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导演李文化:文革时红卫兵令我岳母“只能吃草”

2011年02月12日 09:38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李文化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一个红卫兵把人群驱开,手里端着一盘草:“记住!她是地主婆,地主婆不能吃饭,只能吃草。”然后手一挥:“你们可以走了!”他也回到自己家,但还是不时地推开我家的门,狠狠地说:“只能吃草,不能吃饭!”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2010年12月29日第44版,作者:李文化,原题:《拍“最美”电影遭批记》

“最美”电影变“大毒草”

柔石的小说《二月》由谢铁骊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夏衍把片名改成了《早春二月》。谢铁骊找到我做这部影片的摄影。在北影厂同属小字辈的我们俩决心着力打造一部引发轰动的精品。

1963年3月,《早春二月》的主要创作人员以及导演谢铁骊、美工池宁和我进驻苏州无锡看外景。《早春二月》3月开拍,秋天完成,算上后期共八个月。

《早春二月》在以后的几十年里,一直被大众认为是“最美”的影片,是一首诗歌,浪漫、幽怨、多情。在此片中,我着力运用了苏联影片的摄影手法以及寓情于景、情景交融的摄影技巧。

很快,这部具有创新意识的、具有浪漫小资产阶级情调的、有史以来“最美”的电影就遭到了厄运。

1964年,文艺界开始了整风运动。影片《逆风千里》、《北国江南》、《早春二月》、《舞台姐妹》等被批判为“大毒草”。

我和摄制组的主创人员一到星期天就心慌,每到周末,全国的大报纸都有整版的批判《早春二月》的文章。

那段时间,对参与了《早春二月》的工作人员来说,心灵无疑在进行一次大裂变、大困惑。怎么也不明白《早春二月》为什么会被打成“大毒草”?只不过是写一个青年人寻找自己的出路;说女主角陶岚是资产阶级,她不过是一个小学教师。况且,剧本在夏衍副部长那儿都通过了,厂里各个部门都通过了,最后怎么会是“大毒草”?

1966年,“文革”开始了,导演谢铁骊被打成黑帮。作为摄影师,我也成了“黑线人物”。全国的知识分子几乎都卷入了对这部电影的批判。

岳母被勒令“只能吃草”

我被借调到八一厂拍摄的《南海长城》也停拍,摄制组解散。那段时间,上班时间我就呆坐着,专等大喇叭开始喊:“《早春二月》的‘大毒草’摄影师李文化,出来!”然后,我就跟厂里的黑线人物一起慢腾腾地走到小广场上,低头认罪倾听批判。

一天,大喇叭又开始响了,照例坐在办公桌前的我突然浑身打了个激灵,耳朵里分明听道:“‘大毒草’《早春二月》的摄影师李文化滚回去!”不是一声,而是一声声一直那么喊,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李文化 文革 红卫兵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