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中 东野二局严密监控数十万敌军动向
2010年09月01日 00:23 人民政协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三、全局了然,攻占锦州

10月5日,东野前指改乘汽车向锦州进发,二局乘坐20辆汽车随行。同日,二局报告,廖耀湘下达西进命令:8日开始向新民、巨流河集中。此后,该敌各部的宿营电报皆由我二局一一上报。廖兵团计划向新立屯、彰武进击,企图切断我军补给线,对我攻锦部队暂时无直接威胁。野司决心抓住战机,迅速攻占锦州。东线侯镜如兵团此时离锦州仅有几十公里,对我军攻锦威胁最大。为此,野司首长将纪律严明、英勇善战的4纵部署在塔山一线,阻击侯部11个师的进攻。东野王牌——1纵作为总预备队,准备随时增援。与此同时,攻锦部队继续扫清锦州外围敌军,加紧准备总攻。

10月7日,二局到达锦州外围,入驻野司驻地牛屯后方5公里处的瓜贾寺和双塔寺。东野司令员亲临二局侦察台视察,指示要采取措施保证二局的安全。在这里,二局全体同志连续奋战了27个日日夜夜,获取了大量情报。身为东野副参谋长兼二局局长的曹祥仁,一直和二局一起住在瓜贾寺。他时而到侦收台前,了解敌台情况,根据敌情变化,及时调整力量;时而到破译、情报办公室,和破译人员一同攻关,或者和通报人员共同研究敌情。每当获得重要情报,便立即向林、罗、刘首长报告。而当时国民党军的情报主要靠空军和地面部队侦察,还有一些特务活动。

这些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在密码破译水平上,始终落后于我军,此时对我军的情况依然若暗若明,连我军参战部队的兵力和番号都搞不清,更谈不上事先了解我军的战役部署和作战意图,而我东野二局却对敌情洞若观火。在无线电侦察技术和对敌情的掌握上,我军占有绝对优势。正如东野司令员所言:“有了密息(二局)情报,打胜仗可以说有绝对把握。”

10月10日凌晨,塔山阻击战打响。四纵浴血奋战,顶住当面敌人9个师的轮番进攻。二局的几十部电台严密监控着东、西线敌军的调动及锦州守军的情况:9日,敌新6军占秀水河子,敌71军沿公主屯北上,占叶茂台……;11日,敌53军到巨流河,49军已渡过辽河,傅作义之42军21师准备启运葫芦岛……;13日,92军之21师由塘沽开葫芦岛……,二局对敌军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敌军各部在何处,攻击方向在哪里,由哪个部队担任主攻,均有预报。然而,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在塔山阻击战打响的当天,东北野战军司令部最关心的已经不是塔山局部,而是辽沈战役计划的实现,在这其中廖耀湘部队的动向将直接影响到锦州战役的全局。作为东野司令员,林彪曾表示了他对打这一仗的忧虑:“现在急需了解廖耀湘的指挥意图,这最后一仗能否实现,且看二局的情报而定。”在这个过程中,二局出色地完成了自己担负的情报破译工作,为辽沈战役的胜利作出了关键性的贡献。

10月14日上午9时30分,炮纵和各纵队的600门火炮齐声怒吼,我军6个纵队,从锦州城外密布于田野中的蜘蛛网式的交通壕里一跃而起,发起对锦州的总攻。二局死盯着敌情变化,不断向总部报告情况。苏静说,“东野的指挥叫超常指挥。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有二局的情报。野司命令经常不通过兵团,不通过军,直接发给师,军、兵团对此都不提意见。”锦州城内敌军总司令范汉杰的指挥部临时易地,但他仍感到,“我到哪里,解放军的炮火即跟到哪里,好像完全了解我的位置一样”。

在我军四面八方的猛攻之下,敌军被打得晕头转向,援军被阻在塔山过不来,锦州守军斗志全无。14日傍晚,锦州守敌全线崩溃,主帅范汉杰等出逃,锦州的枪炮声已渐稀少。当日深夜,六股股长刘承远值班,已经没有什么电报,只听到士气低落的东线敌军电台的报务员唱起了凄凉的“夜半歌声”,“空庭飞着流萤,高台走着狸声,人儿伴着孤灯,梆儿敲着五更,风凄凄雨淋淋,……”敌军的败象暴露无遗。

