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密谋取代蒋介石的何应钦为何在台安享98岁高寿
2010年09月10日 16:44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何应钦一直是国民党军界中的要人,到台湾后,他以为还会继任以前的官职。但是,出乎他的意料,没过多久,在1952年国民党改造运动中,他被排挤出了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何因此十分伤感。后来,蒋介石新设置了一个“中央评议委员会”,意在安置这些失势的国民党高级官员。何应钦在“中央评议委员会”中,得到了一个评议委员的虚衔。

何应钦被蒋介石打入了冷宫,可是过不了多久,他又频频在公开场所露面,还在报纸上屡屡发表文章,极力吹捧蒋介石。私下里,他也常常劝慰那些政治上失意的同僚:“我们已是老朽了,总有一天会退下来,蒋先生的励志改革,让那些青年才俊走上前台,是对头的,我们应该真心实意地拥护。”

晚年何应钦戎装照

何应钦(1889─1987),字敬之。贵州省兴义县人。国民党一级陆军上将。早年留学日本,就读于东京振武学校。辛亥革命爆发后,回国参加沪军。二次革命失败后,再到日本就读于陆军士官学校。1916年秋回国,到贵州任讲武学校校长、黔军参谋长等职。1924年赴广州,任大本营参议、黄埔军校总教官兼教导第一团团长、旅长、师长、军长等职。北伐后任国民政府委员、浙江省政府主席、陆海空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军政部部长。1934年授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军衔。抗日战争时期,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中国远征军总司令、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1946年6月任中国驻联合国安理会军事参谋团中国代表团团长。1948年5月任国防部长,次年3月任行政院长,5月辞职,8月去台湾历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民国联合国同志会”理事长、“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主任委员等职。1987年10月在台北病逝。

本文摘自《国民党去台高官》,作者:郭化夷,出版社:珠海出版社

1979年3月11日,台北厦门街何应钦公馆。

这天,是何应钦90岁的生日,何公馆门前车水马龙,前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

上午10点刚过,蒋经国在“总统府”向何应钦颁发了当局的最高奖赏——国光勋章。授勋典礼后,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在台北三军军官俱乐部举行了盛大的祝寿茶会。台湾党、政、军最高长官全体参加了祝寿茶会,蒋经国亲自主持茶会并致词。茶会上,蒋对何应钦执晚辈礼,向他赠送了寿轴,并且还在何所藏书画选《云龙契合集》上题词“松柏不凋于寒”,向他贺寿。

何应钦红光满面,精神很好,他一再对来宾们表示谢意。在蒋经国给他颁发勋章后,何即席讲了几句话:“老朽已是无用之人,90岁的生日也是一件极平常的事情,经国先生在百忙之中来看我,还为我授勋,我实在担当不起。谢谢蒋总统!”

90岁的老人,思路如此清晰,讲话言简意赅,人们报以热烈鼓掌声。

祝寿活动结束后,何应钦又坚持亲自把蒋经国送到车旁,向他一再表示感谢。

随后,何应钦在人们的簇拥下,回到寓所。

客人们一个个离去,屋子里静了下来。何应钦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静静地休息。时间过得真快啊,算算来台湾已是30年了。每当何应钦想起在大陆的那些叱咤风云的往事,他就会陷于深深的沉思之中。

何应钦骂宋美龄:“你一个妇道人家懂得个什么!”

何应钦官至国民党陆军总司令、一级上将,是蒋介石跟前红得发紫的人物。他在大陆几十年的政治生涯里,有两件事特别值得一提。其中之一是抗日战争爆发之前,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逼蒋抗日,何力主发兵讨张,与宋美龄闹得不可开交。

1936年12月12日凌晨,张学良、杨虎城拘捕了正在西安督师的蒋介石,发动了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

这天清晨,南京城内的何应钦刚刚起床,便得到部下送来的紧急情报:张学良在西安兵变,蒋委员长下落不明。

何应钦时任军政部长、陆军总司令,他是国民党要员中最早得知这一消息的。

何应钦看到情报后的第一个反应是目瞪口呆、语无伦次,一个劲地问:“消息可靠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毕竟是经过风雨的人,他很快就平静下来。

