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中的无硝烟战斗
2010年09月01日 01:35 公安部网站 】 【打印共有评论0

于是东北野战军前线指挥部立命五纵、六纵抢在廖耀湘的前面,于10月3日赶到彰武、新立屯,在西线阻击敌人;命十纵前进到黑山、大虎山一带,在东线阻击敌人。这真像一把张开大口的铁钳,就等廖耀湘兵团钻进来了。

果然,廖耀湘兵团西袭彰武,就被我五纵咬住遭到重大杀伤,迟滞在彰武、新立屯一线。锦州解放了,他又接到蒋介石的急电,令他火速南下,与锦、葫之敌会合,重夺锦州,打通北宁线,将全部兵力撤至华北。他于是又掉头东行,我五纵、六纵一面与之撕缠扭打,一面诱其深入东线。我十纵早就等在那里,立即在黑山展开了激烈的阻击战,廖耀湘兵团连续强攻三天,在黑山脚下弃尸累累,也未能撼动我黑山一寸防线。他只得另寻僻路南下,这时为我掌握的257组电台发出假情报,说“共军有两个纵队已向山海关开去”,目的是阻止廖耀湘兵团与锦、葫之敌的南北会合。南逃途中,又恰与我辽南独立二师迎头遭遇,他误认为我军主力部队到了,慌忙夺路转向营口方向窜去。257组电台又发出假情报说:“共军有大量骑兵向营口开去”,目的是加重蒋军的顾虑,阻止他们从海上逃跑。这两份情报,在左右和牵制敌人方面都起了一定的作用。

恰在这时,我攻锦主力一、二、三、七、八、九纵队奉命回师北上,立即分南北两路与五、六、十及解放长春后南下的十二纵协同组织起一个严密的包围圈,开始了空前规模的大围歼战。终于将敌军节节切断,分割包围,打得他们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失掉指挥的残兵败将满山遍野乱窜。廖耀湘这时又想收拾残军回窜沈阳,但为时已晚,我军堵住了他回窜沈阳的通路。我军于是又乘势开展政治喊话攻势,成群成队的残兵主动来降,连从前线送饭治伤回来的我炊事员、女护士们都能带回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的俘虏队伍,一时形成了一个抓俘虏的热潮。

10月26日,我军将廖耀湘兵团压在辽河以西、大虎山以东、无梁殿以南、魏家窝棚以北方圆八十余公里的地域内,而且包围圈越来越小,压缩力越来越大,终于在28日全歼了第九兵团,兵团司令廖耀湘和他的几个心腹化妆逃脱,但很快在北镇县中安堡被我战士发现抓获,辽西围歼战取得了辉煌的全胜!

廖耀湘兵团的被歼,使守沈蒋军闻风丧胆,不寒而栗,周福成第八兵团,这时已在沈阳成了一支军心更加动摇的孤军。师长以上蒋军将领纷纷暗中与我地工人员进一步接头联系,准备寻求个人的政治出路。

原来,早在1948年春,有些东北系蒋军将领就与我地工人员发生了接触,有的地工人员还以“亲戚”或“知友”的名义,住进他们家中或师部里。但是,由于当时蒋介石这棵大树毕竟未倒,又有美帝国主义支持,他们便想静待形势的变化,然后看看分晓,再决定自己的取舍。这就使我们的策反工作不能不有一个积极争取和耐心等待的过程。

地工人员李述简争取蒋五十三军副军长赵国屏(亦名赵镇藩),就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例证。他们是私谊深厚的旧日同学,但当李述简走进赵国屏家客厅的时候,见着的却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赵国屏虎着脸说:“你敢莫是为共产党做说客的吗?”

“做说客也罢,不做说客也罢,我是在东北战军大军压境的时候,特意来拉你一把的。”李述简单刀直入地做了回答。

“事情还未到如此严重地步。你我同学久别重逢,应当只谈私谊,不谈政治。”

“不谈政治?政治却要逼你来谈!”

“难道你就不怕军法无情吗?”

“那就请你把我抓起来献功好了。”

“言重,言重,我赵某还不致如此卑劣。今后,就请你安安静静住在我家好了。”

这段对话,充分暴露了蒋军上层军官犹豫动摇的神态,他们非到路末途穷之日,是不会下破釜沉舟之决心的。

随着战局的明朗化,赵国屏对李述简的态度,也由冷转热,由消极变积极。经过李述简的说服争取,最后他终于愿意说服部下放下武器,为解放沈阳立功出力了。这种情形,在其他蒋军上层分子身边的地工人员,大抵也都遇到过。由于有个战局明堂堂地摆在那里,他们看到蒋军已无力再扭转败局,看到我大军压境的强大阵势,都只得按照我们的指引做出了自己的最后抉择。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