议”时,7月11日晚毛主席找周小舟、周惠和李锐谈话时,“去年是几件事都挤在一起了,打麻将十三张牌,基本靠手气。谁知道搞钢铁这么复杂,要各种原材料,要有客观基础,不能凭手气。”

当时省委抓得很紧,经常在晚上开电话会,李井泉同志亲自主持,听取各地区的汇报,上得快的予以表扬,上得慢的批评,并且交流各地的经验。同时,省钢办还布置成都市收拣废钢铁1万吨。市级机关带头,将自行车的衣架,护泥板,烧杠炭的火盆、大钳,市委办公楼的某些铁件都拆卸下来当“废铁”上交。一些地方还把居民家中的铁锅、铁炉,甚至衣柜上的金属附件都撬了下来,严重地损害了群众利益,也损害了党的形象。到12月12日,电话会议上省委宣布:四川全年产钢7029万吨,产铁8888万吨,按国家下达的计划,分别超额4%和234%提前完成了计划。不久市上也宣布:年计划产钢12万吨的计划也提前完成。(后经核实,“洋钢”为7325吨,其余多“土钢”。)

12月22日,《人民日报》以套红通栏标题报导:“1070万吨钢——党的伟大号召胜利实现”。至12月31日,全年累计钢产量为1108万吨。据1959年8月16日,党的八届八中全会公报,1958年产钢1108万吨,其中有308万吨是“土法”生产的“土钢”,“洋钢”为800万吨,比1957年的535万吨增长495%。一场史无前例、举世无双的全民大办钢铁的运动到此结束。

[责任编辑:刘嵩] 标签:大跃进 王鹤寿 二五计划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