战斗进行到第18个小时,即15日拂晓,我军攻锦各部在市内中央大街、邮电局等处会师,七个纵队(包括炮纵)都向野司报告,战斗完毕。野司据此向军委报告,攻锦战役结束。这时二局侦悉,老城区内仍有敌军电台呼救,显然老城内尚有一部敌军未被消灭。野司立即命令部队赶到老城,又经过4个小时的战斗,锦州全城遂告解放。

31个小时,歼灭10万敌军。锦州攻坚战是东北解放战争中我军进行的规模最大、最成功的一次战役。攻克锦州,东北战场形成“关门打狗”之势,我军完全控制了战役的主动权,二局为野司掌控战场全局发挥了重要作用。

四、准确判断,横扫辽西

锦州像是一根扁担,一头担着东北,一头担着华北。拔掉了锦州这个钉子,扁担一折两段,敌军一片慌乱。蒋介石认为,解放军攻锦之后至少要休整1个月,然而野司首长决心不怕牺牲和疲劳,准备连续作战,“乘胜回头围歼沈阳西援之敌,同时以一部围歼长春可能突围之敌”。

此时,久困于长春的敌军出现变化。10月15日,蒋介石飞抵沈阳。当日,二局侦获沈阳的东北“剿总”致驻守长春的“剿总”副司令郑洞国的电报,电报是用东北“剿总”与驻守长春的第一兵团的一个专用密码发的。据当时破译这份密码的孙世聪回忆:“由于这个密码是刚刚突破的,我们尚不能译出这份电报的全文,但从片言只字中知道这是一份命令长春守敌撤退的电报。曹局长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来到现场,和我们一起逐字逐码地进行破译研究,当电文中出现‘立即向沈阳转进……违者军法从处……中正手谕’这样一些段落后,曹局长顾不上吃晚饭,拿上这份电报,坐上通信员开的摩托车,赶到牛屯向林彪报告。”林彪当即下令位于彰武地区的第6纵队,以急行军速度,日夜兼程开赴沈阳——长春之间的昌图地区,阻击并聚歼长春南撤之敌。

在我军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之下,10月17日曾泽生的60军起义,19日郑洞国和新7军放下武器,长春宣告和平解放。10月18日,位于后方的东北军区第一副政委高岗和东北军区副参谋长伍修权及时建议,应抓住时机,迅速解放东北全境。在此形势下,经请示毛主席同意,林、罗、刘命令,东野主力立即回头,歼灭在辽西平原的廖耀湘兵团。

野司首长要二局查明廖耀湘的指挥意图。曹祥仁到野司开会后,回到二局传达林彪的指示:“你们分析廖的动向,不要那么多,三、四个方案,就问你们他到底要上哪?二局要拿出情报来!”曹祥仁感到压力很大。我军攻克锦州后,廖耀湘率领援锦的西进兵团,正在辽西的彰武、新立屯一带,而这几天廖兵团的无线电几乎是完全静默,侦察台无报可抄。没有新的情报,回答不了林总提的问题。但曹祥仁凭着多年的战场经验,经过分析、思考,向林彪、刘亚楼报告,“大兵团作战离不开无线电联络,没有无线电联络就可以判断,廖兵团肯定是在原地按兵不动,犹豫不前。”后来披露的文献表明这一判断是正确的。蒋介石其时要求廖耀湘继续西进,收复锦州;卫立煌要廖退回沈阳;廖自己则想向营口转移,从海上撤离东北。三级指挥意见各异,廖耀湘举棋不定,痛苦难言。一向对二局极其信任的林、罗、刘首长,接受了二局的判断,于10月20日定下了在野外围歼廖兵团的作战计划。

锦州战役后仅仅休整了三天,东野10个纵队和数个独立师就迅速集结,从四面八方向廖耀湘逼进。10月22日,黑山阻击战打响,堵住廖耀湘向南退却之路。10月23日,各纵队大体完成对廖兵团的合围。林彪下达命令:敌正向南总退却,我军要“乘敌撤退之中,与敌决一死战”,务求“歼灭全部敌人”。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