简单地梳洗完毕,何应钦让人请来了考试院院长戴季陶、国民党政治会议委员吴稚晖和军政部副部长熊斌。三人在何应钦家里分析扣蒋后可能发生的全国形势,以及应该采取的对策。

商议的结果是,对外暂时封锁消息,然后以军事需要为由,严格新闻检查,切断南京与西安的一切通讯和交通联系,使西安的报纸到不了南京,模糊西安事变的真相。

当天晚上,何应钦又在家里开会,进一步核实消息,商讨是否出兵西安,伐张勤蒋。参加会议的有戴季陶、朱培德、陈公博、李烈钧、叶楚伧等人。何应钦在会上慷慨陈词,力主讨伐张、杨。

何应钦的主张遭到了李烈钧等人的反对,他们认为当务之急是保证蒋委员长的安全,而不是出兵西安。后来,又有人提出来,如果出兵,军队归谁指挥。于是,有人说应该归何应钦指挥,有人说应该是程潜,还有人认为应该是冯玉祥。吵了将近两个小时,又有人提出这只是个碰头会,形成不了决议,应该到中央党部召开紧急会议才是。

于是,何应钦赶快下发通知,召开紧急会议。

在中央党部的会议上,何应钦才让人们传阅了张、杨向全国的通电全文。张、杨在通电中提出了八大主张,这八大主张说得十分明白,扣蒋是为了抗日,而且保证蒋介石的安全。这样一来,主张和平解决的人态度坚定起来,他们认为张学良并没加害委员长的意思,张学良、杨虎城的八大主张,国民政府应该快作答复。

而何应钦态度强硬,坚决主张出兵:“张、杨劫持最高统帅,目无党纪国法,已是叛逆行为,不讨伐不足以伸张法纪。”

会上,各人发表自己的观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谁也拿不出一套既可救蒋脱险,又能扭转局势的办法。会议从12日深夜开到次日凌晨3时,最后主战派的意见占了上风,初步决定,将张学良撤职查办,出兵西安,军队归何应钦指挥。

会议一散,何应钦立即以国民政府的名义,通电全国,撤销张学良、杨虎城的一切职务。随即布置军队,准备征伐张、杨。

次日晨,天刚蒙蒙亮,宋美龄乘飞机从上海赶到了南京。当她得知何应钦调兵遣将,准备讨伐西安时,破口大骂:“何敬之不是个东西!”

下午,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和中央政治会议又在中央党部召开联席会议,对如何处理西安事变做最后决断。宋美龄参加了这次会议。会上,支持何应钦的人叫嚷不休,力主出兵。而主张谈判的人有了宋美龄撑腰,以蒋介石的安全为由,坚决反对出兵。

两派意见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宋美龄害怕蒋介石丢了命,一再央求何应钦说:“张、杨目前只是要求抗日,别无他求,我们可以暂时答应他们的要求,何必非要大动干戈,把委员长往死路上逼。即使要讨伐,也要等救出委员长后再动手,此时切不可轻举妄动。”

可是何应钦的态度坚决:“为了维护政府威信,只有讨伐,别无选择。”

宋美龄见何应钦如此不近情理,大声问:“你要出兵西安,究竟是安的什么心?”

何应钦闻听此言,气急败坏,失声骂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得个什么,只知道救丈夫!国家的事,你不要管!” 宋美龄还从没见谁这样对她说话的,当下就哭闹起来:“你这样做,太辜负蒋先生了!”边哭边低声骂道:“以后我要你这个姓何的瞧瞧,到底是女人家懂得什么,还是你这个臭男人懂得什么!”

12月14日,端纳带着宋美龄、孔祥熙的秘密使命飞抵西安,会见了蒋介石,并向蒋递交了宋美龄的亲笔信。宋美龄在信中意味深长地写了一句“南京城内戏中有戏”,建议蒋下令何应钦停战。

就在端纳到西安的第三天,何应钦以南京政府的名义,宣布了“讨逆令”,明令讨伐张、杨。何自任“讨逆军”总司令,指使中央军开进潼关,向华阴挺进,直逼西安,并派飞机轰炸了渭南和赤水车站。

18日上午,蒋鼎文由西安飞抵南京,向何应钦出示了蒋介石停战手谕。何应钦这才罢手。

经过中国共产党的努力调停,西安上空云开雾散,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终于和平解决

不少人认为,西安事变中,何应钦力主出兵讨伐张、杨,是想逼蒋于死地,然后取而代之。仔细分析,其实不然。以何应钦的资历与他当时所处的地位,不管蒋介石生死如何,他都不可能代蒋。这一点,何应钦应该很清楚。何力主出兵的目的,恐怕还是想对西安形成军事压力,逼张放蒋。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郭化夷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