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会作浮沉录:自称一家五代都受共产党恩情
2010年11月24日 10:04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邱会作在1981年受审时,在最后陈述阶段所宣读他的《认罪书》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的上两代和下两代,连我自己一代,五代人受到了共产党的恩情。”

邱会作(来源:资料图)

本文摘自:《党史博采》2009年第6期,作者:霞飞,原题:《林彪集团五干将浮沉录之四:邱会作》

邱会作出身贫苦,从小就参加了革命,受到了共产党的培养和重用,当过高官,在革命战争年代也有功劳,但是,他却因为在“文化大革命”中紧跟林彪,最终走上了自我毁灭之路。让我们来看一看邱会作浮沉的历程吧。

从小投身革命

邱会作在1981年受审时,在最后陈述阶段所宣读他的《认罪书》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的上两代和下两代,连我自己一代,五代人受到了共产党的恩情。”

的确,邱会作数代人受到了共产党的大恩。

邱会作1914年4月15日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的父亲、祖父,都是贫农,正是处在江西兴国贫农中生活水平最低的阶层。从毛泽东当年的调查材料中可以印证,邱会作一家无劳动工具,吃不饱,穿不暖,要靠砍柴、挑脚,添补生活。

邱会作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中,自然从小过得很苦。他出生的1914年,又正是中国农村土地兼并严重、阶级分化严重的年代,他家里的生活状况,是可想而知了。

上世纪20年代后期,毛泽东率部开创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这个根据地巩固之后,向周边扩大。江西兴国也就成了红色区域之一。邱会作的家乡,来了共产党和红军。红军的到来,使江西兴国县的广大穷苦农民都获得了解放。邱会作一家,同当地广大农民一样,得到了解放。邱会作的父亲、祖父,从受苦、受穷、受欺负的“泥腿子”,翻身作了主人。因此,邱会作的父亲、祖父,都拥护共产党,积极参加农会的活动,跟着共产党干革命。这样的家庭,自然对邱会作影响很大。邱会作从小就受到了共产党、农会的教育,接受了一些革命道理。他也经常跟着父亲一起,去参加当地农民搞的拥护共产党和红军的活动,参加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运动。他当过儿童团员,村子里的站岗、放哨活动,他都积极参加。1929年,邱会作参加了红军。这一年,他仅15岁,还是个孩子。

邱会作参加红军后,很爱学习。在学文化,学政治,学军事方面,都走在前面,打仗也很勇敢。由于他爱学习,肯钻研,很快就成为革命队伍里的一个有一定才干的人。由于邱会作表现很好,红军中的党组织便十分注重对他的培养,邱会作本人的进步也很快。1930年,邱会作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邱会作由共青团转入中国共产党。

由于邱会作在做群众宣传工作时讲话生动,摆道理深入浅出,所以很受欢迎。红军中的党组织很快就发现了邱会作的宣传才干,也注意在这方面培养他。红军每到一地,都让邱会作担任宣传工作,邱会作在工作中也于得很认真,组织能力也有所提高。搞墙报,写标语,编快板,演活报剧,唱歌,每一样他都能组织得起来,而且自己带头干。不久,组织上让他担任了红五军团的宣传队队长。这个宣传队长,实际上是红五军团政委(党代表)领导下的一个思想政治工作机关,侧重于宣传工作。当这个队长,也算是红军中的政治工作干部了。邱会作担任这个职务时,还不到20岁。他这样小的年龄就担任这样的职务,说明他在当时是受到了党组织的培养和重用的,也说明他在那时还是积极向上的。

邱会作还有一个长处,就是脑子好使,计算和管理能力很强。邱会作从小没有多少文化,但当上红军后,在红军这所大学校中,他的文化知识提高得很快。他在计算和记数字方面,尤其表现出一定的才干。不论什么数字,他只要听一遍,就能记得住,他还能准确地分析、判断数字之间的关系。邱会作还有一个特长,就是管理物品的能力很强。凡是经他手管理的物品,他都搞得井井有条、丝毫不差。对物品的调配、使用,他也心中有数,从不乱套。红军首长们很快就发现了邱会作这方面的才干。当年的红军队伍中,是唯才是举的,特别对于年纪小的红军。更是视之为革命后代,十分注意培养,在红军中,凡是有某方面才能的人,都会受到重用,并且用其所长。邱会作的才能被发现后,很快就受到重用,他被调到军委总供给部工作,任军委总供给部政治指导员。这时,他既做部队供给方面的具体工作,又做政治思想方面的工作,他的善于宣传、会计算:会管理的才干,都得到了充分展示。同时,在军委机关,邱会作有机会在红军高级领导干部身边工作,而这些高级领导干部,都是共产党里的精英人物,文化素养高,革命经验丰富,政治理论过硬,工作能力强。邱会作能在他们身边工作,感到很幸运,经过耳濡目染以及自己虚心请教,这样,邱会作本人也提高得很快,同时,他也不断地受到组织上的重用。

组织上看邱会作搞后勤是一把好手,后来就注意在这方面充分发挥他的才能。邱会作调到军委机关后,职务有过变化,但是,不论是担任总供给部政治指导员,担任中央军委四局三科科长,还是后来担任西北供给部粮秣处处长,他都是干后勤这一行,并且干得都很好,被中央军委领导人视为得力干部之一。

邱会作在中央苏区时,参加了中央苏区的五次反“围剿”。在严酷的战争中,邱会作主要是搞后勤工作。当时,后勤工作是很难做的。在敌军重重封锁下,红军的物资供给十分困难,缺粮、缺药、缺武器弹药,生活相当艰苦。在这种情况下,邱会作在军委领导人的统一指挥下,做了大量工作,保证了前方的粮食和武器弹药的供给,也解决了一部分药品问题,使红军能在与强敌周旋中,吃上饭,有武器弹药可用,伤病员能得到某种程度上的医治,这是很不简单的。在这其中,邱会作是做了许多工作的。

第五次反“围剿”战役失败后,中央红军开始长征。邱会作参加了长征。在长征中,他仍然做后勤工作。红军长途行军的物资供应,困难就更大了。不用说更多的方面,仅每天要行军打仗的红军战士的鞋子的问题,就很难解决。同时,还要解决数万红军的吃饭问题、穿衣问题。红军的武器弹药的供应就更困难了,几乎百分之百都要从敌人手里缴获。对这些问题,邱会作都与红军中搞后勤供应工作的领导人一起,想尽种种办法,加以解决。他们还找到了许多代用方法。例如,以能找到的各种野菜、野果代粮食,动员红军战士自己动手打草鞋。具体办法是:搞后勤工作的同志,在长征途中收集到一些打草鞋的草,分发给红军战士,教红军战士打草鞋。红军战士宿营后,睡觉前,头一件事,是打两双草鞋,第二天早晨出发时,穿上一双,带上一双,路上鞋坏了,就把另一双用上,红军过草地前,邱会作等后勤干部,搞到了一些青稞,给战士们带上,尽管数量很少,行军中,战士们还要靠吃野菜,甚至吃牛皮带、杀战马来生存,但发下来的青稞,还是起了关键作用,保证了红军通过草地时的供给。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霞飞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